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届全球校友联欢会纪念特刊

八方风雨会墨尔本
──第十届全球南大校友联欢会花絮

黄吉生 (经济系第八届)


开场白

  第一届全球南大校友联欢会于1992年在加拿大多伦多市举行,以后每年选定一个地区举办一次,后来改为每两年举办一次,举办过的地区计有:加拿大多伦多、砂劳越美里、印尼巴厘岛、新加坡云南园、吉隆坡、香港、加拿大温哥华、沙巴州哥打京那巴鲁、槟城和澳洲墨尔本。墨尔本的联欢会是在2006年11月28日和29日举行。

主席欢迎词

  第十届全球南大校友联欢会筹委会主席陈定远的欢迎词要点如下:“……联欢会这一次在墨尔本举行,校友们从十万八千里之外,热诚十足前来参加盛会,人数超出意料,不免使我们十分感慨,十分兴奋。……如今南大己逝,原来的云南园十室九空,我们不免心怀思念,有时更惆帐十分,缅怀那一段难忘的相思树下南大湖畔的日子。如今大家相聚墨尔本,为的是什么?为的是校友与校友之间,校友与母校之间,十指连心。这种感情十分宝贵,让我们珍惜万分,让我们发扬光大。……在此我们要十二分感谢众多校友们的人力财力支持,并提出宝贵意见,让联欢会成功举办,让南大精神容光焕发!……”

文采不凡

  举办联欢会的墨尔本校友,有好儿位在大学教书,而且非常有文采。例如陈定远在莫纳斯大学执教,他在欢迎词后面加上两句诗:“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意义深远;也在莫纳斯大学当教授的黄有光,为大会写了一幅对联:“联谊南半球 精诚万千;欢聚大墨市 神采岁月”。黄有光除了是著名的经济学家外,在诗、词和对联方面也有相当的造诣呢!

爆棚

  这次的联欢会,报名参加的校友计有472位,具中新加坡208,大马147,澳洲66,加拿大和香港各有17人,平分秋色;其他还有来自新西兰、汶来、印尼和美国的校友。第一晚的欢迎晚宴在墨尔本规模最大的华人餐馆──龙舫酒家举行,餐厅只能摆42桌,每桌至少挤11人,真是“水泄不通”,大有“爆棚”之虞。

特别打工仔

  这次墨尔本举办联欢会,筹委会一开始就为“钱”发愁,因为单靠收注册费是无法应付各种开销的,还好有一群(不少是在商界得心应于的) 校友一掷千金,惠捐了3万5千澳元给筹委会当经费,让他们放心搞好这次联欢会。陈定远在几次讲话中都提到自己和几个筹委都是打工仔,他在大学教书,怎么会是打工仔呢?原来他所说的打工仔,是指拿固定的薪水的人而言,不似在商界得意的校友,可以随时一掷千金。既然他一再自称是打工仔,只好给他加上“特别”两字了。

大会主题演讲

  大会主题演讲,是由黄有光教授主讲有关经济与环保问题,题目是:《跳下地狱?走上天堂?人类面临灭亡与极乐十字路口》。黄教授指出,人类如果继续以目前的方式来消耗资源与破坏环境,再过几十年,人类将面临灭亡。他 以各种数据证明他的理论,听了真是令人胆寒。

以身作则

  黄有光积极推动环保,他自己也以身作则,身上经常带着塑胶袋,买东西时则拿来用,用了收起来下次再用,因为塑胶袋最难化解,是环保的大敌。我想起儿十年前我们去买米是自己带米袋,买菜是用莱篮,这些优良传统都应该恢复。

黄有光的“怪笑”

  黄有光的演讲精采,听众的笑声不断。原来有光讲到他认为好笑的话题时,自己先笑起来,他的笑很特别,笑得又大声又尖锐,听众有时是因他的笑话而笑,有时却是因为他的“怪笑”而笑,总之是会场笑声不断,高潮是他提到“鸟会唱鸟歌”时,更是人人捧腹。

