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历史,就这么简单!
——李光耀 左翼势力 华文教育——

── 王国光 ──


  殖民主义者在亚洲成功训练了两个人物,一个是台湾的李登辉,一个是新加坡的李光耀。这两个人物,一个死心塌地效忠日本帝国主义,一个奴颜婢膝追随英帝国主义。这两人都是在殖民地生长,受殖民地教育,其内心彻底丧失民族尊严,一心一意以殖民地宗主国为效忠对象

  今天,我们要说的是李光耀,分析他上台的原因,并将其消灭华文教育的罪行列举于后。

  李光耀是怎样上台的,新加坡五十岁以上的人都知道,他是利用华文教育者的群众基础,利用左翼人士的政治疏忽而上台的。李光耀借着替华校生打官司,轻易地得到左翼人士的信任,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左翼势力在政治上的幼稚和短见,给李光耀钻了空子。随后他俨然以左翼领袖亮相,在反殖斗争的过程中,没有人怀疑李光耀以及他引进的亲西方人士,英国人终于大方地把政权交给了以李光耀为首的一群人。蒙在鼓里的左翼势力,直到李光耀掌握了大权方才大梦初醒,但是悔之已晚。

  另一方面,李光耀口口声声说的共产党人,实际上是一群左翼人士。马来亚共产党对于脱离人民行动党另组的社会主义阵线并没有将之视为紧密的外围组织,而是保持与个别党员的松散关系,不仅新加坡如此,对于马来半岛上的左翼政党,其关系也是如此。左翼政党的警惕性不高,这样一来,敌对势力可以轻易地渗透进去,从基本党员到干部,都有可能成为策反对象,成为告密者或代理人。李光耀和东姑亚都拉曼政权都熟知这种对他们有利的情况,轻易地以逮捕、监禁、驱逐为手段,牢牢地控制着局势。李光耀等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坐镇其位,以致政权牢不可破。

  又另一方面,李光耀摸清左翼人士的底细之后,不惜与之关系破裂,其政治野心也跟着膨胀,尝试北上与东姑亚都拉曼政权争胜,提出“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口号,最终不敌种族主义思想,铩羽而归。这一尝试,除了说明李光耀知道新加坡确实太小,长远而言,是难以生存下去,另外也可以看出他是在耍弄权术,以获取新加坡华族的支持。多年之后,李光耀说过,不否定新加坡将来与马来西亚合并的可能。

  李光耀在新加坡被赶出马来西亚后,认真发展工业,制造就业机会,这是他对于局势,以及群众心理的正确判断。新加坡经过英国殖民主义者一百五十年统治,虽然殖民主义者将政权交给李光耀,李光耀深知,以华族占多数的新加坡,人民具有摆脱殖民主义统治的强烈要求,而绝大部分新加坡人,是来自中国的移民,这些人的内心,对于自清末以至民国时期,中国的落后,贫穷、饥荒、战乱,都令他们心有余悸,因此海外的漂泊,寄人篱下的无奈,都在新加坡独立后得到内心的安慰,而工业化带来的就业机会,使他们看到了希望。人民行动党后来在历届大选中取得胜利,与新加坡华族的心理因素关系密切。可是,如果没有利用左翼势力作为幌子,李光耀是无法获得反殖心切群众的支持,因为当时的群众视受英文教育者与殖民主义的者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二毛子”在华族社会中是极为受鄙视的一种人。

  掌握了左翼政党的弱点和群众心理,李光耀面对的还是左翼势力的挑战,但是随着工业化日渐成功,失业问题已经解决,李光耀倾全力处理左翼势力带来的麻烦。他发现,左翼势力几乎都是来自华文教育者,于是一种打从殖民地时代早已存在的洋奴优越思想受到刺激而发酵,使他完全失去理智,把教育与政治混为一体,视华文教育为洪水猛兽,甚至把华文教育与共产党划上等号,在他担任总理的三十余年中,处心积虑将消灭华文教育当作首要的神圣任务,通过所谓两种语文教育,断绝华文学校学生求职之门,关闭不合条例的华文学校,封闭南洋大学等种种手段,终于把华文教育从幼稚园、小学、中学,义安学院,以及南洋大学连根拔起,制造了华文教育在新加坡经历了一百多年历史而消失的人为灾难。

