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执委访问联邦策励侨众

── 南洋大学创校史 ──


(按):五十年代,马来亚包括现在的西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属于英国殖民地。当时,许多华人抱有侨居心理。现今,两国都已经独立。因此,文中有“侨”字的词语,都应该作“华人”解。

梹城之行各方热情澎湃

  南洋大学执行委员会主席陈六使氏,及校长林语堂氏,应梹城,怡保及吉隆坡南大委员会之邀,於一九五四年十二月三日晨搭机先往梹城访问,同往者尚有南大执委高德根,连瀛洲,黄奕欢,及星委会委员林庆年,郭珊瑚诸氏,渠等此行协助各地推动劝募南大基金,亦系履行是年十月四日星马婆各地南大委员会代表大会之议决案,当时决定加强推动劝募基金,并请陈林二氏等同往联合邦一行,以资鼓励,使南大有充裕稳固之经济基础,大业永固。

  陈氏一行是晨八时三十分搭马空机离星,十一时抵梹城,在梹城逗留二日,五日(星期日)晨八时三刻,离梹城前往怡保,九时四十分到达,六日(星期一)晨八时离怡往吉隆坡,八时五十五分抵步,七日上午十时廿分离隆,十一时四十分返抵本坡。

  陈氏一行抵梹怡隆时,将参加各该地之南大委员会会议,六日下午一时,联合邦钦差大臣麦基里维爵士将邀请陈六使,林语堂二氏前往皇楼晤谈。

  为积极展开劝募南大建校基金工作,南大执委会主席陈六使氏及校长林语堂博士,於三日晨由星乘马空机抵梹,同机到梹者有南大执委高德根,连瀛洲,黄奕欢,委员林庆年,郭珊瑚,星洲日报总经理胡资周,星洲日报,南洋商报及中兴日报特派记者刘群辉,萧文增,及蔡建奕,亦随行采访新闻。

  陈氏及林博士所乘之飞机於上午十一时抵峇六拜机场,前到机场欢迎者有南大梹委会委员,欢迎陈林筹委会委员,各界人士,以及中西报记者等约百人,其中包括南大梹委会主席团主任林连登,王景成,刘玉水,总务陈文炳,骆清泉,陈火炎,秘书叶笞痕,中华中学校长黎博士,锺灵校长汪永年,福建女中校长朱月华,伍瑞琴,林耀桩,谢丕雀,许锦亮,徐长生,骆荣萱,陈心和,王长源,蔡锡洪,戴国良,戴义卿,黄松波,曾厚水,黄春记(大山脚),骆葆亨,陈双福,许西亚,沈明经,林加扬,许伟乾,曾昭敬,星梹日报经理胡榆芳,主笔黄荫文硕士,光华日报经理谢生珍,曾守忠等。

  欢迎人士均先集中於安顺律树胶公会,出发时由梹委会主席团主任林连登及刘玉水之汽车前行,参加欢迎队伍汽车之前头,均张贴红底心形,插以火矩,中写「欢迎」字样之欢迎标语。

  近十一时,马空机由机场上空徐徐下降,梹南大主席林连登,刘玉水,王景成,财政李月樵,总务陈文炳五人及各报记者,均进入机场迎迓,其他欢迎人士,则在机场候机室外等侯。

  陈氏及林博士下机后与欢迎者一一握手为礼,旋相偕步出机场与在外之欢迎人士会晤,由南大梹城委会总务陈文炳氏一一为之介绍,嗣在机场全体摄影后,全体分乘五十余辆汽车下市区,参观红毛路林连登老先生大厦,旋赴树胶公会(南大梹城委会办事处)进午餐。

  记者招待会中,陈氏及林博士均以福建话发言。

  陈六使氏首先说话,他说:本人与林博士此行之第一个目的,乃系覆行今年十月四日在星洲举行之星马婆各地南大委员会代表大会之议决案,当时决定加强推动劝募基金,并着本人及林博士等同来联合邦一行,协助推动,使南大有充裕稳固之经济基础,而本人认为,南大梹委会同人,必有筹募基金之把握,而且已有相当成绩。

