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李光耀下乡访问记

── 正大伯公 ──


  1963年9月21日,新加坡将举行立法议会大选,面对社会主义阵线的强大挑战,人民行动党无甚把握。2月2日,新马双方政权突然对社会主义阵线进行大逮捕,拘留了包括林清祥、方水双、兀哈尔、傅树楷、林福寿等四十余名政治人士。

  不久,李光耀在军师李微尘的调教下,开始“下乡访问”,在大选前,跑遍51个选区,摆出亲民姿态,其目的不是了解民情,而是为了自我宣传,争取选票。

  在裕廊区,李光耀表演了一场书法,几经辛苦,用毛笔“画”了“耕读传家”四个字,没有落款,没有日期。说他不是写而是“画”,的确“画”得歪歪斜斜,这幅墨宝,倘若还在,足以收入博物院珍藏。然而“耕读”可以“传家”,皆是欺世之言,就在本年,介榖、振南、东陵、国民、益华、培本、英汉、保赤、克明、崇文、培童、华光等许多华文小学,纷纷被迫关闭,华文学校面临人为的摧残,何来可“读”之校?几年后,裕廊区农户都被迫迁住进组屋,裕廊区变成工业区,何来可“耕”之田? 因此,所谓“耕读传家”不过是政客的花样把戏罢了。

  这一天傍晚时分,李光耀的下乡队伍前来摩绵区访问。队伍从马里士他路朝向摩绵路行进,李光耀走在前头中央,左右簇拥着许多白衣和色衣的人,武馆的锣鼓敲得震天价响,刀棍枪戟,闪闪发亮。队伍经过梧槽大伯公庙,进入了摩绵路。

  摩绵路有一所泛星职工联合会第三分会,此时李光耀正打从门前经过。会所内人声沸腾,口号声、歌声此起彼伏,尤其是以《刘三姐》曲调编成的歌曲,那结尾的“嘿嘿了啰”,真个是如雷贯耳,震撼人心!不知怎的,李光耀突然踌躇不前,停了下来,后面的人群也跟着一起停下。李光耀向来是易于动怒的,只见他满脸怒容,蹬蹬蹬跑上前去用福建话对着铁门内的人群大喊:“你们放屁!你们吃屎!”可怜的李光耀,此时华语还不能表达,只会用这么粗俗的福建话开骂。

  铁门内的人一听,呵,乐了,大伙笑开了眼,口号因此更加雄壮,歌声因此更加嘹亮。门外的李光耀气得鼻孔生烟,冲上前去推搡铁门,旁边的跟班也帮着推搡。这铁门左右两扇,差不多有十二英尺宽,六英尺高,一个门闩,再加一圈铁链锁住。门外的尽力向内推搡,门内的尽力向外顶着。由于门下是一道斜坡,所以门内的人居高临下,较占优势。正在人们一进一出地推顶着,突然铁门哗啦一声,向外冲开了,门外之人被铁门冲撞,纷纷倒地。李光耀此时站在旁边,被人群的冲力一撞,一个失足,立即跌进沟渠,旁人见状,慌忙将他扶上。幸而沟渠不深,且无积水,李光耀的白裤沾了污迹,惊魂甫定,铁门倏地又关上了。

  似此狼狈,再呆下去不是办法,于是在旁人簇拥之下,恨恨而去。这一次“下乡访问”,是最值得回忆的。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1年1月31日首版 Created on January 31, 2011
2011年1月31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January 31,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