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预算案事件顿挫工作进行

── 南洋大学创校史 ──


(按):五十年代,马来亚包括现在的西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属于英国殖民地。当时,许多华人抱有侨居心理。现今,两国都已经独立。因此,“侨团”,“华侨”,“侨社”,“侨胞”应该当作“华团”,“华人”,“华社”,“华人”解。

满纸津贴费的预算案(135页) 〈 〈 〈

星委会五次会议充满痛苦言词

  南洋大学新加坡委员会于一九五五年二月十七日下午三时在中华总商会举行第五次会议出席者:陈六使,郭珊瑚,陈锡九,李俊承,柯进来,高德根,庄惠泉,黄桂楠,王相贤,黄奕欢,连瀛洲,陈华木,林庆年,周献瑞,庄竹林,杨缵文,洪永安,梁元浩,黄诗通,杨绍璘,蓝允藏,高敦厚,潘国渠,江克武,黄卓善。列席者:王世熊,曾则舆,张子秋,主席陈六使,纪录张子秋。

  (一)复准前期议案,众认无讹通过。

  (二)主席报告:

  主席起立称:一九五三年二月十二日全星侨团在总商会召开代表大会,议决创办大学之时,本人曾表示对创办大学有极大之信心,因过去国内著名大学,据人估计三个学院之图书仪器,开办之时不过五十万元,四五年后不过一百万元,第一年学生按算最多不出一千名,四五年后增至三四千名,校舍建筑费可不必超过三百五十万元,再加上十年之经常费,本人认为有把握。现在,本人认为无法解决,且恐从此失败不能开办,因自去年十月以来捐款完全沉寂,南洋大学校长系请国际知名学者,最初系由王秘书致函胡适博士不得回信。乃由何永佶先生致函梅贻琦博士,复函表示不能俯就,因此吾人感觉要请校长,非派人亲身物色不可,一九五三年年底与林语堂博士接洽,已有头绪,即由连瀛洲先生自备旅费前往美国礼聘。当时本人曾表示愿助旅费乙万元,连君不受殊堪敬佩,林博士俯允就任校长,同时邀请林可胜先生前来服务,可惜事后林可胜先生因不能摆脱原有职务,不能来星。何以以前有人反对,我敢断言南大可办成功,如今校长到任,且无人反对,我对南大前途反表示不敢乐观?因吾人如不能好好解决目前难题,将来可能如益世报一样开办几个月便关门大吉,犹忆当时连先生曾报告除林语堂、林可胜两位先生,将分别兼任文理学院院长,另加聘一二知名学者外,其余则将就近在远东聘请,按部就班发展,又连先生曾谓在美所聘人员服务南大,仍照美国数额领薪,即在美国一千元,在新加坡亦为叻币一千元,并不提高,吾人始敢安心聘请,如南大之辛金提得过高,不独南大不能负担,且将影响中小学,因南大系公立,此间中小学校亦大多数系公立,教职员辛金须有相当比例,否则星马各地之中小学都感不幸,创办南大并非如胡文虎先生,当年之创办民众义校,教员辛金要给多少,系创办人自己之事。南大乃众人创办之大学,如将众人之钱随便开消,实系罪人。(按:辛金,指薪金)

  本人倡办大学乃因一九五二年之教育条例,深恐中华文化被消灭,为使中华文化永久长存,故必欲办大学,虽至破产亦所不惜。

  现在校长已提出开办费概算,及今年一月至八月经常费概算,至於去年之开销报告,校长托王秘书交本人阅看,但王秘书受校长之嘱,并未向外发表,大家对校长所提概算意见如何,请尽量提出意见,本来此次会议应在十一二月间召开,所以延至今日者,因吾人在等待校长之预算也。

  (三)财政报告。

  主席声明财政报告中之旅费,系校长及教授来星所用者,购置汽车是校长用的,不是执委会委员开去的。上次吾人往梹城、怡保、吉隆坡等地,费用共二千余元,系由郭珊瑚先生报効,南大执委会费用除律师费三千余元,及文具印刷二千余元,其余甚少动用公款,多系由个人垫出应用。

