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要求联欢会讨论复办南大可行性调查报告:
致筹委会主席的信

陈国相


南洋大学校友(北京)联欢会
筹委会主席
傅文义校友:

我于2006年南洋大学校友(墨尔本)联欢会上建议,就母校复办问题进行一项可行性调查,以便在下一届联欢会上提出讨论,做个决定。

去年底,南洋大学校友(北京)联欢会筹委会秘书许国荣校友发文告,邀请校友就联欢会讨论议程提意见,我于今年1月以书面重复我在墨尔本联欢会上的建议,将我进行的可行性调查,列入联欢会议程。我指出讨论母校复办可行性调查的迫切性和在联欢会上进行这讨论的必要性。我同时也附上我在墨尔本联欢会上的演讲稿。

我等到今年4月30日,还没有接到筹委会的回答,怕耽误了时间,就再写信给许国荣校友询问,对我的建议,筹委会是否已有了决定。

许国荣校友次日给我的回答很简短。他说,“3月26日筹委会在吉隆坡开会,我有出席,委员会作简要的讨论之后,决定不举办座谈会,由学者作专题演讲取代。但是到今天为止,专题演讲还没有下文。有关你建议讨论复办南大可行性报告一事列入北京联欢会议程,筹委会议决不接纳。”

我立刻回信给许国荣校友,指出我在今年1月的书面建议内,有详细说明理由,筹委会答复我时,也应该就我提出的理由,详细解析为何议决不接纳我的建议。

傅文义校友,你在5月7日代表筹委会给我的答复,我已收到,谢谢。你在信中说:“筹委会在3月26日在吉隆坡开会,在讨论联欢会节目的时候,我们认为让你讨论复办南大可行性报告并不合适,容易引起争论,使到校友之间伤感情,影响联欢会的和谐气氛,而且联欢会过后,解说纷纷,后遗症很多。”

你还说:“我认为筹委会本月22日在吉隆坡的会议,没有必要再讨论这项课题. ”

你的说法完全出自对我的建议的曲解。首先,在我的建议函和墨尔本的演讲稿里面说的很清楚,在联欢会上提出复办南大可行性报告,不是只由我单独讨论,而是任何出席联欢会的校友都有发言权,因为我们的目的是集思广益,以达到一个大家能认同的结论。这可能是直往前冲,积极筹划复办母校,或是另寻适合方式,回馈母校,或接受“现实”,放弃梦想,不再提出复办南大的口号。在讨论任何问题的初始,总会出现不同的意见,但经过求同存异的协商后,肯定能达到共识,使校友间更团结,联欢会的和谐气氛更得到增强。因为解决了一个20多年来挂在校友们心上的问题,联欢会过后,大家心情愉快,不健康的后遗症是不可能产生的。

问题在于讨论会是如何主持的。为了把讨论会开好,我们本可以商量由谁主持,应该遵守那些细则,如何避免制造新的问题,以保证会议有个好的结果。但是筹委会只在“作简要的讨论之后”,就“议决不接纳”我的建议,还宣布不准备在本月22日在吉隆坡的会议上,再讨论这项课题。这给我的印象是筹委会在做这决定的时候很草率,带有强烈的成见和武断。筹委会又迟迟不直接了当地给我回答,若不是态度傲慢,就是透明度不够,没按时公开自己的决定。

在目前的情况下,两年一次的联欢会是校友的最大和最有代表性的集会,因此也是最适合讨论母校问题的集会。校友间对母校的未来抱着不同的看法是不可避免的事实,怕争论而不敢就这些问题进行公开的讨论,只能使误解与成见越陷越深。正确和积极的做法是安排机会,让大家把心里话说出来,寻求相互谅解,统一思想,回馈母校。

事实上,自从1992年的第一届全球校友联欢会以来,在各届的联欢会上,不管是由专人演讲,或是座谈会讨论南大问题,从未有过争议,参与者的意见基本上是一致的。我曾主持过两次此类的座谈会,讨论报告都登在纪念特刊上。所谓“争议”,主要出现两三次,是在联欢会举行前,由于联欢会负责人坚持邀请南洋理工大学校长为联欢会贵宾,或是筹委会网页主持人擅自利用其位置,攻击给筹委会提意见的人所引起。傅文义校友,我想你还记得,你我都参与过这些“争议”。其实这本来也并非什么绝对坏事,事情过后就算了。但是偏偏有人开口就骂人,还用“卖国贼”,“汉奸”等词来进行人身攻击,确实留下不少后遗症。

很遗憾,由于筹委会对我的本意的曲解,和对讨论母校问题抱有毫无根据的恐惧,极端武断地剥夺了校友讨论为复办母校而进行的可行性调查报告的机会。但是母校的未来问题,毕竟得有个结论。我们不能无休止地高喊复办南大的口号,而没有实际的行动。这是绝对背叛我们大家天天挂在口上的“南大精神”的。

就此,祝

筹委会校友们
身体健康,心情愉快!

陈国相
2008年5月30日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08年6月30日首版 Created on June 30, 2008
2008年6月30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June 30,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