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复办南洋大学是主题

── 许万忠 ──



  南洋大学牌坊

 
 南洋大学之父陈六使先生

 
 南洋大学建校纪念碑

  第十五届全球南洋大学校友联欢会订今年9月9日至12日在印尼峇厘岛举行,逾千人报名参加。联欢会主席翁俊民在《会长的话》中,明确表明聚会主题有二,一是在新加坡复办南大,一是成立全球南大校友基金会,为南大校友的后辈在新加坡上大学提供助学金和奖学金。

  1976年毕业于南洋大学的翁俊民,是成功的印尼商人,业务遍东南亚,横跨银行、医院与免税商店几个领域。2012年,翁俊民获理工大学“南大校友成就奖”。

  2015年5月,翁俊民已经宣布成立南洋大学校友会基金,率先捐出新币500万元,并承诺以一元对一元方式,为基金筹款至少1000万元新币。此次重提,应是希望借助全体校友力量,完成宏愿。

  本文不谈基金“为南大校友的后辈在新加坡上大学提供助学金和奖学金”是否适当,专谈复办。

  新加坡政府于2001年7月立法,在云南园成立南洋理工大学以来,少部分校友在“复名”和“正名”字眼上作无谓争论,大部分则是意兴阑珊,兴致索然。1996年,理工学院首创校友服务奖,2005年,理工大学继发“南洋校友奖”,这两个奖都发给理工大学与南洋大学校友。

  2005年,理工大学校长徐冠林公然篡改历史,宣称理工大学是南洋大学的延续,要把校名订为南洋大学。同年,南洋理工大学庆祝50周年校庆,在南洋大学校友群中引起极大反响。情势的发展,使绝大部分校友认为在新加坡复办南洋大学是奢想,也是不睿智的。

  1992年,热爱南洋大学的著名作家、学者韩素英在多伦多举行的第一届全球南大校友联欢会上,呼吁南大校友凝聚力量复办南洋大学。必须注意的,是韩素英不把新加坡列为复办的理想地点,是她不齿于李光耀扼杀南洋大学、把民族教育连根拔起的卑劣手段,以及施行英文至上教育政策。

  这些年来极力鼓吹复办的陈国相校友,也认为复办之后的南洋大学不仅限于新马,以致整个南洋的华人,它也是全世界华人所共有的,不一定要在新加坡复办。

  翁俊民很有自信认为新加坡是适当地点,而且“相信新加坡政府会允许这个申请”。翁俊民胸有成竹,却没有告诉我们原因何在,也没有告诉我们复办的南洋大学,会不会保留民族大学本质。这是南大精神最可贵部分,失去这个本质,即使成功复办,必然丧失光辉和色彩。

  翁俊民简简单单的“复校的办学方向、课程设置要顺应适应时代的需求”这句话,是不能满足大部分校友需求的。在新加坡复办,校址设于何处?与理工大学在同一校园,还是另起炉灶?福建会馆捐献的500英亩校园,当年只用了一小部分,在云南园复办南洋大学名正言顺,可是,云南园如今已经鹊巢鸠占,原有建筑物被摧毁,这笔帐怎么算?忘掉过去,重头再来,适宜吗?

  与理工大学同一校园,南洋大学儿女能够忍受原南大牌坊废弃荒郊,伪牌坊在被征用一半的云南花园耀虎杨威吗?刽子手李光耀当年的手段,就是先统一校园,迁册,最终扼杀。南洋大学儿女能够眼睁睁看着历史重演,再一次被欺凌吗?

  以翁俊民与新加坡官商建立起来的良好关系,不如联合全体校友,全力向新加坡政府争取平反陈六使先生,恢复陈六使先生的公民权,还陈六使先生应有的尊严和地位。若能成功,大功一件,全体南洋大学校友以及热爱民族教育人士,无不感激。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总共平反、纠正了300多万名包括国家领导人、将领、文化工作者、干部的冤假错案,丝毫无损党威信与毛泽东形象。平反陈六使先生,能够凸出新领导层的宽宏开放,是可以肯定的。

  平反之后,无论在哪里复办,把陈六使先生塑像立在显要处,让所有人瞻仰,将是多么美好的一回事!

(2016.4.30 东方日报《名家·忠言逆耳》)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6年4月30日首版 Created on April 30, 2016
2016年4月30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April 30,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