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李光耀是否患有偏执狂?
(根据行为与心理剖析)

── 马大夫 ──


  Paranoia、Monomania,都是指偏执狂,前者重点在行为,而后者重点在心理。近来流行“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只有偏执狂才能成功”的说法,偏执狂是否一种病态?是否一种心理障碍?但是,世界上许多成功者,例如希特勒、东条英机、墨索里尼等,都是偏执狂患者。

  李光耀是否也是偏执狂患者?这问题饶有趣味,值得研究。可是要印证一个人是否患上偏执狂,唯有从他的行为和心理去剖析,寻找大量的证据,以证明确实可靠的偏执狂症状,而且这种种症状又确实可靠地已经在长期的行为和心理活动中表现出来。

  本文以偏执狂症状(特征) 为先导,让读者明白什么是偏执狂,然后搜集李光耀的种种行为和心理活动,由读者自行印证,自行判断李光耀是否患上偏执狂?

【不愉快的童年】

  偏执狂患者有着不愉快的童年,或在童年受到逼迫,或在童年经历压郁,形成心理上的障碍,人格上产生不平衡发展。

  李光耀生长在一个土生华人家庭,家中兄弟姐妹众多,然而其父亲李进坤收入有限,母亲蔡认娘靠着一手烹饪,做些娘惹糕点补贴,这给李光耀留下深刻印象,在蔡认娘去世的丧礼上,李光耀就曾经提起这件事,甚至声泪俱下,说这是蔡认娘秉承孟母遗风。

  李进坤和蔡认娘的夫妻关系不好,长期冷淡,据潘翎的《炎黄子孙》,蔡认娘曾有婚外情,促使夫妻关系更加紧张。李进坤的生活态度散漫不羁,对家庭没有认真负责,这就是为什么李光耀在《回忆录》说他父亲“生性吊儿郎当”。但是这样的父亲还是有点用处,李光耀提倡儒家思想时,不就把他召入总统府拍了几次农历新年全家福吗?李进坤去世时,李光耀完全低调处理,报纸没有讣闻,甚至连攀龙附凤者的挽词也不见踪影,可见他对于父亲成见之深。不过,蔡认娘在世时于加东开设巴东咖哩饭店,如果有人叫她“总理妈妈”,他会勃然大怒,并且破口大骂,何以如此,母子关系是否闹僵,实在不是外人所能知晓。

  李光耀在浚源小学念过几个月华文,但是很快就离开,改进英校。他在浚源小学遇上了什么麻烦?为什么要离开?关于这方面,我们可以从李光耀的言谈中得到反证。华文小学向来注重字词认识,所以听写和默写是必要方法,记忆是必然训练。李光耀多次反对教导华文通过背诵和记忆,甚至在最近还忿忿然提起,他是否在浚源小学遇上了听写和默写而无法应付?甚至因此而遭到华文老师的处罚,以致耿耿于怀,数十年无法忘记?假如真是如此,李光耀忘了,英校不也是注重 Spelling 和 Dictation 吗?最近,李光耀还妄言当年自己认识几千个汉字,这是憎恨而又无奈的心理求胜法。以此看来,李光耀是对于华文老师的处罚耿耿于怀,华文学校、华文、华文老师,都是童年梦魇。李显龙与第一任妻子黄名扬认识,李光耀夫妻却极力反对,订婚时李显龙派人将糕饼送往李及李律师楼,被李光耀妻子叫人扔进垃圾桶。李光耀夫妻何以如此不喜欢黄名扬,一个主要因素,黄名扬父母是吉隆坡华文小学教师。

  李光耀自小对华文的憎恨,从政时遇上的真正对手尽是受华文教育者,他不得不打起精神面对,甚至以消灭华文为终身事业。希特勒小时候,曾经被教导数学的犹太教师掌挝,从此终身恨透犹太人,想尽一切办法把犹太人赶尽杀绝。李光耀是否也有同样的心理,他的心中敌人是否华文以及一切与华文有关的事物?但是李光耀曾经说过,他在日治时期被日军掌挝,可是他日后对日本人却没有一丝憎恨,反而时常称赞日本人,这又是令人奇怪之事。历史上的秦桧曾经被金人逮捕、奚落,但是放回之后又死心塌地为金人服务,这是否同样的心理?

