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他们是怎样对付华文
─告诉你新加坡华文的可悲处境─

── 牢记不忘者 ──


虚伪的两种语文政策

  人民行动党上台执政不久,在教育政策上抛出“两种语文政策”,信誓旦旦的对各民族保证,除了可以保存自己的母语,另外学习英语以作为共同交流的语言。在当时,许多受华文教育者,信以为真,以为华文学校仍旧可以生存,无不表示热烈支持。可是,事实上是,华校从幼儿园到大学,被彻底干净消灭了,如今仅剩一科华文。

  行动党政府为了让华社相信它的“真诚”,上台不久特地建立了五所政府华文中学,即立化、德明、德新、黄埔、华义,在师资和物质上提供各种便利,俨然像是照顾华文学校的样子。然而。对于华文小学,它却不闻不问,先是采取让它们自生自灭态度办法,后是刻意地制造各种压力。许多小学,尤其是乡村华文小学,在设备不足,课室简陋,卫生缺乏,交通不便等等借口下,遭受外来压力。这种压力逐步以关闭,合并,拆迁形式为理由,瓦解了华文小学独立自主的办学精神,渐渐由教育部控制。

  行动党上台时,华校和英校的学生总人数比例是10比1,即华校10,英校1。到了七十年代中期,这一比例却颠倒过来,变成英校10,华校1。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形呢?原因极为简单,行动党政府刻意以英语不行为借口,不聘请从中学到南洋大学的毕业生,断绝了他们的谋生之路,造成家长对于送孩子进入华校裹步不前。1968年5月,教育部长王邦文宣布承认南洋大学学位,可是华文学校尤其是华文小学的人数已经急剧下降,行动党看出华社最高学府的南洋大学将会是后继无人。此时李光耀、陈庆炎等人悻悻然地说华校人数减少,是家长的选择,把责任推给了家长。

  1975年,新加坡教育部突然宣布,华校将在隔年全部改为英文媒介,这一粗暴的决定,无疑宣判了数千个华校学生前途的死刑,如此对待华文教育,与苏哈多时代的印尼没什么两样。当时,我们看不到所谓华校教师团体有采取任何抗议行动,因为其内部已经充斥了行动党人员。此外,报纸也噤若寒蝉,因为自1971年报业风波之后,报纸完全受到控制,一言堂早已建立,没有人可以为此发言。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1978年南洋大学与新加坡大学合并的联合校园里,利用行政力量强迫校园内的华校生接受以英文为媒介的各种科目,人民行动党的消灭华校,孤立华文的面目,完全暴露无遗。

把母语当成第二语文

  华校被消灭了,所谓“第二语文”的花样就登了场。在完全以英文为媒介的中小学校里,华文变成“第二语文”,“母语”在行动党人身上,没有尊严的语文,而是可以随意捏造,把它降为“第二语文”,甚至还沾沾自喜,毫无愧意。到了八十年代,最后一间挣扎仅存的淡申路新民小学结束后,在校长的泪眼里,我们又见到刽子手们新的动作。

  八十年代,原本规定华族中学生都必须修读华文,而且必须及格(C6) 才能够进入初级学院。而初级学院的华族学生要升上大学,华文也必须及格(C6)这个规定表面看起来似乎是很有民族自尊,然而却招来不少莫名其妙的抗议,有个时期,英文报纸上发表了许多所谓家长的抗议信,有人认为自己的母语是方言,有人认为自己的母语是英语,有人声称自己的孩子必须修读华文就要移民,有人高喊华文在新加坡出现是世纪的错误,甚至还有人认为自己有个华人姓氏而感到羞耻……。对于这种种所谓抗议信,竟然没有一个团体出来说话,况且也没有任何团体可以出来说话。可以感觉到,对付华文的新的行动就要开始了。

  果然就在不久,教育部规定,初级学院修读“第二语文”的学生,在第一年的年中,可以参加华文会考,倘若不及格,年尾还可以参加一次。如果还是不及格,第二年年底会考时,又可以参加一次。(按:初级学院为两年学制) 表面上看来,教育部似乎为学生考虑得十分周到,尤其是对于那些来自讲英语家庭的学生。可是,深入一层去想,这是把华文架空的的计划,自己的母语,竟然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考几次,从中选取一次最好的成绩,这已经把华文当成儿戏,当成一种令人憎恨的,妨碍学生升学的,无足轻重的科目。然而从来没有人过问,那些来自讲华语家庭的学生,如果英文成绩不好,是否也能够考上三次?九十年代,教育部取消了升上大学华文必须及格的规定,华文在初级学院里,已经命悬一丝,成为多余的科目,迟早会被淘汰。

中学把华文五马分尸

  再看看中学的华文情况,可以发现新加坡教育部的策划人员,的确是费尽心机,处心积虑,把对付华文当作首要任务。新加坡教育部原本规定华族学生从小学到中学接受十年华文教育是一项政策规定,可是却把中学里的华文课程划分成五个等级,即高级华文、快捷华文、普通班华文、普通工艺班华文、B级华文,从中学一年级到中学四年级(普通班、普通工艺班必须念五年) 的中学教育里,华文课本不同,考试题目不同,教课和出题的华文老师的负担十分繁重。从表面上看,划分成这么多种课程好像是为了因材施教的效果,其实却是违背了有教无类的宗旨,把华文当成可以随意摆布的科目,而非民族语文的基础教育。

