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南洋大学建校纪念碑

── 生 生 ──


南洋大学建校纪念碑 2007-9-18摄 1998年,南洋大学建校纪念碑、校门牌坊和旧图书馆(曾是行政楼,现是华裔馆),被新加坡当局列为国家保存古迹。建校纪念碑是三座建筑中最小的一座,也是建筑变迁最少的一座。

南洋大学建校纪念碑上铭刻:1958年3月30日举行落成典礼。主持人是当时新加坡总督威廉顾德爵士和南洋大学执行委员会主席陈六使先生。

南洋大学举行落成典礼那一天,正好是南洋大学校庆纪念日。那是南洋大学辉煌庆贺的一天,也是新加坡历史上富于纪念的一天。(参阅《一九五八年三月三十日这一天——南洋大学落成典礼忆盛》

初次游览纪念碑时,发觉碑上“建”字“廴”旁顶上多了一点。记得,小学老师这么教导:“廴”头没一点,折笔和捺笔交叉;“辶”头有一点,折笔和捺笔不交叉。五十年代,常见到人们书写“廴”旁多加一点;左上角多一点的“建”字,也就看成书法的别格。几许年后,才留意到纪念碑上的“校”字,右旁缺少了一点。于是,有了这样的推测:雕砌碑上文字的时候,把“校”字那一点,移植到“建”字头上去。

纪念南洋大学举行落成典礼 南洋大学建校纪念碑

不论是草书还是误砌,已经成了历史。历史的价值,就在真事真物。着意去修改它,不过是自作聪明的想法。真实的事物,一经修改,历史的价值就贬损了。如果历史能够修整得完美,人们不再担虑,不必进取,生活就像在天堂。天堂的日子永远美满,不需要改进,不需要经验,不需要历史,永恒,可是没有生命活力。

《李光耀回忆录》记述:“1958年3月南洋大学举行开幕(落成)典礼那一天,通往南大校园的道路上堵满了像蜗牛般爬行的汽车,校园内人山人海,……”。《一九五八年三月三十日这一天——南洋大学落成典礼忆盛》记述:落成典礼“贵宾中好像没有看到李光耀的名字”,“是不是南大当局一时疏忽”,1958年3月30日是不是一个“忘不了”的日子?盼待历史研究者去寻查真象──清理南洋大学建校纪念碑背后的深重意义。

不尊重历史的潜伏心理,总是希望“时光倒流”,再有“另一番作为”。事实是,历史的因素,决定了事情的生成,不是呈现这一面,也会呈现另一面。南洋大学曾经昌盛,南洋大学终究关闭了。不论风吹雨打日晒,南洋大学建校纪念碑仍旧巍然矗立,见证历史变迁。

2009-7-6 修


书法“建”字多一点

── 傅文义 ──

南大站的文章有人提到南洋大学建校纪念碑的“建”字多了一点。我想起南大中文系校友彭世灼几年前在联合早报的文章,提到数学系的美国教授指出南大建国堂的“建”字在左上边多了一点,世灼认为美国教授没有错,从书法的观点来说,多一点也没有错。

我的书架上有一套《钦定三希堂法帖》共十卷,顺手抽到第十卷明董其昌的书法,其中一页“建”字多一点,有相片为证(见 南洋大学建校纪念碑相册 )。

书法毕竟是艺术,在某种情况如果墨守成规“建”字没有多一点,反而是败笔,董其昌是中国明朝的书法大家,很欣赏姑苏城外寒山寺进门横匾的书法,慨然叹道:“有人写得寒山寺,何必托名董其昌。”

法帖第一卷唐朝褚遂良近乎正楷的书法如下(见 南洋大学建校纪念碑相册 ):“建”字没有需要多加一点。

可见自古以来书法上的“建”字的确有两种写法。

2009年7月7日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09年7月05日首版 Created on July 5, 2009
2016年2月20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February 20,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