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赞颂马哈迪2.0的谬论

── 游 黎 ──


马哈迪是个典型的马基维利(Machiavelli) 权术政客。此次重出江湖,顺水推舟,成功打破巫统60年的政权垄断,一夜间枭雄变英雄。在成王败寇的政治文化,连昔日恨之入骨的政敌,诋毁评客,甚至老左,也都加入马哈迪2.0的粉丝啦啦队。

第14届大选前后,支持马哈迪的话语层出不穷。其实最容易令凡夫百姓认同的支持言论,既浅显合理,又具说服力,即:马哈迪是最有能力成功推翻巫统霸权败政的领袖人物。却有文人墨客搬出似是而非的论述,贻笑四方。其中三个谬论,我看还是华人世界的独有。

(一)出身论

有说马哈迪跟其他首相不同,非马来贵族出身,具亲民的阶级感情。这简直是照搬文革的工农兵优生论。历史上多少平民出身的领袖,成王后毫不保留的变成民脂民膏的统治贵族。21世纪仍然相信阶级出身论的老左,显然忘记周恩来揶揄赫鲁晓夫,他们倆都各自背叛了自己的阶级的轶事。

新马还有个类似阶级出身论的“语文源流出身论”。六,七十代时凡受华文教育的都是反殖,进步人士;凡受英文教育的都是蒙查查,颓唐的个人主义。冷藏行动就有不少出身英文教育的受害者,证明这出身论的荒唐无稽。

(二)耄耋之年 舍己救国

马哈迪九二高龄,耄耋之年,应是含贻弄孙,安享晚年,何苦再次卷入政坛是非?可见老人家舍己为民,救国心切……

也许吧。但历史上有几个强势枭雄,心甘情愿的放弃江山,逍遥的走向黄昏。有的临死赖着不走,你们奈老子何;有的退而不休,垂帘听政;有的伺机待发,卷土重来,就像老马。

当年马哈迪不也是四面楚歌,泪洒巫统党代大会,不得已才下台?要说安享天伦之乐,早已享腻才真。再说,重入布城,日理万机之余,谁敢挑战他继续含贻弄孙的权利?

政治人物才不稀罕什么天伦之乐的小资产阶级享受。基辛格说:“权力是最有效的春药”,一点不假。看毛泽东,蒋介石,摩卡威,李光耀……还有马哈迪。

(三)道歉前错

马哈迪参加领导希盟初期,并没有大方的为前任时的恶行恶绩道歉,在反对党,尤其是民行党中的支持者引起极大反响,甚至发生退党潮。纵使后来道歉了,亦是权宜之计,而且不是避提重大错误措施,就是避重就轻,选择性道歉,譬如:不提出卖公民权给大批沙巴非法移民,推御茅草行动责任,减责亚洲经济风暴炒外汇的亏损。最有勇气的“认错”,当推对削弱,架空司法权限的遗憾。马哈迪为前过道歉的诚意,见仁见智。

没有忏悔的道歉是虚伪的,而忏悔不是东儒和回教文化的强项。德国早已为纳粹罪行忏悔道歉,天主教廷已对二次打战纳粹煤杀犹太教徒时教廷的故息无视道歉,日本却只对侵略中国和东南亚的罪行,表示懊悔遗憾(regret)。东西德冷战后有“真相与和解”(Truth and Reconciliation),南非脱离种族隔离后亦然,加拿大政府除办了“真相与和解”公听会针对错待原居民的历史错误,也拨款赔偿。中国党政当局对在文化大革命犯的极左错误,只是当批考试卷那样打分,三、七开。既没有向受害者道歉,更谈不上忏悔。

虽然以忏悔意识为重点的佛教,东汉时已传入中国,却不像儒教,得朝廷青睐时次不多。从东儒文明各国的政治人物身上,很难嗅到忏悔意识的气息。

回教是阿布拉罕教系中最年轻的宗教。从犹太到基督到回教,依序发展下来,原教义中的忏悔意识,是否因经历过沙漠严酷生活和经过无数次的基督教迫害而淡化?环视阿拉伯政势,从合法政治到极端回恐,也极少看到对错误行为作出道歉忏悔的。

顺便一提,李光耀虽受英文教育,他受的家教,和一生为人也很儒化,所以至死不曾为任何事道歉,忏悔。还留言千古:“如果时光能倒流,会更早关闭南大”。在世时,看到许多期望他为关闭南大道歉的文章,真是啼笑皆非。

2018-06-19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8年6月19日首版 Created on June 19, 2018
2018年6月19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June 19,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