  陈氏说:南洋大学,非仅为华人而创办,亦为各族人士而创办,南大开办初期,自然注重中英文,惟逐渐亦将注重巫文及印文。

  陈氏说:创办南大之目的,乃在顺应世界潮流而培育人材。

  论及创办南大,陈氏指出称:我人不应以为政府既已建立马大於先,我人就无须建立南大於后,盖证诸美国,人民创办之大学,尤较政府创办者为多也。

  陈氏谓:本人此行,乃为星马学子而来,非为本人个人而来,总说一句,乃为建立南大及为星马青年而有此行。

  林语堂氏首先谓,彼本人近三十年来,不断遭受刺激,此为目见世界各国如日本等,日有进步,中国则否,日本所能制造之物品,中国则不能,此乃中国学术比不上人家所致。

  林氏说:连瀛洲氏到美国与本人会晤,谈及创办南大问题,本人以陈六使氏及其他华侨乃商人,竟有兴办大学之远见,即受其感动而来马。

  林氏论及一独立国家时,他说:一独立国家,其人民须有新智识及够水准之学术,始能管理国家大事,南大之创办,意即在此,创办南大,在准备训练管理国家之人材。

  招待记者会后,陈氏及林博士等,在南大梹委员随行之下,游览东方花园名胜。

  晚七时卅分,南大梹委会主席团正主任林连登氏,在其红毛路大厦,设宴为陈氏及林博士洗尘,被邀陪席者约百人,情殊热闹,翌日下午南大梹委会联合各侨团举行盛大欢迎会。

  南洋大学梹榔屿委员会联合各社团学校代表及各界人士,於十二月四日下午五时,假本屿安顺律树胶公会,举行欢迎南大执委会主席陈六使暨南大校长林语堂,参加社团学校二百余单位,代表四百余人,及各界人士近千人,情况殊盛。

  大会开始,首由主席林连登老先生致词,嗣陈六使(由黄奕欢代表),林语堂博士受邀致词,林博士曾以「巧妇难为无米炊」作譬喻,希望大家出钱出力,俾南大建校能够成功,并谓南大所聘教授均为第一流人材,必能成为一良好之大学,继后演说者有南大执委高德根,南大星委员林庆年,梹南大委会副主席刘玉水,刘玉水即席宣布捐献南大二十万元,并希望大家多多捐钱,拿出抗战时代献捐赈济祖国难民之热诚,献捐南大,刘氏词毕,演说者尚有梹南大委会秘书李焕文,锺中校长汪永年及韩中校长熊叔隆博士等,词均精彩动听,散会时已入夜七时半。

  陈六使氏今日在会中致词,详细阐述创办南大之宗旨,同时吁请全梹侨胞对南大作大力之支持,将来梹城需要创办大学时,新加坡民众亦必鼎力赞助之。

  主席林连登致词如下:

  陈六使主席,林语堂校长,和列位社团学校代表:

  今天我们抱着热烈的情绪,万分诚恳地来欢迎南洋大学主席陈六使先生,南洋大学校长林语堂博士和诸位南大委员,意义是非常重大的!

  陈六使先生是马来亚树胶界泰斗,事业广大,资力雄厚,久为大家所钦仰,而其眼光远大,抱负不凡,尤为大家所崇拜。去年首倡创办南洋大学,登高一呼,全马响应,一年余以来,陈六使先生大量地献出他的物质与精神使南大奠下初步的基础,这是尽人皆知的事实,无须本人再为介绍。