  当左翼政党社会主义阵线在新加坡消失时,当华文学校在新加坡消灭时,李光耀对华文教育仍然余恨未消,他经常发表有关华文华语的言论,他知道华文的基础除了华语之外,华族方言更是根深蒂固的基石,于是推出了“多讲华语,少讲方言”的釜底抽薪办法。他知道,除掉了方言,华语就成为孤立的语言,只要时机一到,利用行政力量,就可以置之于死地。其方法是在各方面孤立华文,有意制造华文难学的借口,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孤零零的一科华文在学校面对极大的压力,一些秉承当局旨意的学校领导人,更是气焰嚣张,公然鄙视华文教师,甚至对讲华语的华族学生予以处罚。时至二十一世纪初,报章上还不时刻意刊载华文难学,而必须利用各种办法甚至降低程度,以引起学生兴趣的报道,其目的是有意制造华文难学,在前提上先贬低华文地位,以便为将来的哪一天取消华文科目作准备。

  李光耀费尽心思对付华文,他的梦想却在中国改革开放而崛起的震撼中动摇了,随着新加坡与中国的贸易日渐增广,新加坡依赖中国的程度日渐增加,以英文为至上的新加坡政府感到中国的压力势不可挡,尤其是在交往过程中,中国人手写华文,口讲华语,令新加坡的精英官员难以招架,派往中国的各类官员,即使是能讲华语的所谓“精通两种语言”的官员,在中国官员精辟深奥的言谈之中,时常如鸭子听雷,瞎子摸象。时至今日,新加坡政府只好偷偷地下令高级官员强补华语华文,并且开放中央电视台的神舟新闻台,好让官员们一面学华语,一面了解中国各省市情况。然而,四十年来,今日新加坡官员遇到的尴尬场面,是李光耀一手造成的,可以预见,今后中国的影响力将会突飞猛进,李光耀眼前所见唯有“商机”,而所谓当局又“重视华文”,并不包括文化内容,如此引导朝向西方化的新加坡,将会在国际博弈中遭遇更大的尴尬,因为说到底,新加坡华族还是华族,决无可能说一声就变成 SINGAPOREAN。在特殊的情况下,种族会产生异化,但是今天要把几百万生活在亚洲的新加坡华人异化为完全讲英语的 SINGAPOREAN,简直是异想天开,天方夜谭。李光耀应该请教历史学者,平心静气读一读中国历史,好好研究汉代武帝“轮台之诏”的忏悔以及南北朝的北魏孝文帝的改革气魄。

  李光耀对于华文的仇视,已经是病入膏肓,无可挽回,至今他还是以为英文可以高高在上,可以站在墙头谩骂他人,教训他人。他本身仇视华文,却也把这种仇视传给了不少新加坡人,以至于六、七十年代许多受英文教育者公然鄙视华文以及受华文教育者,在国民中间散播不和睦的气氛。一个不懂自己民族语言的人,如果是心胸开阔,有自知之明,不至于没有一丁点容人气概,但李光耀恰恰不是这样的人。他过去的言谈评论,无一不是想要置华文于死地,例如华文只有签名的用途,咖啡店的一份华文报纸有许多人阅读,南洋大学毕业生没有水准,甚至连华校生的辫子也成为他的批评对象。

  华人认为有两件事是不可宽恕的,一是灭人语文,一是刨人坟墓,这两件事李光耀都做到了。刨人坟墓是因为地小,灭人语文却因为仇视,李光耀是受英文教育者,却做出如此神人共愤的事,就这么一点,他已经违反了人权与剥夺了他人的自由,尽管他对新加坡做出任何贡献,已经无法得到人们的宽恕和原谅。李光耀是一个颇受争议之人物,在亚洲地区,他是最受人们批评的人物,而语文问题,又是对他批评最深刻的内容,在他生前已是如此,死后还将继续,李光耀对自己所作所为,在还未盖棺之前,应该明白不是几本回忆录和传记可以掩盖过去的。作为一个华人,却倾大半生的气力,用蛮横手段,有意识,有计划地消灭本族教育系统,这已经足以构成罪名,而此罪行是否可逭,必须交给历史裁判,因为历史是绝对公正的,而且会对此作出正确的评价。历史,就这么简单!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1年4月24日首版 Created on April 24, 2011
2011年4月24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April 24,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