  (四)讨论本大学开办费概算,及本年一月份至八月份经常费概算。

  柯进来君称:本人有看见预算表里建筑工程处,有一位主任薪金每月一千七百元,一个助理每月七百元,一个监工每月六百元,及一个画图员每月六百元。这条账目本人深感诧异,因吾等皆是义务的,请主席对此条账目免列入预算表内,吾等决无领此条薪金,自一九五三年七月廿六日动土至今,本人未曾动用大学一分钱,就是动土依照俗例办猪头生礼祭土地,都是我们建筑委员会自己支付,即一杯冰水,一牙仑电油皆从自己荷包掏出来。至近来有外坡人士来裕廊本大学参观校址,茶、饼、咖啡应酬费,亦皆由本人自己应酬,在一九五三年七月廿六日动土以前,我们这个执委会选本人为建筑主任之时,一片荒芜草地交本人,本人就开始平山做路,做水管,平厝地设计种种来安置,本人全副精神集中在此,而放弃自己的生意,所做之工作列位亦是明了,因为爱中国文化,有钱者出钱,有力者出力,因小弟无钱可出,所以来出力,对於图样方面,绘测师黄庆祥先生是无钱义务的,庆祥先生的衔头是伦敦大学之设计工程师,学位甚高。他曾参阅全世界各大学之图样来做本大学之图样设计,照本人想不致错误,本人并参阅过认定满意,才奉上主席陈六使先生参阅,主席亦认定满意。本人曾问庆祥先生关於图书馆文理商三学院,可容若干名之学生,黄庆祥先生答谓,可容一千五百至二千学生。

  自去年十一月间,本人有阅报章言及有一建筑主任,及一位绘图师,本人想起来莫明其妙,在未接到执委会免本人之职前,本人不理他,到十一月十八日,本人才放心去古晋。到达古晋之时,忽然接来电报,本大学建筑工程要停工,本人即刻回星,但无本执委会辞余职之信,所以,本人再接再励工作。至今兹顺报告南大建筑开支如下。

一对杜文辉第一路坪山去银六,〇〇〇.〇〇元
一对杜文辉第二路坪山去银五,〇〇〇.〇〇元
一对林拱河第一路做乌油去银三九,八〇〇.〇〇元
一对林建春做水管去银二九,五〇〇.〇〇元
一对杜文辉做院长厝四间去银一二〇,〇〇〇.〇〇元
一对康星才做教员厝单连七间去银一一二,〇〇〇.〇〇元
一对合利成做教员厝双连四间去银九四,五〇〇.〇〇元
一对杜文辉做教员厝双连三间去银七〇,五〇〇.〇〇元
一对杜文辉做学生宿舍九十六间去银 二二五,〇〇〇.〇〇元
一对合利成做图书馆一间去银四七五,〇〇〇.〇〇元
一对合利成做文学院及校门去银二五八,〇〇〇.〇〇元
一对林振毓做餐厅工人宿舍电房 去银八三,五〇〇.〇〇元
一对联昌做理学院去银二九五,〇〇〇.〇〇元
一对商学院   (未标)
一对女生宿舍  (未标)
一对女餐厅   (未标)
一对治疗室   (未标)
一对坪山路厝地 (未结算)

  主席称:关於南大建筑校舍进行:不独本人对柯进来先生十分感激,将来凡入南大攻读学生亦必非常感激,各位皆知南大校址,去年尚系一片荒地,今已面目一新,完全系柯先生苦心策划之成绩,柯先生每日前往工场监工,汽油茶水皆系自掏腰包,至於校舍款式我和柯进来黄庆祥两位先生曾耗费许多精神,搜集世界各大学图样拟取精华加以设计,本人认为十分恰当,但校长请来之建筑师仍嫌不好,且谓不合标准。例如先前所辟可直通文理学院及图书馆之大路被认为不合用而须废弃,彼等主张另辟一路,该路距前辟者约有八百尺而平行,要到各学院及图书馆势须步行,如遇雨天,学生无法上学,本人曾以此问题向之质询,据谓大学生不怕雨淋,此外彼等又嫌图书馆之中间大楼不好,同时主张教授住宅应距离远些,此等见解均非适合,而彼等必欲坚持,曾有一日校长告余「如建筑方面不给我主意,我等全部不干」,所以我叫奕欢德根两位同往告知校长,如校长认为校舍不合,可另设计建筑,目下已建筑者,可由福建会馆或我本人负责,用以办水产,航海学校,本来南大事事均应公开,但我有我的苦衷,所以当时对於校舍建筑问题,仅能如此处置,以免工程停顿,该概算案中所列之建筑主任及监工等等,实系校长方面之人,现在柯先生既然提出质问,我亦不得不说明,因此我除向柯先生感谢之外,应请柯先生原谅!