  今天陈六使先生,为着推动筹募南大基金,在百忙中放下他自己的商务,前来梹榔屿指导我们推动筹募的工作,这种公尔忘私的精神,更值得我们衷心的欢迎。

  林语堂博士是国际著名的学者,他曾经在国内外当过大学教授,久为我们所仰慕,这回受聘来长南大,相信他会十足了解陈六使先生创办南大的主旨,同时也会大体了解全马侨胞拥护南大的愿望——他们的宗旨和愿望,就是用纯教育的点观,来培养华侨子弟,使下一代青年,有足够的人才联合马来亚各民族共同为着马来亚的独立建国工作而努力,这个主旨和愿望,无疑地也就是林语堂博士将来用为办理南大的方针,我们在此抱着无穷的希望,来欢迎林语堂博士。

  我梹榔屿南大委员和各社团学校代表们,我们今天荷蒙陈六使先生,林语堂博士,光临指教,我们更要负起责任,加紧推动筹募南大基金的工作,从各方面不断的做去,俗语说:「骆驼能负千斤,蚂蚁也会拖动一粒」,这麽一来,聚土便可成山,南大基金,就会日益充裕。

  本人这把年纪,能够亲眼看见南洋大学的成立,庆幸着历史写下新页,瞻望着学府美丽远景,心中感到无限快慰,因受着陈六使先生的感动尽我自己之力捐出多少,献给南大,这亦不过是大海之一细流,原不敢以此自满,同时也很希本区殷实人士,能够像许多劳动者自动捐献的热心,大家慷慨解囊,踊跃输将,才不负陈六使先生,林语堂博士今天光临指教的真诚与期望!而今天这个富有历史性的欢迎大会,也就更加有了意义。

  李焕文演词:

主席,诸位来宾,各社团学校代表:

  兄弟刚才聆听林连登主席,陈六使主席,林语堂博士演讲之后,心里非常感动,觉得陈六使主席与林连登主席关怀和赞助华人教育的热诚与伟大,使吾人万分钦佩,而林博士对南大的宏筹伟划,也深为吾人折服。

  如所周知,陈六使主席等此次莅梹,是为推动筹募南大建校基金而来的,首先已得到林连登主席献捐五十万元,我相信梹城热心教育的人还很多,必能继林主席之后,踊跃捐输,而不致有失陈六使主席的期望。

  一年多以来,梹城的筹募南大建校基金和徵求南大会员工作,虽无很大成就,然却相当普遍,过去兄弟曾参加过三十多次义演和义卖,每次看见一般劳动界和学生们为响应陈六使先生倡办南大的号召,出钱出力,奔走呼吁,其拥护南大建立的真诚,和工作的热情,确使我无限感奋与敬佩。他们这麽热爱南大,无疑的,并不希望他们的子弟将来进入南大攻读,而是受了陈六使先生的感召,并且认识到创办南大是为提高海外华人文化地位与教育水准的重要性,他们也应该尽一点应尽的责任而已。虽然如此,难道贫寒的华人子弟,就无机会进入南大吗?不,我记得当林语堂校长初抵星时,经已在报上宣布,将来的南大,将成为平民化的大学,对於贫寒的学生,将设法容纳,兄弟听到这个好消息,心里非常高兴,觉得这样的大学,才是全马华人所需要的大学,现在,我希望林校长於再举行各院长会议时,对於优待贫寒学生的办法,及早制定公布,这不但家境清寒的中学生有莫大的鼓励,且能获得华人大众广大的同情,因为我们南洋大学的经济,是需要他们继续不断的支持的。

  最后我们恭祝

  南洋大学早日成功,爱护南大人士继续努力!

