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我看第11届全球南大校友联欢会

── 游 黎 ──


黎老我这篇一旦登出,又要挨骂了。也吧,既来之,则安之。

第11届全球南大校友联欢会于2008.10.16至18在北京如期举行。各方──包括至今仍为联欢会争辩到誓不两立的双方──政治准确地称之“圆满结束”。其实,更中肯的评断是,各造都为联欢会没有胎死而松了口气。

这里无意思介入,评论或仲裁那场娱乐性极高的笔战,谁是谁非。这里要说的是,此届联欢会的许许多多弊病、矛盾、争执……因选择北京作为联欢会主办地而益形昭彰。

历届南大联欢 was always less than the sum of its parts,老南大校友联欢会在复名/复办课题情节未了的时刻,办在北京,办在中国,不难意料不同议程暗流的 冲突,会藉精神宗祖国的神州出现。

首先,北京市民如果认识南大,想必是从理大毕业生口中听来,或读联合早报而认知的南洋理大。北京侨务党僚认知的南大,不会是陈六使的南大,而是近年来倾力拉拢北大助威的徐冠校长的南洋理大。吊诡的是,南大联欢会进行的同时,谢绝邀请出席联欢会的徐冠林,正在重庆主持南洋理工大学毕业礼。而邀请理大校长出席老南大的联欢,是自首届联欢会以来,历届筹委会的烫手热薯。徐冠林谢绝此届邀请,显示他是个知趣的学者。

选择北京作联欢会主办地点,得到校友的“一致认同”,这点不难理解。成长在战后民族意识高涨的老华校生,虽然经历过殖民时期“爱本土意识”的风雨冲击,压根儿和陈嘉庚年代没两样,到今天仍然不自觉地(也有很自觉的少数) 死抱侨民意识。

从陈嘉庚年代走到去北京办南大联欢的今天,整整六十多年,侨民意识仅仅从为祖国兴学办校、建设,蜗步地演变到老左韩山元鼓吹的“娘家婆家论”。娘家婆家论,说穿了不过是一脚搭二船的侨民自卑心态。

选跟南大无关痛痒的北京举办联欢,除了“身在蛮夷心在汉”的侨民回宗祖国朝贡心理外,也因中国人的“光宗耀祖”的心理作祟。大群的博士教授专家、藩国卸任部长、拿督丹斯里、太平绅士、……浩浩荡荡,云集祖国中原,何只有颜见江东父老,简直是我盖世无双中华子民,在外为民族扬眉吐气,如今衣锦归乡,入座人民大会堂云云。

回国朝贡和光宗耀祖的臣民心态,冲昏了本已是好大喜功的头脑,妙想天开的要在人民大会堂办联欢。不是黎老我自夸,我早预测,在复名工程碰了一鼻子灰的理大(By extension,也就是跟南大怨情深过南中国海的李光耀政府),不会眼巴巴地让老南大校友把酒言欢于人民大会堂。

结果是:联欢会主办前两星期,外办处官僚说人民大会堂有预先安排他用,让不少为能踏步人民大会堂而报名参加联欢的校友,大失所望。精打细算,micromanage 的侨办党僚,不可能临两星期前才发现人民大会堂的时间安排。临两星期才发觉不能租用人民大会堂,只说明外办局不至于笨到马上拒用大会堂,丢失少说也有数百万元的这桩南洋仔朝贡生意。

倒是我预测中国当局也许会派个副部长作出席嘉宾,高估了低质量的广东、福建南洋移民后裔(李光耀评语) 在宗祖国的心理地位,结果仅仅是个主任级官员捧场。真个 Who do you think you are?

非但望人民大会堂兴叹,连访问北大的行程也告吹。原本还想靠有学术地位校友的关系,邀请北大校长、和屈尊俯就的杨政宁出席联欢。和徐冠林一样,他们都是知趣的学者,谢绝邀请。

筹委会不可能忘记,徐冠林就任后为拉拢北大校长作出的奔波努力。这些努力,正是为理大复名工程的重要环节。在政教界有名声地位的南大校友,关系跟北大校长再好,也不比上理大校长,and dare I say,李光耀资政跟中国当局的关系。

尤其,尤其在这中新两国政府对统治理念达到空前共识的年代:新加坡特有国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向新加坡学习──向神州古国挖掘东儒宝藏,抵御西方民主歪风,售卖亚洲价值观、一党独大未必不好──共产党专政,中国绝不走两线制、新加坡/中国不能照搬西方民主(好似说它们有着它们的民主)、西方人权论是对东方文化的敌视……等等。在这温馨大中华情怀的氛围,你能想像中国外办处会让“我很喜欢来中国”的李光耀先生和他改容术造出来的南洋理大尴尬吗?

北京南大联欢之落个差强人意,是因为兴致勃勃的侨民子弟,不只误估了本身在中原大汉心理的地位,也误以为他们外居异地的文化语文忧患,也是宗祖国日想夜思的民族忧患。其实,南洋华裔口口声声的文化传承使命感,留守大汉中原的中华民族,根本不会是他们日常关注的课题。五千年的连续历史证明,汉族的文化、语文、道德价值的传续,不会因为海外移民的遭遇,或真或想像,而消失。同理,南大生喋喋不休的母校悲情,对神州中原人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不信?中国官员、学者还把李光耀那种中文,和他读哈佛耶鲁英译版的《论语》得来的华人封建意识,当作是当代汉儒学者的修养造诣!李先生怎可能是压抑华教、关闭南大的民族罪人?

11届联欢的“官方”争执课题是:1。新山的协办地位,2。复办课题列为座谈会主题,及其报告的“共识度”。这两个争执,都因 pulled out all the stops 力求联欢会办在北京,闹得不可开交。

后联欢又多出另一争执:出版联欢特刊的权力和人事。也就是:11届联欢的历史话语权。真吊诡,有关南洋大学的是非,永远逃不出对历史的话语权。

2009-02-16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09年2月17日首版 Created on February 17, 2009
2009年2月17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February 17,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