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变天不可怕

── 游 黎 ──


根据大马14届国选前夕的战情报导和评论,估计希盟取代国阵的机率相当高。但近年来各国各地的选前的民意调查,专家预测错误的尴尬,比比皆是。尘埃未定,只能拭目以待,如老外说的:那肥婆还没出来唱(闭幕歌),赢家输家难测。

腐败落伍政权被变,能带来崭新的剧变,如民国的成立与其被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取代;民主选举制比较成熟的国度,政权轮替带来的改变则渐进缓慢,如西方国家的两线轮替。如果希盟5·09胜出,会带来震撼骤变,还是缓慢改革?这国家达到了可以和平转交政权的的成熟吗?这是坊间不少人为5·09大选可能变天而担心的原因,虽然5·13梦魇已是50年前的动乱事件。

作为砂劳越看官,我认为变天不可怕,怕是越变越不变。50年来,砂劳越这片政治沼泽地栖满青蛙蛤蟆。有时是三两只跳槽,有时是整群换泥塘。不管怎样变,总是一样的结果:州执政党永远是中央执政党的二房婊子。联邦执政党当然来者不拒,多多益善,尽可能操纵2/3国会议席以达到修宪的随心所欲,比如1976年把砂劳越降级成州,名正言顺地强奸砂劳越的石油煤气等天然资源。

所以黎老我预测,如果希盟在其他州得到的席位比国阵多,而砂州现国阵成员党依旧取得州内的绝大多数议席(有个估计是土保党为首的州国阵可能取得31席中的29席),这批出口闭口效忠纳吉国阵的政治青蛙,极可能5月10日一大清早,琵琶别抱换新欢,继续作婊子。希盟文痞二丑们也争先恐后地赞颂他们随着马哈迪,弃暗投明!

如此这般的逻辑下局是,砂州行动党极可能成为被遗弃的昨日黄花。很难想像新主马哈迪会取行动党舍人联党。毕竟后者与座主巫统时的马哈迪,曾是同路人。当然,马哈迪可以把人联民行一起纳入布宫作妃妾,这可能性不高。因为马来西亚的华基政党,本能的必须有对方的存在,互争华人选票,才能维持本身存在(existential survival) 的意义。60年来,行动党需要马华/民政作替罪羊,砂州行动党需要人联作出气筒,证实了他们不可或缺彼此的共生存在意义。

此即,越变越不变,尤其是对砂劳越来说。

在此黎老作第二个预测。希盟胜选后,马哈迪当政两年内,解散希盟,解散土著团结党,重掌巫统,安排儿子慕克里登上巫统党魁宝座。至此,救国大功告成,走向吉打黄昏,夕阳无限好。

林吉祥父子则继续喊“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安华虽已出狱,但已中老人迟呆症,望着马六甲海峡,喃喃自语。

华总诸公仍然捞得风生水起,钱财、二奶小三、拿督丹斯里太平绅士滚滚而来。

大马幸甚!砂劳越幸甚!

2018-05-07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8年5月8日首版 Created on May 8, 2018
2018年5月8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May 8,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