【主观固执】

  偏执狂患者在受到挫折时,神经系统会过分紧张,以致形成无法去除的病根,变成十分牢固的认识。过度的紧张,在大脑中产生病理性兴奋,周围的脑神经无法对此加以控制,形成永久性的病状。

  李光耀的童年在不愉快的家庭中度过,又遇上了无法适应华校的挫败感,在他进入莱佛士书院之后,开始产生自我修补,殖民主义教育给他带来忘记自己身份的妄想寄托。他向往遥远的英伦三岛,认为那里才是尊重自己人格的地方。在他留学伦敦时期,英国人的教育、政治、经济、文化以及眼前的宏伟建筑物,莫不对他产生肃然起敬,如痴如醉的敬佩心理。他暂时忘记了新加坡的不愉快经历,陶醉在投身大英帝国的怀抱和恋爱的甜蜜中。

  柯玉芝,一个出身于东印度群岛的第四代土生华人家庭的女性,进入李光耀的留学生涯中。并不漂亮的柯玉芝,爱上了也并不漂亮的李光耀,可是真心实意,打动李光耀的心。李光耀自此以后,与娘家关系密切,这种密切关系,又与娘家的富裕有关。李光耀学成归来,很快地与柯玉芝结婚。不久设立了律师楼,地点在丝丝街51号,据说律师楼的装修费用,还是娘家所资助。

  柯玉芝是一个有见解的女性,李光耀不容易接受别人的意见,可是对于妻子的意见,却是认真看待。早先,李光耀出国并不带着妻子,后来在多次访问台湾之后,传言蒋经国在新竹给李光耀找了一位女伴,柯玉芝自此总是形影不离,跟随左右,直到重病躺下为止。柯玉芝伴随出国,一个重要作用是替李光耀润饰讲稿,据称柯玉芝的英文比李光耀还行。

  然而柯玉芝不是省油的灯,她对待黄名扬的态度可以作为例子。对待女儿李玮玲的婚事,也是颐指气使,又是另一例子。过去李家上巴杀买菜,柯玉芝总是坐在车里,女佣提篮去买,地点就是几里年路巴杀。柯玉芝在女佣买菜回来,会问各种菜色的价钱,甚至豆芽一斤多少钱也要过问,致使女佣感觉被怀疑打斧头的嫌疑。李光耀的伴侣就是这样的女人,她对于华文也没有好感,跟随李光耀到中国访问时还闹了不懂文化的笑话。

  李光耀有这样一个想法一致的内助,办起事情来得心应手,但这却助长了他没有约束的行为,因为除了妻子之外,没有人可以影响他的行动。主观、固执的行动变成正当、正确的做法。在他担任总理以迄资政的今天,这种牢固的主观、固执的兴奋状态,表现在各种各样的事情上,而且不断在延伸,没有因为年龄增长而稍有减缓。

【自命不凡】

  偏执狂患者常感到自己是才华出众,精力充沛,久而久之,会产生自以为是预言家、发明家等等的妄想。此外,病态的嫉妒心理,往往加重自命不凡的妄想。

  李光耀担任总理没有几年,就自以为才华出众,无人可比。对着一大批受华文教育而又精明能干的反对者,其嫉妒心理立刻产生反应,于是逮捕、监禁等手段,纷纷派上,林清祥、林福寿、傅树楷、卢大通、谢太宝等许多人,都遭到逮捕与监禁。不仅如此,对于自己阵营内能干的人,如王永元等,也是横加迫害。这种心理,持续不断,后来如萧添寿、蒂凡那、易润堂、王鼎昌、邓亮洪等,无不是嫉妒心理之受害者。

  李光耀在担任总理中期之后,基本上消灭了反对声音,于是膨胀起来,认为自己已经成为发明家、预言家。

  最为明显的是自以为是世界级领袖,经常安排本地报纸或重金招揽外国记者召开记者会,发表对时事以及治国的言论,对别人指手划脚,说三道四,俨然世界盟主。这种滑稽可笑的事情在他来说,是满足自命不凡,才华出众的病态心理。几年前,他出席上海一个论坛之前,提呈论文题目“改革开放的中国需要什么?”言外之意是需要一个象他一样的李光耀,结果题目被大会负责人删改了。这一删改,对于懂得收敛的人是一种警惕,但是李光耀却不知收敛,病态依然。另有一次,同样在上海,李光耀在开会后指使几个新加坡记者访问他,没想到中国记者也在其中,有记者以华语向他提问,李光耀措手不及,听不懂记者所问问题,只能苦笑,主办会议之洋人在旁看得满头雾水,却不知道李光耀华语有限,有口难言,完全无法回答记者的提问。

