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没有学童的华校

── 长 谣 ──


向天空打个呵欠
小街伸腰张开臂膊
同伴砰然笑开了脸
你昨宵的恶梦尚未沉落

唤你起身的笑声早已喑哑
飞去了,那群无翅的小雀
等着蹦跳的小脚来戏耍
操场沙粒无望地仰卧

稚气的歪斜字体
把黑板可笑地涂抹
如今小手只在梦中伸出
把你的脸孔抚摸

忍挨风雨的鞭挞
你咀嚼锥心的孤独
噙泪看那傻气的蜘蛛
仍在一角编织往日的画图

没有人再理睬你了
只有阳光还把你记住
它从破窗悄然爬入
呵 连它也在空中抖索

1978


后记:诗中写的华校是“快乐学校”,当年位于芽笼十七巷,如今它已在历史中消失了。那时我在附近工作,几乎天天从它面前走过,对它有种亲切感。总所周知,上世纪五十年代,陈六使先生登高一呼,全新加坡掀起建立南大热潮;整个华社都动起来,上至达官贵人,下至贩夫走卒,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纷纷慷慨解囊,连三轮车夫和舞女也为筹建南大,义踏义舞。我曾听街坊说,早年附近没有学校,为了让下一代接受民族教育,一群舞女合资创办了这间华校。无奈在温水煮青蛙的的政策和环境下,家长纷纷把孩子送入英校,它最终招不到学生,只好关闭了。今日重读写于四十一年前的这首诗,我的心情跟宋朝的陈与义一样:二十余年如一梦,此身虽在堪惊。陈与义应感到欣慰,九百多年后,我们许多人还在读他的诗词,分享他的喜怒哀乐;当我们的下一代纷纷视华文若敝屣,我想,我还是很羡慕陈与义的。

2019



自强不息 力争上游

2019年02月09日首版 Created on February 9, 2019
2019年02月09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February 9,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