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与颀洋相见欢

── 许万忠 ──


  小儿子从西澳回来举行婚礼,太太为了避免远在槟城的娘家亲戚们长途跋涉到马六甲出席宴会,加上小儿子已有整十年没回槟城见外公和妻舅们了,也很怀念槟城的小食,决定回槟城设宴。

  多次到槟城,都是来去匆匆,少有机会与南大同窗好好吃顿饭。在张永锋同学安排下,邀请到槟城南洋大学校友会主席苏岳良出席。苏同学说要介绍一位和我一样喜爱写作的同学给我,永锋告诉我这位同学是经济系的陈明光。

  浓郁的南大情使我们一见如故。觥筹交错声中,话题扯到9月初在沙捞越举行的第13届全球联欢会,我对身旁的明光说:“很少见到你出席联欢会。”他回应说:“已经成为寻欢作乐的集会了,南大精神安在?同学聚会应该以缅怀母校为主题,集体到遗弃在荒郊野外的南洋大学牌坊祭奠,途中要在族奸的办公大楼周围绕行几圈,然后到陈六使坟前致祭,恭敬地行深深的三鞠躬礼。”

  我说:“和你同感的同学不少,但是很难落实。必须每一届都在新加坡举行,这种方式肯定会使新加坡同学为难。”我们相顾苦笑。

  我问岳良:“在报章和网页读过多篇颀洋写南大的文章,听说他是北马人,你知道是谁吗?”岳良指一指明光说:“就是他!”

  悬挂心中多时的谜云终于揭开,我喜出望外。更感欣喜的,是蒙他赠送与陆庭谕老师合著的《原汁原味》,里边收录了逾百篇短小精悍的文章,阅读之后感怀万千。

  颀洋在“自序”中说:取名原汁原味,是由于“咱俩见报的文章,多被斩头去尾,落得高山滚鼓,狗屁不通;或是残缺不全,不知所云。”内容的充实,可见一斑。

  颀洋写的与南大有关的文字铿锵有力,鞭辟入里,正义凛然,凡我南大同学,怎能不为母校被刽子手扼杀哀戚不已?

  他严词叱咤母校刽子手的文字,大快人心:“骂人小气,普天之下,除李光耀之外,人人都配……南大创办人陈六使先生屡遭迫害,便是一例。”“这是一笔民族巨债,散居海外的炎黄子孙,在历史的账簿上,毫不含糊记下了……这样的一笔民族巨债,哪怕天长地久,也一定要追索回来——连本带利!

  他批判忘本的同学,毫不手软:“合并论的信徒们,父贼不分,有奶是娘,从来就不痛不痒,去年还在大张旗鼓地庆祝‘母校’的50大寿呢!”“南大精神应该是南大所特有,谁要能回避民族文化和母语教育而谈论南大精神,此君要不是天才,那就一定是白痴了!”“世界各地的13个南大校友会,长期以来,固然也是仗马寒蝉、缄口结舌,从未公开(为谢太宝)说过一句公道话,就如细如蚊子放屁的同情声,也从未曾所闻……因为安全第一,此乃豪杰保身之道:识时务也!

  颀洋的南大精神,我辈望尘莫及!佩服!

(原文发表于 2012.1.6 东方日报《龙门阵‧忠言逆耳》)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2年1月6日首版 Created on January 6, 2012
2012年1月9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January 9,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