  李光耀提倡女大学生的母亲可以多生超过两个孩子,成为当年的大笑话。他以为自己在优生学方面有所发明,允许女大学生多生孩子,新加坡这个小岛不久都是人才。其实他之所以提倡,是因为女儿在婚姻上遭到麻烦,而这麻烦正是来自他自己,提倡优生,不过是表示自己有所发明,更为自己求得下台阶。

  李光耀喜欢创造新的见解,下列各种话题都是李光耀的发明:
  华校生看多了武侠小说有勇无谋。
  打一场高尔夫球比种一年菜的收入还多。
  根据我的孩子说,华文只有签名的用途。
  中国隐瞒沙斯疫情使我们经济不能复苏。
  中国改革开放对我们产生威胁。
  文科学生比不上法律科和经济科的学生。
  黄河花园口是日本人炸开的。
  中国要在五十年后才能赶上日本。
  我的女佣薪水比中国工人高。
  中国的音乐只有五音。
  香港早在二十年前就应该独立。
  华校早在二十年前就应该关闭。
  上海要一二百万人讲英语才能成为金融中心。

  为了表示自己精力充沛,李光耀不肯停歇退休,因此必须到处走动,到处讲话。今年已经86岁的他,耄耋已过,观看世博会无法走动,还需借助轮椅。在中国馆一见中国官员,立刻翘起拇指,称赞2万5千亿的外汇储备金。李光耀仍然不肯认老,仆仆风尘,马不停蹄,到处告诉人们,我还活着,我还能动弹。这原因除了怕死之常情外,更重要的是大脑皮层无法抑制兴奋紧张,无法控制其情感和意图。对于这样一个政治人物,世界大国领袖还无人给以评价,只有马来西亚的前任首相马哈迪批评几次,但是都没有好评。

【多疑争胜】

  偏执狂患者善于猜疑,把旁人的无意和非恶意当成敌意。而且经常怀疑旁人要加害自己,防卫性和警惕性特强。由于经常妄想,对别人进行不实际的猜想,稍有不满,立即争辩与敌对,甚至套人以各种制造的罪名,将周围的事物解释为对己不利的阴谋,其具体的症状,还包括锲而不舍的诉讼狂热。

  李光耀刚担任总理时,办公地点不是现在的总统府,而是在国会大厦里头。他每天要属下在他还没上班之前,必须把玻璃百叶窗掀开45度,如若忘记,他就大发雷霆。为何掀开45度,目的是让他可以站在窗前,探视楼下动静。

  李光耀担任总理期间,每逢各种宴会,三天前必有便衣人员观察会场,选好位置,赴会时坐在早已安排的位子,以便便衣人员保护。不仅如此,他从不喝宴会上的酒水,而是饮用自己带来的两小瓶英国双犬牌啤酒,酒一喝完,人也离开。

  李光耀有一嗜好,就是爱吃螃蟹,地点是大士海鲜馆。同样的,人还未到,便衣已经先去观察,而且专门选择较为阴暗的位置,同时是在海鲜馆快要打烊的时间。不过他现在已经无法消化高胆固醇的螃蟹肉,遵医停止进食了。

  不止一次,李光耀说马共执政会杀掉他,这是他多疑的性格使然。在红吉篾清算与法文教育有关的柬埔寨人时,他几乎惶惶不可终日,以为会有人清算他。可是李光耀终究平安度过他的执政时期,连一根毫毛都没有人去动他,他的心中幻觉使自己长期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

  还记得他描述自己去惹兰登德兰会见所谓马共代表的故事吗?在未完工的房子里,点着蜡烛,那晚他是战战兢兢,几乎停止了呼吸,不过人家只是为了证明一件事,对他没有伤害,过后他庆幸自己还活着,但已经自认是个大英雄。

  李光耀控制了法庭、报纸,可以扼制别人的喉咙,不让发出声音。例如所谓马共全权代表、所谓马克思集团、所谓大汉沙文主义、所谓星洲日报胡仙女士接受美国津贴等等,无一不是炮制出来。