  高级华文主要在十间特选中学(所谓特选,不过是保留过去曾经是华校的校名,其实是彻底的英校化,虚有其名,包括华中、中正、立化、圣尼各拉、南洋女中、德明、公教、南华、圣公会、海星) 和一些邻里中学(普通中学)教导。一般的邻里中学教导快捷华文、普通班华文、普通工艺班华文、B级华文,其中的B级华文偏重口语,简单书写,是专为那些几乎不会讲华语的学生而设。由于新加坡过去是英国殖民地,历史遗留下华族不会讲华语的现象,以至于一些学生在家庭中自小没有接受华语口语的教导,进入学校之后在书面语表达上感到困难,因此才有B级华文的怪现象。但是从整体学生来看,修读B级华文的学生属于少数,然而少数的背后却有着非富即贵的背景,因此经常有人以难学为借口,对华文不断施加压力。2010年,教育部长黄永鸿提议降低小学华文课程比重,可以说是这种背景的体现。此外,一些学校还刻意削减华文课节数,加重了教师的负担。

  把一种语文教学砍成五段分开教导,这在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怪事,也只有在后殖民地的新加坡才会出现。同样的,我们不禁会问,难道学生的学习英文就一帆风顺吗,是否也应该砍成五段来教学?如此看来,华文课程在中学的安排是人为因素,是有意的安排,其目的就是让人觉得华文是一种难学的语文。

华文成为初级学院点缀品

  中学生修读高级华文会考及格,报读初级学院时可以获得两分入学奖励分数,修读快捷课程者则无此优待。不过,修读高级华文者进入初级学院仍想修读华文,可以要求开班A水准华文,可是各初级学院修读此课程者寥寥无几,甚至出现一班只有一个学生的现象。修读快捷课程者进入初级学院必须继续修读高中普通水准华文,由于进入大学已经取消华文及格规定,学生的学习态度一般都是消极低落,敷衍散漫。至于修读A水准华文者进入大学可以当积分计算,可是许多在中学修读高级华文及格的学生,在初级学院已经再也没有接触华文了。

  新加坡有五间工艺学院,即南洋、共和、义安、淡马锡、新加坡,初中生报读这五间工艺学院不需华文及格,也就是无须考虑华文及格。其中仅有义安工艺学院设有中文系,选修者多数是来自中国的学生,这是特地让他们求生的安排。

  为了让来自中国和修读高级华文的学生能有多一点生存空间,教育部特设“中华文学”一科,但不是必选科目。此科分为两种,一是完整课程,包括新诗、微型小说、文言散文篇章、诗词、专书《射雕英雄传》选段,为中三中四两年课程;一是配对课程,必须与英文媒介的地理或历史或社会科学合科,包括新诗、微型小说、专书《射雕英雄传》选段,也是中三中四两年课程。

  除此之外,近年随着中国崛起,为了培养未来的“中国通”,教育部抛出《中国通识》(China Studies),让一些初级学院和一些特选中学学生选修,并分别以中、英文教导,以华文教导的选修人数不多。目前,新加坡有两种来自中国的学生,一种是自费求学,另一种是教育部特地前往中国挑选的奖学金得主。这两种学生一般上都是修读高级华文,新加坡政府有意培养他们成为将来与中国打交道的动力,把教育当成生意来做,是否有效,有待时间证明。

  由于华文水准低落,那些在中学和初级学院修读“第二语文”的本地学生,即使在大学进入中文系或选修中文系科目,其华文水准一般上都不扎实,由此而产生一个问题,这些学生在毕业后选择成为华文教师,教学水准无法提高,甚至难以应付教学。职是之故,新加坡教育部聘请了许多中国华文教师,以弥补这方面的缺陷。在此,我们看到一种情形,华文低落是实在情形,华文低落是语文政策所造成,不去找出造成华文低落的原因并加以矫正,而以聘请外籍教师作为弥补本地教师的语文程度不足和人员不足,无疑自欺欺人,并非长远之计。

行动党政府必须对华文没落负历史责任

  新加坡的华文教育系统,从幼儿园到大学,在人民行动党的语文政策下被摧残殆尽,这是一个历史事实,也是一个历史责任。人民行动党没有好好处理语文问题,从开始就采取粗暴蛮不讲理的方法,在消灭华文教育系统的过程中,我们认识了“两种语文政策”的谎言,这是执政者至今还未对华社交代的亏欠。

  如今,华文仅作为一种科目存在,作为还有华族的表征存在,但是却遭到割裂肢解,绞杀窒息,一些人把它当成眼中钉,肉中刺,非除之而后快不可。如果不去除人为压力因素,华文的前景十分堪忧。许多年前,已经有人召开会议,打算将初级学院的华文与电脑等科目平行,当成选修科。现在,又有教育部长提议降低小学华文课程比重。这样的讯号,是将要进一步对付华文的前奏,决非空穴来风。

  综观新加坡现今的华文教学,严格地说只到达中学阶段就已经结束,初级学院的华文教学,只是摆个样子,由于进入大学无须华文及格,学生无心学习,散漫不堪,教师也因此士气低落,似此状况,必定招致浪费资源的罪名而被人提议取消。从黄永鸿提议降低小学华文课程比重到初级学院如此对待华文,两面夹攻,再加上中学的五马分尸办法,华文一科,确实是岌岌可危。当我们一直在为南洋大学被关闭而不断抗议时,我们更应该正视现今新加坡华文所面对的更加可怕的处境!所有关心新加坡华文前途的人,都应该注意事态的变化!

  从萃英书院到南洋大学,这是一条血泪斑斑的长路,拓荒者从殖民地时代走到新加坡独立,冒着各种教育报告书、白皮书的压制和摧残,却断送在没有殖民主义者的时代。人们为了捍卫自己的语文表示抗议,反对,愤怒,却招来执政者沙文主义的诬蔑。你不禁会怀疑,站在城头的是否跟你我一样,还会为着尊严自称是华族的人?!

8-9-2010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0年9月21日首版 Created on September 21, 2010
2010年9月21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September 21,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