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美中不足的“相约”和“重温”

── 陈昌荣 ──


  每回踏入南大校园,不论是孤身只影或是携友同行,心情总是愉悦的。走进云南园里的凉亭,会禁不住地怀念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在亭子里尽情歌唱、评时论政的情景;走到“山寨牌坊”边,免不了会带着鄙视的目光,揶揄它不如南大牌楼之处;又或坐在湖畔的石椅上,摸着布满日月风雨侵蚀痕迹的石桌面棋盘,顺手掏出几个银币置于棋盘上,回忆当年在楚河汉界间天昏地暗的厮杀;又或津津道出当年如何肢解长廊旁那棵水梅的“缺德事”。虽然知道在现实中,南大已经作古,而原校园也已鹊巢鸠占,可回忆美好的过去们总是让人惬意。

  趁着劳动节假期,在太太孩子的陪同下,又来到云南园。这回有个较明确的目的,就是想多拍一些照片和寻找写作的材料。我们从先驱北路进入校园,沿着南洋湾驶向云南园。未抵达湖旁的停车场,远远就看见绿色的锌板围墙把停车场团团围住,再放眼左边的云南园,也是一道高过人头的绿围墙,在往前看,进入园中的梯级入口和行政楼前的喷水池也无法幸免。显然的,云南园正在大兴土木,进不去了!彼时,正飘下毛毛细雨,儿子把车停在较远处理学院的停车场,下了车后个人撑着雨伞。我快速往回走,想看个究竟。雨势不大,但雨丝仿佛是滴在我冰凉的心上。我心中空落落的、脚步漂浮。“怎么会是这样的?”不只心中嘀咕着,口中也喃喃地重复着。

  我失落的样子,看在孩子们的眼里,他们忙不迭地一会儿手机高举过围墙,一会儿把手机伸进围墙与地面的缝隙间,大概就是想多拍几张园中的照片以慰藉我不安的心情。照片中显示虽然园中景物依旧,不过施工脚手架的铁管散落在建校纪念碑前的走道上,草坪上也标以各种记号,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之势。除了云南园和行政楼前的喷水池之外,南大湖和南洋谷都在围困之中,孩子们便领着我爬到校长岗的斜坡上去看看围墙里南大湖的情况。只见一只只嗜泥怪兽在吼叫之中正挥动着绿色长臂、张开利爪往地面猛挖狂抓,而原来的一碧绿水已变成了黄浆泥潭,青翠的草坪已被黄土石砾覆盖,我原本清澄的心湖啊,也被搅得浑浊不堪。


南洋谷(2018-05-01摄)

  在永祺厅歇息的当儿,孩子在网上找到关于云南园重建的讯息,那是一则2016年的网络新闻,说是“理大”要把云南园、喷水池、南大湖和南洋谷改建成一个裕廊西区的社区公园,以增进学生和公众之间的交流互动,同时园内也增设运动设施,让学生在课余有更多锻炼身体的场所,又除了树木之外,还种植草药植物以增添园林气氛。这么看来,这是一次大的改建行动,那么建成之后呢?云南园还是原来的云南园吗?建校纪念碑已经是保留的历史古迹,相信没有人敢动它的丝毫,至于其他标志性的、有纪念性的景物呢?比如园中“自强不息,力求上进”八个校训大字、凉亭还有仅存的一颗相思树,湖畔历届毕业生赠送的石椅石桌呢?虽然有关当局说他们向来重视历史文化遗产,重新发展是更好地追溯校园的文化历史,但是招标说明中却没有详细说明,这能不令人悬念重重吗?


南大湖(2018-05-01摄)


云南园(2018-05-01摄)

  今年的南大全球校友联欢会,6月8日将在云南园举行,此次的主题为“相约云南园,重温我们的故事”。这是23年后,校友再次回到母校,与同窗故友缅怀过去的美好岁月、重述着一个个青春的故事,所以意义非凡。届时将有来自世界各地约一千名校友,他们之中有的还千里迢迢、舟车劳累,但却满怀欣喜和憧憬齐聚云南园。除非到时重建的工程完毕,云南园重新开放,否则云南园进不去,南大湖又绕不得,触目皆是一道道围墙、一堆堆黄土,校友心中几度梦回的云南园竟是翻天覆地、面目全非,那么“相约”和“重温”会是完美的吗?

2018年5月1日完稿

(按):作者“因为不愿可能会影响参加联欢会某些校友的兴致,所以迟至现在才刊登(本稿)。”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8年6月14日首版 Created on June 14, 2018
2018年6月14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June 14,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