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道德相对论

── 游 黎 ──


年青时自己不自觉的比较倾向道德绝对论(moral absolutism),相信强势领袖讲的绝对真理,以战无不胜、正确的思想,排除一切牛鬼蛇神,沿着不由主观意志而改变的历史规律,创造大同世界。后来发觉,正是道德绝对观导至极端主义如阶级斗争、法西斯主义、排他神权主义、极端伊斯兰、邪教集体自杀等等。

道德绝对不可取,但道德相对(moral relativism) 也是政客爱耍的技俩,虽然他们的信徒和御用文人不如此自我标签。阿 Q 的“和尚摸得我为何摸不得?”,是道德相对的一个通俗例子。

卫护林冠英廉价购屋的行动党支持说,比起纳吉闷声收拿26忆,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小巫就不是贪?大贪小贪仅是老虎苍蝇之别,还是贪。大贪小贪跟贪者的机会有关。纳吉贵为一国之首,才有收到26忆捐款的机会。难保林冠英若有这等机会,他会只贪小不贪大。

至于说 "Willing buyer willing seller",不过是遮羞巾。怎么普通百姓就没有这种愿买愿卖的空头?不难想象,贵为首席部长,会有不少朋友愿意低价出售房屋给他。在任何道德辞典,这都是坐权谋私的起码定义。这里联想起当年李光耀廉价标到楼房的事。李资政如果标不到,太阳都会从西边升起。可,你能说他有犯法吗?

行动党和公正党也承认,纳吉当政的贪腐,从马哈迪时代就已虫生、故息。当时马哈迪还理直气壮的否认他是“10%首相”。也许10%并没有达到26忆那么可怕的程度,相对的小巫,所以反对党为拯救国家,一笑泯恩仇,马哈迪前贪不究,联手倒纳吉巫统。

道德绝对和道德相对,两者皆可抛。突然顿悟,向来讨厌孔儒学说的我,其实喜欢中庸。

2017-3-07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7年3月7日首版 Created on March 7, 2017
2017年3月7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March 7,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