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南大历史只有一部

── 许万忠 ──


  2009年4月13日,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校友事务处三位职要到访马六甲南洋大学校友会,我们尽地主之谊。相见甚欢,但是提到认同,显然难以谐调。我们理解他们此行目的和使命,客套话过后开门见山,坦率指出:要我们认同南洋理工大学是我们的母校,感情上和认知面,都难以接受。

  他们先是平心静气说深切了解我们的感受,然后介绍南洋理工大学近况,特别提起现任校长对延续南洋大学、传承和发扬南大精神所作的努力,还有校友事务处这几年的工作重点。

  对南洋理工大学取得的成就,我们给予热诚的祝福,但是除了在同一校园之外,理大和南大有着本质上的差异,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个体。南洋大学是根据公司法令于1953年成立,南洋理工大学则是根据国会法令(Act of Parliament)在1991年成立的,相距38年。以中国历史为例,史书提到统治中国最久的皇朝,都认同276年的明朝而不是451年的前汉,原因就是西汉经历王莽篡位14年,东汉献帝又被罢黜,才划分为汉(西汉)、东汉、蜀汉三个时期,独立成章。

一脉相承?

  若认同两校历史是一脉相承、延续的,那么,母校从名正言顺的大学沦落为“学院”,再经过10年的“励精图治”升格(恢复)为大学,对母校和南大儿女来说,是莫大侮辱。认同这套言论,岂不就是承认某些人早期一直污蔑南大、贬低南大、矮化民族教育的言论是正确的吗?

  再说,改为学院当年,南大毕业生名册立即迁入新大,可是直到理工大学成立5年后,即1996年,才又迁入现南洋理工大学,断层的5年说明什么?“一脉相承、历史的延续”是这样的吗?

  南大是我们的母亲,母亲已死,父亲的续弦即使可以进入祠堂,我们也无法认同她与我们有血肉渊源。南大儿女的心还在为母亲被人为扼杀淌血,扼杀母亲的人不忏悔,不愿或不敢面对历史而是期待时间来冲淡记忆,见证这段血淋淋历史的南大儿女,怎能为郐子手背书啊!

南大记忆已淡化

  可悲的是:有心人操弄下,南大的记忆已逐渐淡化。曾经有人要摧毁作为南大象征的南大牌坊,因无人愿意下标而有幸保留,可是却被冷落一旁,导致不少人误认现今立在云南园,与华裔馆、南洋大学建校纪念碑成一直线、仿造的新牌坊就是从老裕廊路搬过来的。新加坡国立大学建筑系助理教授陈煜就犯过这个错误,被指正后,需要按图索骥才在荒草丛中找到这座在1998年12月被新加坡列为“国家古迹”的真正南大牌坊。人在新加坡的学者对南大的认知已是如此,遑论他人。

  南大历史已被扭曲和篡改。2005年,南洋理工大学庆祝创校“50”周年,校长徐冠林宣称 "we began as Nanyang University";李显龙更进一步说“……(前)南大也改变了方向和教学体制,先是改成理工学院,后来升格为南洋理工大学。”在在说明统治阶层正在通过各种管道模糊人们对真正南大历史的认知,费尽心机为前人开脱。不得不承认他们已取得一定成就,“南洋理工大学就是南洋大学、南洋大学已改称南洋理工大学”的观念已深植海外。2007年8月26日,中国光明日报把刘宗正列为“理工大学校友”就是一例。南大儿女也有被迷惑的,尤其是分批招待校友“回校”和颁发所谓“杰出校友奖”予前南大毕业生以来,少数接受此“殊荣”者或以此为“个人肯定和无上荣光”而沾沾自喜,更多的南大儿女则是痛心疾首。

情何以堪!

  近来还有一个言论,说南大问题从来就是政治问题而不是学术问题,必须通过政治途径解决。这种歪论表面上相当有说服力,可是翻一翻历史,当年南大理事会争取承认南大学位时,对南大和民族教育存有传统性偏见的掌权者不是公然漠视南大毕业生在学术领域取得的瞩目成就,一再污蔑南大水准差,南大生不学无术吗?当年极力否认因政治导向不肯承认南大学位,如今却又强调南大从来就是政治问题,宁可自相矛盾来美化摧毁民族教育的千古罪人。想当年,多少南大儿女为了争取民族教育平等地位、为了捍卫南大尊严、为了争取南大应有的定位挺身而出,无畏无惧向当权者斗争而血洒校园、身陷囹圄、开除学籍、驱逐出境……很多人至今沉冤莫白,我们怎能眼睁睁看着已死的母亲还在被人恣意摆上舞台来谋取不当利益!

  母校历史被蹂躏,南大儿女情何以堪!南大历史只有一部,与其费尽心机争取南大儿女认同南洋理工大学是南大的延续,不如正视历史,回归史实,莫再伤害我们的心。

(本文删节本发表于 2009.5.1 马来西亚东方日报《龙门阵‧忠言逆耳》专栏)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09年5月4日首版 Created on May 4, 2009
2009年5月4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May 4,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