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一 分 钱

── 奋 前 ──


父辈的年代,是20世纪前期。据说,当时一分钱就可以买到各种小点。一分钱铜板原本不“比牛车轮大”,面积约有现下两毛银币的两倍。圆铜板淘汰后,一分制成小方块,以后再缩水,形成后来的小圆板。目前,制币的原料已经超越一分的价值,本地货币局不再铸造一分钱,市面不再流通。不久的将来,只有收藏家才会有一分铜币。

笔者那个年代,已是20世纪中期,最低的交易值是五分钱。一分或两分,给乞丐讨钱用。一分虽小,路上可检不到。如果积集了一块钱,一天的餐食可以安顿。

节俭的话,一毛钱可以买到一份简单的早餐。一毛钱可以买到的早餐有:红豆汤、绿豆糊、黑糯米糊、豆腐花、豆沙包、九层糕、椰包、砂糖撒米粉、笋糕、糯米糕、芋头糕、菜脯糕、油条、“咸煎饼”、鱿鱼炒面、豆芽炒米粉、椰浆饭(nasi lemak)、和别的各色糕粿。——贩卖一毛钱早点的人们,净利可能不上一分钱。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搭车从南洋大学校门到校内只要五分钱。有一次,去拜访校内的中学同学,在校门等不到车,有人建议走路,节省五分钱。走了一英里路,是当时五分钱的价值。

初到加拿大,发觉市场收钱,一分不少,否则收银机帐目不平衡。当时还未出现银行付款卡,市场只有现款交易。在市场上结帐时,如果是多少元零一分,身上又找不到一分钱,换回至少四个的铜币,加上别的银角,笨重得懊悔身上怎么不带一分钱。一分钱虽小,有了它,太笨重,没有它,又换来一大把。

这里人们嫌重丢弃一分钱,经常可以在路上检到,日子一久,也就变成“路不拾遗”。再说,乞丐讨零钱时,如果没有两三毛钱,只有报歉没散钱;出手不能只是一两分,免得遭受遣责。

可能笔者的生活面小,除了寄居人家屋后的老人外,生平从没见过要饭的。遇到的乞丐,都不是餐食没着落的人。在新马,乞丐多是社会福利机构收容的人,一个星期放风一次,出来乞讨一两分钱,聚集成额外的烟果费。在加拿大,也有提供餐食的地点。只是,许多人喜爱露宿街头,天气太冷时,才不得不住进收容所。平日,坐在街边,问人要小钱——得到钱后,很可能用来卖烟抽。

银行来往,每一分钱都算得清清楚楚。别小看一分钱,每个户口取出一分钱,一千个户口,就能聚集十块钱。银行里的上万户口,每家少给一分钱,银行就多赚了上百元。用钱赚钱,投资一元,利潤可能少过一分钱,但是,十万八万元的投资,就有丰盈的收入,更别说那百万千万的投资了。一分钱,拿在手上没甚价值;一分利,却可以发家致富。

卖一毛钱早点的时代,人们勤勤勉勉,一分半分赚钱过活。如今时代不同,一分半分的营利,可能活不了。生活水平提高了,样样要钱。合法非法,许多人都想捞大钱。报上经常有,贪污贿赂,十亿八亿,轻易而过,看傻了羡慕百万富翁的一群。

回顾过去,真感激用劳力换取薄利的老一辈,丰富了那个贫困年代的生活。遥望将来,用钱汲取一分几厘利润的现代,将为下一辈留下甚么感慨?

2014-3-1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4年3月1日首版 Created on March 1, 2014
2014年3月1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March 1,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