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清茶与色酒

── 丑北民 ──


  星马一带的华人,在办庆典或喜宴的时候,通常都会以清茶或洋酒来招待宾客。清茶有人叫它唐人茶,也有人叫它中国茶,在讲广东话为主的吉隆坡和怡保,人们叫它为唐茶;洋酒有人也称它为色酒。

  清茶为什么会在星马一带被称为中国茶或唐茶,我想,这也许是因为它是来自中国的原故吧;至于洋酒为什么会被人称为色酒,我猜,这也许是因为酒能乱性,性,色也。

  大多数赴宴的华人都喜欢饮用清茶以保健,但是,也有一小撮的华人偏爱喝洋酒出风头。身为主人的也从不吝嗇,不会扫他人之兴,通常都会备足洋酒以供偏爱喝洋酒的人饮用。

  清茶与色酒,其味道明显不同,性能也各异,清茶喝多了不大礙事,洋酒就不一样,喝多了不但会使人发醉乱性,使人迷失理智丧失判断能力而误事,不但会伤害自己的身心健康,严重的话还可能伤害到別人的生命。我们经常可以从新闻的报导中,得知有人酒驾造祸,导致无辜的生命就此白白的命丧在他们的手中。因此现今各国的政府都很重视酒驾,以避免悲剧续继不断的发生。

  要是我们将清茶与洋酒分別倒入两个一样透明的玻璃杯里,再高举双手让人们来辨別哪一杯是清茶,哪一杯是洋酒,相信大家都会觉得这是一件相当难办的事。从外表来看,清茶与色酒的色泽似乎是一样,很难分辨,但是,只要我们能够将它拿来闻一闻、嗅一嗅,就能够轻易的分辨出来。

  我们在宴会上,有时候会碰到冒失的人,无意的错将你的茶杯当酒杯,大意的为你斟上色酒。在这种尴尬的场合下,一旦经过旁人的提醒,犯错的一方都会歉声连连,最多是劝你给他一个面子,将就一点将酒当茶喝吧;不过,如果他知道你是有疾在身是不可以喝酒的话,犯错的一方也会很乐意的为你换上一杯清茶,大家还是聚居一堂欢庆,绝对不会因为场面热闹人又很多而感到没有面子很难下台,便指鹿为马将色酒硬说是清茶,或者反过来硬将清茶当色酒。

  自从一直从事危害中华民族权益的二毛子在新加坡取得政权,成功消灭了华校与华文教育,将新加坡发展塑造的有如西方的英伦,吸引了不少东南亚第三世界人民的眼光,不少中国人更是向李光耀讨教和学习终成新一代的二毛子,因此,中华民族的权益进一步被削弱、被剥夺、被伤害,导致华校和华文教育之路的步伐沉重难行,曲曲折折困难倍增。

  一小撮马来西亚的二毛子有样学样互相勾结,在纪律委员会讨论要怎样解决光碟事件的当儿,将他们的总会长燃烧掉,展示出他们办事能力的超强。胜后,新的总会长还在大庭广众的面前大言不惭的叫嚣,大肆咆哮我是二毛子,似乎在告诉大家当二毛子是件光荣的好事,鼓励大家来当个二毛子,看看李光耀不是让很多人羨慕和另眼相看吗?

  关丹独中波涛洶湧,据星洲网的报导:

2011年1月——為华社打下安心針
教育部長虽然未直接表态,但马华总会長拿督斯里蔡細历及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萊,皆表明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对复办独中此一申请,並未关上大门。

2012年6月16日——准证发給時间跳票
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表态,原則上同意兴建独中,並预计兩周後发出准证。然而兩周後,准证沒有获批,引起行动党非议。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細历赶紧灭火,因技術上问题需時解決。

2012年6月——变种独中传言
准证迟未获批,开始有传言必须附带条件兴建独中,例如強制学生必须报考大马教育文凭(SPM)。董总怒批这是“毫无诚意、故意刁难及別有居心”的附加条件,且表明不愿接受“变种独中”。

2012年7月26日——准证終获批
“守得云开見月明,关丹独中已获批准”,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以这16字,通报媒体这项好消息。翌日,教育部正式宣佈关丹独中获复办事宜。

  关丹独中的批文刚批下来的时候众说纷纭,令人眼花撩乱一时难以分辨,时任副教育部长的魏家祥与华总的方天兴公告华社批文是没问题。当一些华社人士针对关中批文点出个中问题之所在的时候,按照常理,爱护华文教育和乐建关丹独中的方天兴与魏家祥,理应将问题反映给有关政府当局,再联同华社据理力争,按部就班一步一步将问题克服才对;非常的可惜,他们两不但没有据理力争,还要求华社削足适履。

  马来西亚各地的华人都祈盼着能够在自己生活居住的地方创建华小和独中,方便子女就近上学接受母语教育,以解决和克服学子们舟车劳顿之苦。这本来是件合情合理,理所当然的事,无奈政府一纸关丹独中的批文却出了问题。相关人士可以说,这也许是有关当局无意的过失,并非我们与政府合作共同设下的局。倘若时任副教育部长的魏家祥真的想要守得云开见月明,华总的方天兴真的关心华文教育愿为华校护航,很有诚意乐办关丹独中,按理是有必要向当局力争。反之,令人怀疑他们俩是刻意与政府配合在演一出关丹独中的大戏给华社看。

  看看今天的世界,同性恋者都能够争取到合法的权益。连不会说人话的猫、狗、动物和禽兽也能争取到一纸公认的防止虐待动物和保护动物的法令,难道华人连猫、狗、动物和禽兽都不如吗?难道华人要办华校,要接受自己的母语教育是不对、是不义、是错误、是罪过?是法理难容的吗?为什么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华社自力更生自己出钱筹款来建学校办教育会这么困难?为什么华社办起事来总是困难重重事倍功半?为什么中华民族百年复兴大业至今还是遙遙无期呢?这肯定是有人在作梗。谁?二毛子也。

2013-07-25夜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3年7月25日首版 Created on July 25, 2013
2013年7月26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July 26,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