  杨缵文君谓:南大建筑工程,既有柯进来先生及黄庆祥测绘师负责,而且一切图样皆有呈请政府批准,校方除负责请教授策划开学之外,原无须再请人负责建筑事宜。

  高德根亦谓:此事应从速解决清楚,究竟建筑校舍系校长之权,抑系执委会之权。

  连瀛州君谓:照国际上大学规例,有者由校长作全盘计划,有者则由董事部负责,本人闻陈嘉庚先生辨厦大时,一切系由校长主持,董事部只负责筹款之责,林校长此次聘请,有经验之杨介眉教授,前来负责南大建校事宜,系欲使南大校舍能合乎国际标准,杨教授曾计划建筑大学,渠初来星即与黄庆祥测绘师接触,黄氏亦表欢迎,愿意合作,至於校长与陈六使高德根黄奕欢三位先生,所谈关於南大校舍问题,因本人不曾参加故不甚明了。

  主席谓:吾人说话须要老实,请问连先生,是不是校长曾经叫你告诉我「如果校舍建筑问题,不由他们主意.他们就不干」。关於建设厦大情形,实际上系由陈嘉庚先生负责,虽一砖一石亦亲自监工。初时请邓萃英为校长,渠欲陈氏筹措五百万元存在银行,方肯就任。当时陈嘉庚先生谓:「我的生意尚在继续经营,资金需要周转,此事那能做到。」所以曾对吾等慨言:「赚钱难,开钱更难。」结果不得不改聘林文庆博士为校长,经过林博士苦心经营之后,终於奠下基础。今之南大建校亦发生问题,本人实在有苦难言。

  柯进来君称:校长方面指摘图书馆太高,谓须割低五尺,实不合建筑原理,因高度须与长度及阔度,须能配合,且当时图书馆已建至二楼,欲割低便须拆除,费用不知要增加若干,此事何能实行。

  洪永安君谓:校长认为南大建筑不好,简直是天方夜谭,本人到过欧洲看过各种建筑物,觉得本地工程师测绘师,所设计的建筑物,如渣打银行及中国银行新厦,并不较外国逊色,所以南大校舍由本地人设计,不会输给外国的大学,我以为南洋大学之宗旨是坚定的,执委会不能受人左右,主席亦不能被人威胁,预算案中我们看到,校长办公室中就用了十几位职员,每年要开销十几万元,南大的经济并不充裕,一切应该按步就班,不然前途一定黯淡。

  陈锡九君谓:陈六使先生号召创办大学之初,本人即感觉经费恐有困难,嗣后陈六使先生曾谓吾人,系要创办中国式之大学,此乃含有惨淡经营之意,同时又请「土博」负责建校,正合吾华人建设事业精神,关於大学校舍建筑,实无标准,本人虽未出洋,但从书本阅悉,世界各大学各有其特色,并不一致,至谓南大图书馆如佛庙,本人以为无何关系,因在国内乡村甚多学校,即设在祠堂之内,吾人看了南大预算,谁都为之担忧,南大系为华侨子弟而设,商家热心出钱,甚至三轮车工友亦尽力义踏,南大之工作人员似应热心出力,本人曾读六使先生致校长函稿,请校长抱点牺牲精神为侨胞服务,本人认为意思极佳,后闻此函不曾寄出,不知是何原因,或者校长认为星马富翁极多,有钱办学亦未可知,尚有一层南大系公立学校,此间中小学校,大多数亦系公立学校,故教员薪金不能相差有如霄壤,造成中小学教员不满情绪,因此大家应该互相谅解,寻求良好对策。