  在洋洋得意之余,然而也树敌无数的情况之下,李光耀感到自己被人迫害,名誉受损,权利被侵占,他想要诉诸法庭解决。遇有抗辩的对手,他更是百般应对,决不退缩,他以为自己就是公正化身,为公正而斗争,别人都是迫害者。心理学上的诉讼狂患者,就有如此的症状。李光耀至今有多少次与人上法庭诉讼,几乎无法计算,单就指称外国刊物诽谤,已经数不胜数,在国内指称邓亮洪诽谤他买房子拿折扣为贪污,指称徐顺全利用大学六毛钱邮票为不诚实之人,指称徐顺全诽谤名誉,指称惹耶勒南毁谤名誉……。直到今天,李光耀还对写了一本有关新加坡死刑著作的英国作家亚伦‧沙德瑞克进行诉讼……

【自负乖僻】

  偏执狂患者有着过于常人的自负,不肯承认失败,失败则归咎他人,认为自己永远正确。

  根据亚力佐西的著作,李光耀在前往英国留学的轮船上,早晨起来,把船上供应的几盆淡水都弄脏了,同船之人大为不满,李光耀却责怪别人迟起,怪不得他。亚力佐西以为如此描述,李光耀会赞赏他,没想到李光耀因此对亚力佐西怀恨在心。后来亚力佐西入院治病,埋怨没有给他入住 A 级病房,他以为拍了李光耀的马屁,就可以得到厚赏,终于郁郁寡欢而死。

  李光耀在得知王邦文和王鼎昌深获华社支持,对这两人产生反感。王邦文甚识时务,急流勇退,去商场上立足。王鼎昌不识时务,以为可以坐稳总统交椅,李光耀当时是想自己先当上有实权的总统,再做打算,他那时积极提倡儒家思想,就是要制造家天下的舆论。没想到王鼎昌动了真情,留恋总统不已,李光耀看出来了,于是公然奚落自己提拔的总统,说他的英文不行。王鼎昌当上总统,实际上还得听命于李光耀,达利银行和储蓄银行合并,王鼎昌只接到口头通知,并无接到白纸黑字通知,因此说自己不知道合并之事,李光耀和吴作栋为此说他不诚实,并要他上报道歉,王鼎昌无奈,只好道歉……。王鼎昌在夫人去世后,仍然坚持当总统,李光耀说没有了夫人,怎样出国访问?王鼎昌逝世,连国葬仪式也被剥夺,令人齿冷。当年薛尔思不肯出来担任总统,李光耀问他想做什么,他说要回去产科医院当医生,李光耀说,你会当得安心吗?

  吴作栋坐上总理位子,稍有不慎,立刻被斥为不能面对群众。吴作栋毕竟是受英文教育者,他深知李光耀的打算,所以对于交出总理位子,一拖再拖,目的是交换退位条件,终于得到了游山玩水的资政闲职。

  李光耀的自负,不能遇到挑战,安顺区议席被反对党得到的当晚,他大发脾气,摔文件夹。同样的,当他知道苏州工业园旁边另有两座工业园,也是大发脾气,摔文件夹。只有自己得利,不准别人获胜,就是李光耀的心理。苏州工业园事件,在百般气愤和羞怒之下,差点就要退出,幸而中国方面提醒退出要照约赔偿,后来终于保留23%,至今每年赚钱,李光耀是否有远见,于此可知。不知是哪一个帮闲在苏州工业园事件发生时替他提供“山高皇帝远”这句俗语,李光耀当时不知就里,以为可以乱用,于是牢牢记着,在记者会上念了出来,因此得罪了苏州当局,也得罪了北京中央,要是没有李岚清出来打圆场,还不知怎样收科。自负之人,不会因此得到教训,其内心会更加坚持己见,会认为这是别人对自己的打击,应该借机报复。

  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李光耀之前虽然说香港早在二十年前就应该独立,也拍了一些纪录片扯香港后腿。可是时局变化,香港回归已成事实,为了讨好中国,批评了彭定康,因此彭定康没有邀请他参加庆典。李光耀却自以为是,不请自到香港,通知了港英当局并在旅店等候接待前往会场,庆典就要开始,可是左等右等,没人前来,急如热锅上的蚂蚁,丧气之至。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邀请新加坡总统那丹参加开幕式,请柬却被拦截,那丹只好在两个星期后前往选手村探视新加坡选手,并发了一阵牢骚。

