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对大马第14届大选的期望

── 游 黎 ──


首先来个自白。黎老我原籍砂劳越,不曾认同马来西亚这个概念,更谈不上拥抱这个国家。1963年东姑、李光耀夥同英国佬连哄带骗的强制吞食砂劳越和英属北婆罗洲(今日的沙巴)组成马来西亚国时,我刚进入传统华校的初中一。六年后我出外读书。

1977年研究院念完想在西马教书(当时砂劳越没有大学),我不曾读过马来文,只好望门兴叹。就凭着年青人“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的傲气,做了一辈子的老加。

马来西亚不曾哺育我。我不曾从这个国家得到任何好处。换作你,你对她会有同舟共济的感情吗?

此届国选,我家人不管住东马西马,罕巴朗都是希盟支持者。个个士气高昂,改朝换天就看今朝!理论、理由只一个:“那鸡”国阵贪污腐败。只要能把国阵轰下台,耄耋马哈迪,风烛残年,也可拜为拯救国家的亲密战友。

其实选民健忘。政客的腐败,其可憎度跟他执政时间的距离成反比。反对党人当年 不是臭骂马哈迪是10%首相?今天希盟支持者二丑地说,比起纳吉的26忆,10%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好似说贪污的道德衡量跟贪污数目有关。老外说的:怀孕一点点。

黎老我看法很简单。原本大马的政经情况烂到掉进南中国海,跟我们砂劳越山番何关?八十年代到亚洲经济风暴前,大马曾经一度经济起飞,挤身亚洲小龙。砂劳越有沾到甜头吗?

砂劳越地大人稀(最近的人口调查,全砂人口仅仅二百三十七万,面积仍是我童年光着屁股在拉让江游泳时的五万平方公里),土地肥沃,物产丰富。有着全国最大的石油和天然煤气田,却只拿得5%的能源税收回报。参组大马快60年,全国最大州的砂劳越仍是全国最落后的一州。竟有享受了三十多年半岛南北大道的原砂劳越人,对砂劳越至今都还未有一道像样的泛砂公路,无动于衷!

本来是马来亚、新加坡、砂劳越、沙巴合组大马。1976年国会通过把砂、沙两邦降级成州。靠“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口号赚吃的民主行动党有哼一声吗?

近年来,砂、沙要求自主权的声浪激涨。州内国阵成员党也顺风驶舵,联邦国阵见到棺材始流泪。逐使马哈迪责怪纳吉故息,会导至中央政府管治权威削落。当时马哈迪还未重出江湖。月前希盟竞选宣言也承诺自主权限下放的谈判。马哈迪纳吉相比,谁比较独裁强势?你相信谁?

如果我有投票权,我会投废票(不是弃投),还会在选票上写三字经。但我早已失去这个权利,只好以曾经爱过砂劳越的情感,期望(1)国阵希盟两方都得不到多数席,(2)砂州31席全部落在同一个阵营。如此,砂州31席代议士可作造王者,步伐一致,向中央政府提出最大权限的自主要求。我毫不怀疑,如果上(1)实现,国阵希盟双方会重金收买拉拢造王者。

果真如愿,黎老我马上入籍砂劳越。

2018-05-04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8年5月4日首版 Created on May 4, 2018
2018年5月4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May 4,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