  主席称:一九五三年二月侨团大会席上,本人曾谓大学数百万元可办,数千万元可办,数万万元亦可办,校长之意,非一等大学不办,吾人办中小学,何尝不是如此,问题在力量做得到否,今日之事,我无法解决,应请大家讨论,但我所要说者,南大经有接受义卖义捐小组,募捐基金小组及建筑校舍小组之设,尚无开支委员会,吾人似有增设此一小组必要,同时小组可负责研究,校长所提之预算案。

  杨缵文君谓华中创办之初三年,共开廿五万元,学生不过百余名,后看情形不对,赶设庶务,费用乃得逐渐节省,如今南大亦应该设立小组委员会,负责处理开支事宜,而且南大究有多少学生,尚未明白,就请数十名教授来领薪金是不必要的浪费。

  主席称:预算案中商学院及男生宿舍,均不包括在内,南大当然要办,惟须设开支小组委员会,此是第五条议案。

  连瀛洲君谓:校长阅报得悉南大新加坡委员会,今日要开会讨论设开支小组委员会,认为执委会可设小组审查预算通过之后,交校长执行,如设开支小组就不必校长之预算,一切可由小组负责便可。

  杨缵文正式提议设立开支小组委员会,同时负责研究校长所提预算案。

  郭珊瑚君附议,并主张小组委员名额定为七名。洪永安君附议。

  主席付表决,众赞成;并通过下列人选陈六使,杨缵文,陈锡九,庄竹林,林庆年,潘国渠,邓炳耀。

  同时通过授权该小组,必要时可添聘其他人士参加工作,但均属义务性质不给酬报。

  主席建议开支小组,以杨缵文先生为主任众赞成,潘国渠君辞小组委员会职,主席即请高敦厚君充任。

  (六)关於设立副主席或常务委员若干人事。

  潘国渠提议此事可暂缓讨论,林庆年附议,众赞成通过。

  (七)关於校长建议设立基金保管委员会事。

  主席报告乙月十二日校长根据校务会议议决案,曾来函建议设立基金保管委员会,并谓校长曾表示至一九五五年止,南大须筹足二千万元,交基金保管委员会负责保管,委员校方及董方各若干人,大家皆知南大募捐几乎是沿门向人求乞,目前财政由商会保管,较能取信於民众,若交少数人组织之委员会,恐未必更能取信於民众。

  潘国渠君称:此是校长职权问题,世界大学一般情形有三,一种是校长是创办人,其次是聘请之校长负筹募经费之责,如哥伦比亚大学曾请现任美国总统艾森豪威为校长,就是要借重渠之名誉以增加大学收入,第三种是经费由董事部负责,南大既系先有董事部,然后聘请校长,基金之保管又有最可靠之总商会,无须另设机构保管,至於大学校舍建筑,诚如陈锡九先生所云,世界各大学各有其特色,无一标准,若说某大学最符标准,则其他大学都要拆毁了。我以为校舍堂皇未必一定能造就优良人才,华人事业均系由刻苦奋斗中来,吾人创办之大学,更应将此种传统精神发扬,最后本人请问教授辛金数额,校长曾否商得主席同意。

  主席称:彼本人完全不知,现所欲言者,系校长乃国际知名学者,当地政府亦极看重,希望今后与小组取得密切联系,共同为星马后代子孙而努力。

  潘国渠君乃正式提议设立基金保管委员会一事,暂缓讨论视将来情形始行计议。

  柯进来君附议众赞成通过。

  临时动议时高德根君谓:现在各界认捐南大款项,未曾缴交者商有九百余万元,若市情日见冷落,将来鸠收实不容易,本会应即举人负责催收。

  陈锡九君谓:此等款项系由募捐小组经手劝募,若另举人催收。恐对当时接洽经过不能明了,最好仍由募捐小组负责催收。

  众深以为然通过。

  无他议案主席宣布散会。

  又,南大校长提开办费概算及一九五五年一月至八月经常费概算后,二月十七日再提出有关旅费,搬家津贴等概算之修正案。

(按:概算之修正案见 满纸津贴费的预算案页底。)