  在自负者的眼中,没有民主和自由,有之是自负者本身拥有。报业风波时期,李光耀打击各个不甘于屈服专制统治的中英文报纸,趁机控制报纸。在合并星洲日报和南洋商报时,将两份报纸抓在手中,成立所谓报业控股公司,从此建立一言堂。

  李光耀对待华文的目的是彻底消灭,华文学校从小学至大学,已经被他连根拔起。对于南洋大学,他公然污辱南大学生没有水准,对于新马华人建立的南洋大学,处心积虑地,以不聘请南大毕业生,制造家长不送孩子进入华校,并以此为借口,关闭华文中小学校,从而关闭南洋大学。李光耀对华文的仇视,在摧毁华文教育的过程中,发挥得淋漓尽致,所以他说早在二十年前就应该关闭华校。

  李光耀做到了殖民地时期英国人做不到的摧毁华校的目的,他完全可以自负地向英国人交待,胜利完成任务。萨切尔夫人来新加坡访问时,说看见莱佛士铜像还立在广场,感到十分欣慰,这可说是对李光耀最佳的奖励。

【后话】

  偏执狂患者在老年,并不因为身体衰老而有所改变,其妄想特征不会衰退,且有老年顽固的变异。患者难以听从别人的劝告,一直保持妄想症状。对此种病人,临床诊断极易判断,主要在于妄想特征,以及夸大妄想的特征。此症至今无法治疗,病症发作时只能稍作镇静处理,病人决无衰退迹象。

  李光耀曾经与赵紫阳亲密来往,赵紫阳与他一起打高尔夫球,替他庆祝生日,而且还铺设一段道路让他通往泰山观光。六四天安门事件发生,李光耀在报纸上立刻发表言论,声称军队以不对等的武力对待学生,可是很快地,李光耀发现了强人邓小平还在执政,于是反过来指责学生不应该长期示威,并指使议员白振华炮制“李光耀眼中的六四”一书,叫人感到诧异。

  李光耀一路来采取去中国化政策,尤其在华文教育方面,如今华文仅存一科,且为第二语文,这在李光耀眼中,还是芒刺一根,非拔之而后快不可。中国之崛起,并没有让李光耀感到光荣,反之是威胁,是可恨,是无可奈何。李光耀知道,不彻底解决尚存的华文,自己脱离不了消灭民族语文的罪名,于是就有教育部长黄永鸿的降低小学华文比重的建议。此一建议竟然遭到一些人的坚决反对。在他的心目中,只要有几个懂华文之人,就可以与中国打交道,情形正如他所说,治理新加坡只需三百精英就够了。

  去中国化在李光耀上台后就进行了,这比起台湾的民进党还要先进。利用行政力量,推行消灭华文教育,是李光耀一路来的方法,过去的所谓两种语文政策,如今已是昭然若揭的谎言。不久前去世的吴庆瑞曾经对李光耀说过,如果想要保持政权,必须消灭华文教育。这个殖民地时代的“金字塔俱乐部”成员的亲英分子,在担任教育部长时,也是处心积虑消灭华文教育。李光耀只有此人不敢得罪,当年也只有此人敢在李光耀面前抽起烟斗。

  李光耀消灭华文教育,还得力于一些懂得华文之人,其中一个就是康有为的最后弟子,自称第三势力分子的总理公署秘书李微尘。此人原来落魄香港,被李光耀招为政治秘书,报业风波就是此人在后面兴风作浪。除此之外,此人也曾经控制新加坡广播电视台,操纵新闻传播。他还向李光耀献策,承认许多来自中国而自称拥有国内大学文凭的华文教师的地位,以收买人心并打击华校中的左翼学运。

  至今去中国化仍在进行,大张旗鼓地宣扬土生华人“文化”以取代真正的华族文化就是一例。电台早已禁止播放中国民歌,以免听众受中国影响。电视台不断播放老人歌唱流行歌曲节目,让这些还懂得华语的老人度过最后晚年。尤有进者,联合早报派遣几个小记者,专门挖掘中国的负面新闻,如天灾、骚乱、贪污等等,在新闻中有意制造中国落后、不稳定的印象,例如向灾民询问救灾物资是否公平分配,汉族有无压迫少数民族,上访的民众是否受到恐吓等等。……

(编按):本文内叙情节,未能全数证实,请读者多从其他方面查考,总结各自的见解。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0年8月02日首版 Created on August 2, 2010
2015年3月28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March 28,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