人人都关怀华教

  大会的座谈会邀请五位学有专长的校友:王如明、杨进发、邓亮洪,刘庆祺和陈国相作主讲人,从大马的独中前途、新加坡的双语教育、华文在东南亚的现况到复办南大,课题都离不开华教问题,南大问题和华教问题更是血肉相连。

后继有人

  南大第一届毕业的校友,很多都上了70岁,而最后一届毕业的,也快50岁。再过几十年,南大校友将变成“恐龙”了。如何传承南大精神,只有寄望下一代了。这次文娱晚会的司仪,是由夫妇都是南大校友的冯锦乐和李文卿的千金冯清玲主持,她是大马独中毕业生,在澳洲升学,全场用华浯主持。本来还有一位校友的公子郑明远也是文娱晚会的司仪之一,可借因出水痘无法出席,看来 南大校友是后继有人。

同房相见不相识

  这次的晚宴,很多相熟的校友都预先安排座位,以便大家可以同桌叙旧。第二晚的晚宴,我们同桌的一位校友缺席,一位香港来的校友被安排到我们的桌子。这位校友看来面善,但记不起名字,两人交谈了半天,后来看到他的名牌写着叶德民,才记起40年前我们住在校外的亚答屋时,我们还同房一年呢!唐诗里有“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催;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我们却是“同房相见不相识”呢!

来年补送

  联欢会举办过十届,有几位校友如李福生、区如柏、刘宗正等从不缺席,筹委会原本宣布将对从不缺席的校友每人赠送一瓶葡萄洒,以资奖励。在欢迎晚宴上主持人忘了这件事,事后那几瓶葡萄酒也不见了。主持人只好说声抱歉,来年补送。

外交辞令

  一位每届联欢会都出席的校友,被传媒问及哪一届办得最好时,她说:“很难说哪一届办得最好,因为每一届都各有特色”。能即时给这么好的答案,这位校友肯定可以当一名成功的外交官。

花甲年华

  南大第一至第十届毕业的校友,年龄都己超过60岁。有人打趣说:“当年是花样年华,如今都是花甲年华了”。

申办“奥运”

  座谈会结束后,全球15个校友会的代表欢聚一堂,讨论下一届的联欢会该由哪一个地区主办的问题。申办联欢会也像申办奥运一样,由有志主办者提出申请,不同的是,申办奥运是由会员投票决定,而申办联欢会如果有超过一个校友会申请,却是通过磋商,看看由哪一个校友会主办下一届联欢最适合,然后由与会者一致通过,这种做法可以保持校友之间的团结,避免因争夺主办权而闹分裂。这次申办单位有三个,而汶来校友会还未办过联欢,因此由大会一致通过下届由汶来校友会主办。由于汶来旅馆不足,无法容纳与会校友,汶来校友会代表傅文义提出汶来校友会下一届(2008年) 主办联欢会的地点会移到神州大地,被考虑的地点有西安、北京和厦门,校友们对到中国举办联欢会都深感兴趣。

文娱节目丰富

  11月29日晚的文娱表演,共有16个节目,有歌有舞,还有口琴独奏,可说是节目丰富。

家无领导

  29日晚联欢会的高潮是由主办本届联欢会的代表陈定远将象征主办权的锦旗交给下届主办单位的代表傅文义。陈定远于2004年从槟城校友会手中接过锦旗后,就收在家里。这次他被联欢会搞得“焦头烂额”,到移交锦旗的前一日,才翻箱倒筴去找,竟然找不到,情急生智,用电脑弄出一面纸筴旗,在交旗仪式中拿来充数。他说因为家中没有领导,才会发生这种乌龙事件。傅文义也真幽默,他说联欢会过后,他就要带团去参游轮,把锦旗带在身上不保险, 还是留在陈定远家里比较安全。一件尴尬的事,彼此幽默一番,倒成了趣事一件。有些校友听说陈定远家中没有领导,都很热心要帮忙,但定远还想多享受几年单 身贵族的生活,校友们倒是白操心了。

(2006年12月初写于太平洋之星游轮上)



全 球 南 大 校 友 一 家 亲

2008年09月28日首版 Created on September 28, 2008
2008年09月28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September 28,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