  根据修正案,旅费概算总数为十六万九千七百四十七元,较日前所提出之十七万四千六百五十八元,减少四千九百一十一无,修正之搬家津贴概算为二万六千九百九十二元半,较原有者增加一千六百零一无二角半,修正之旅行津贴概算为一万四千一百七十九元九角,较原有者增加九百零五元八角半,修正书籍及行李运费津贴概算为五千二百八十元三角二占,较原有之五千二百八十元三角四占,减少二占。

林语堂竟不满委员会

  南洋大学星加坡委员会,召开第五次会议时通过组织开支小组委员会,负责南大开支事宜,并研究校长林语堂所提开办费概算及今年首八个月之经常费概算,席间,各委员认概算所列薪津过高,费用浩繁,南大不易负担,主席陈六使亦称南大为公众事业,一切开支,不宜浪费。林语堂对是日会议情形,表示诧异。特於五五年二月十八日下午五时四十分,在南大办事处,向中西各报记者发表书面声明如下:

  「本人见报载,星嘉坡执委会关於本大学之水准及执委会与校长间职权分配之态度,极为诧异,此息若确,则本人及教职员为了创办第一流大学之一切辛苦努力,将尽归乌有,本人已以此意告知执委会主席陈君六使,陈君将于明日与本人及教职员作非正式谈判,甚愿双方歧见藉此可以获得解决,又希望藉此最后一次之努力,使星马学子可得受高等教育之机会,而不辜负他们求学之热诚,倘双方仍不能获得解决方案,本人自当向社会公布前后全部经过,以明真相,特此声明。」

  林氏于是日下午五时四十分向记者发表书面声明时,曾透露事态已趋极端严重,唯希望藉今日下午之非正式谈判中能作最后努力,苟双方仍不能获得解决方案时,渠将向社会公布前后全部经过。

  查南大办事处原邀报界及通讯社记者于是日下午五时至该办事处,谓林氏.将发表声明,但林氏迟至五时卅五分始匆匆赶到,渠于宣读已准备好之书面声明前,首先向各记者致歉,谓使诸位久候半小时,深以为歉,但本人在此半小时之间,并非空闲,关心此事发展之热心人士,尚利用此半小时之机会,争取最后转圜,惟详细情形,林氏则不欲透露,谓唯视谈判之结果而已。

预算案问题谈判决裂

  星马同侨瞩目之南洋大学预算案问题引起之危机,五五年二月十九日晚已由执委会与校长间之谈商破裂,更趋尖锐化,是晚之谈商于五时半开始,至九时五十一分,僵局仍无法打开,执委会主席陈六使氏先行离场,林语堂博士随即向中西各报记者发表业已印就之长篇声明,并交出若干影印之「证件」,林氏发出声明时,情绪忙乱,频称「我们并不要辞职」等语。

  谈商之地点,在国泰大厦十二层楼九十三号房,星洲名律师马绍尔氏以调人身份参加谈商,林有幅氏为其传译,马律师最先到达商谈场所,连瀛洲氏则早已在场接待,其后陈六使,高德根,黄奕欢,王世熊,林庆年诸氏到达,稍迟,林语堂始率黎明,杨介眉,胡博渊,严文郁,黎东方等到场。

  林语堂先向记者声明,会谈系秘密性质,摄影记者要求入场摄影,亦受拒绝,林氏原嘱记者稍侯,七时可以向报界发表新闻,但延至八时许,仍未见着落,王世熊及黄奕欢先后离场,至九时五十二分,陈六使氏亦行离场,出见记者时,只摇头而已,斯时连瀛洲氏正准备丰富晚餐,但林语堂等一行,亦已离席,约历四小时半之谈判,乃无结果而散。

  据记者所悉,林语堂博士前一日曾与马绍尔律师洽商法律讼诉手续,但马氏深感事件宜和平解决,并向有关双方表示愿任调人之诚意,林氏始临时改变决定,发表十八日之书面声明,约定十九日之最后一次谈判。

