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解读丹顿报告书第20-22点

新加坡文献馆


以下是2015年5月16日《新加坡文献馆》的评论:

丹顿报告书之第三节的小标题是:南洋大学秘书长提出的替代办法。这一节讨论的内容是南洋大学秘书长提出了什么替代办法,丹顿如何看待,如何回应替代办法。

在此,有必要先了解丹顿报告书的第13与第14点提出的支持两间大学,和第20-22点的南洋大学秘书长提出的替代办法有什么不同,两者之间为何会有所不同。

第13与第14点的论述重心是要在两间大学的框架下保留南洋大学。换言之,这是代表创办南洋大学的社会人士,和南洋大学毕业生的声音。然而,从李光耀的角度来看,这些是华人社会里,尤其是华文教育知识分子的反政府,反李光耀的声音。

第20-22点的论述是在支持与反对两间大学论之间的节外生枝,提出先合并后分家的另一个途径。南洋大学秘书长是李光耀委派的亲信,明显的,秘书长的目的是争取通过联合校园进行两间大学的合并。说白了,那就是先把南洋大学吞并消化掉。

厘清了这些其中潜在的政治关系,是有助于对丹顿报告书第20-22点的进一步解读。

丹顿在第20点列出了秘书长的3点建议:

丹顿在第21点的文字,词不达意,主要是重复了由秘书长提出的大学长远计划,表示从长远的角度来看新加坡将需要两间大学。不过,认为从手上的大学生数据来看,20年之后的情况无法预测。所以新加坡在今后的20年里,还得回到由一间大学提供服务比较好呢,还是由两间大学提供服务比较好?之间的问题论证。

丹顿的论述着眼点是,提出了一个20年的时间点。在此,可以解读为,丹顿投机取巧的为两间大学的现实开了后门,也就是说,如有必要,在20年的时间点之内,新加坡可以随时从一间大学,恢复到两间大学的框架。

丹顿在第22点的论述,既不是回应也不是反驳秘书长的3点意见,而仅仅是重申秘书长所作建议的内涵:

丹顿对在裕廊校园建设一间裕廊新大学之建议的补充是,两间大学都不会有全部的大学科目。换言之,裕廊新大学将提供科学、工艺及卫生,文科、社会科学及商业学院。这应该就是李光耀总理私人秘书,在稍后的时间点,另外提出的南大校园内建立南洋理工学院的观点。

丹顿对裕廊新大学不会开设新加坡大学已经开办的学科,而是集中全力开办人文、社会科学、会计和商业行政等学科,的补充意见是,这一个办学模式不符合教育原则;同类和有相互关系的学科不可分开设立的设想。丹顿的意见仅仅是点到为止,并不表示反对。

丹顿对从联合校园过度到裕廊新大学的大学教育方案,其补充意见是,这个建议比不上我所提出的建议。

综合来看,丹顿报告书第20-22点的南洋大学秘书长提出的替代办法,主要还是记述在1978年7月3日已经落实的联合校园事实。该日,新学年开始,500余名南大新生转移到在武吉知马的联合校园上课。

丹顿报告书虽然只不过是李光耀的政治工具,但是,从南洋大学历史的角度来看,丹顿报告书对解读南大的后期历史发展,还是有着历史文献上的价值。

从南洋大学秘书长提出的替代办法一节,可以知道李光耀是通过联合校园启动了在大学行政上,先行瓦解南洋大学的计划。秘书长对裕廊新大学的观点,正是李光耀设立南洋理工学院的雏形。而丹顿提出的20年时间年限,则可以让李光耀在其认为适当的时候,重新设立一间新的大学。

由此来看,丹顿报告书是李光耀设计的新加坡大学教育政策的其中一个棋子。通过丹顿报告书的内容,可以知悉李光耀是要如何处理南洋大学的一些心态和布局。


相关资料:丹顿报告书



自强不息 力争上游

2018年10月27日首版 Created on October 27, 2018
2018年10月27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October 27,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