  商谈中,林语堂会出示「证件」,要求陈六使氏当场承认。陈氏谓:有何要求可用书面提出,彼当召集会议讨论,并请林氏出席,盖南大乃公众事业,个人不能当场作主也。

  南洋大学於本月十七日举行第五次会议通过设立之开支小组委员会,五五年二月廿一日下午举首次会议,检讨林校长所提出之开办费概算本年一月至八月经常费概算,会议前,主任委员杨缵文氏谢绝记者旁听,谓为预算案问题获得圆满解决起见,不拟将会议情形披露。

  该委员会之委员尚有陈六使,陈锡九,林庆年,邓炳耀,庄竹林,高敦厚六人,高氏已提出辞职,陈六使氏则因事未出席会议,但派黄奕欢氏代表参加,会议由三时开始,至六时半始告结束,据杨缵文氏于会后向记者发表,小组委员会曾详细检讨概算案,决于日内前往与林校长举行会谈,俾双方坦诚交换意见,小组委员有不明白处,则有询问机会。

  查,南大星洲委员会於本月十七日举行会议,决设该小组委员会目的,乃为负责购置校内一切器材及管理其他开支事宜,而预算案问题即因是趋於严重化,林校长与委员会间之歧见遂喧腾於外,星马侨社为之震惊,莫不希望迅求圆满解决之道,南大吡叻分会主席刘伯羣氏向记者发表谈话,热冀南大董教双方应互作让步,以谋事态获得圆满解决。

  林语堂校长对此发表意见称:为星马学子前途计,能和时则应和,唯问题不在愿意不愿意和解,而在可能不可能和解,十九号晚上之谈判,陈主席当知为最后之谈判矣。

  南洋大学梹城委员会副主席刘玉水氏,二月廿一晚九时由梹搭机来星,刘氏甫抵步即至丹绒禺俱乐部与南大执行委员会主席陈六使会见,刘氏来星前曾与南大梹委会主席林连登商谈,彼等对此次预算案问题所引起之风波,备极关怀,特派刘氏来星一行。

  记者是晚访问刘氏,询是否将出任调人,据答渠极希望与林校长晤谈,冀事件能圆满解决,南大得顺利建立,渠表示为政不在多言,在事情未明朗前不欲多讲话。

  刘氏认为华人在海外唯有刻苦勤俭奋斗始能生存,创办南大亦应有同样精神。

  名律师马绍尔氏,曾以调解人身份参加南大执委会与林校长间之会谈,据马绍尔律师对新闻记者谓,此次南大发生之不幸事件,余认为纯系双方误会而起,故为南大及全马之人士,余深望双方应放弃成见,和好如初,开诚布公,讨论一切问题,依余个人意见,双方误会之症结,似在是否应办一「第一流」之大学,欲办第一流之大学,不单需要人才,而且应有雄厚之财力,故余认为对此问题应从长计议,使此问题能达到圆满之解决,余愿尽个人之棉力,促进彼此之和解。

  林博士称:渠与陈六使先生来往函件中,皆主张南大应办成如西方国家第一流大学之水准,但陈君现似主张大学应为第二流,彼认为此类大学完全系肤浅水准之大学,华人称第三流大学为「野鸡」大学,彼在远东见之甚多,故彼当然拒绝与此类大学发生关系。

  南洋大学梹城委员会副主席刘玉水氏,关怀南大因预算案问题所引起之事件,特由梹来星,拟出任调人,以求事件能圆满解决,南大顺利开学,刘氏于廿二日下午四时曾与林校长晤谈达一小时许,渠聆听林校长方面之解释。

  据刘氏之意见,南大选出之开支委员会,既已欲与林校长直接交换意见,渠当假以时日,等待交换意见之结果,设有良好收获,渠亦不必出面调停矣。

  南大梹委员会主席林连登氏,对梹城记者发表谈话,尝谓:「我人应量布裁衣,不宜只有五套衣服之布而欲裁制八套衣服」。林校长对上述谈话颇以为然。

  但林语堂曾告记者谓,渠将不与南大执委会开支小组委员会谈商削减南大预算问题,渠不承认该小组委员会,并认该小组委员会不合法。

〉 〉 〉 联合邦指责之声四起(144页)

和解消息不绝如缕事实不然(152页)

(录自《南洋大学创校史》,1956年,139页。)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3年08月29日首版 Created on August 29, 2013
2014年06月30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June 30,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