  南大执委会主席陈六使在梹欢迎会演词如下:

主席,各位先生,诸位侨胞:

  今天本人和林校长,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会长,南大委员等蒙梹城南大委员会函邀前来访问,得到盛意招待和欢迎,衷心深表感谢,这次吾人联袂访问梹城与各界侨胞见面,是遵照南洋大学星马婆各地委员会代表於本年十月四日在新加坡举行第二届大会之决议案,同时希望早日完成为南洋大学募得充裕建校基金之目的,因为南洋大学校长院长教授均已聘定,建校工程积极进行,可谓万物俱备,只欠东风而已,本人於新加坡居住数十年从未出门向人募捐,而今日访梹,固然不是专门向诸位劝募而来,但南大各地委员会第二届代表大会经决定劝募南大基金,梹城民众热心社会教育事业素不后人,此次发动劝募南大基金,当有非常可观之收获也。

  本人趁今天好机会,愿将南洋大学创校经过作简略之阐述以为各界侨胞告,犹忆自去年倡议之后,曾先后与当地政府接洽,本人与政府首长谈商,当时政府认为英国开办大学之情形多以扩充发展一间大学为原则,而於各处设分校,因此政府虽无表示反对南大之创办,然有意将华人创办之大学附属於马来亚大学,无须另设一大学,吾人明白南洋大学创办之目的,并不是欲与政府创办之马来亚大学竞相拉拢学生,但系为地方竞争培养人才,南大将以最节省之开费造就大量人才为本邦之建设服务,与马大之目的可谓殊途同归。

  南洋大学於最近三数年内第一期建校工程,包括图书馆,文理工商三学院,校长院长教授与学生宿舍等全部建筑完成,足以容纳二三千名学生,预算需费三百万元,而图书仪器设备,均购置现代化且适用者,其费用需相当数目,至於第二三期之发展计划,亦大致拟就,惟今后之逐渐扩充须视学生人数而定,总之南洋大学之宗旨,质量将同时兼重,并以节省经济为原则造就大量有用之人才。将来学费之数额胥赖全马民众出钱出力之程度而定,如经费充裕,学费当然减收俾嘉惠万千学子,若星马民众未作最大之努力热烈捐献,则南大将来之收费可能与当地之大学或世界各国之大学相同,今办大学者仅建筑费动辄需用数千万元或万万元,当然吾人创办南大,数百万元可,数千万元亦可,数万万元亦无不可,如今吾人有相当把握,一切费用并非如天文数学之预算者,南洋大学将来是否成为优秀学府,唯赖星马全体民众出钱出力,共同负责发挥伟大之力量,吾人有坚强信念,保证南大必办得有声有色,星马民众当能见到华文高等教育之成果。

  星马华人向来刻苦奋斗,近数十年来各种事业均有相当成绩,诸如社会慈善文化教育事业莫不共同协力赞助而有今日之成果,至於华人於星马商业得有今日之地位,亦系克勤克俭奋斗得来,但吾人宜自我反省,世界事物永远循环变化,过去出钱出力为公益教育事业与平时不热心赞助公益教育事业者,其结果仍然相同,并不是富有者对社会公益致力赞助,结果会减少财富而对社会公益不出钱办理者就能永远是富翁,是以吾人应以此为前车之鉴,富有者尤应对社会公益教育慈善事业出力出钱,热烈赞助,何况世界潮流变化莫测,腰缠万贯身藏万金是福是祸实不得而知,所以本人深望富有之民众,人人以教育为重,尽力慨捐钜款,实际赞助,而贫穷者则宜克勤克俭努力奋斗冀将来有发达之日,共同为赞助教育而努力,以办理教育为吾人第一要务。

  今天本人愿藉此难得机会吁请全梹侨胞今后对南洋大学作大力之支持,虽然南洋大学之创办在星马历史上是空前盛事,惟本人认此实属平常,因为本人觉得卅年前新加坡首先创办华侨中学开风气之先,梹城继创办锺灵中学於后,其成绩优良蔚为全马第一学府,卅年后之今日星马各地中学林立,当时受中学教育者远较今日攻读大学之人数为少,马来亚华人目下为数三百余万,三二十年后,或有千万,目前在新加坡创办南洋大学,将来人口增加,为应地方之需要,梹城亦可能创设规模宏伟之大学,当须要新加坡民众鼎力赞助时,一样会得到热烈之支持,总之,南洋大学之创办犹如数十年前办中学之困难,不过星马各地民众共同努力一致支持,南大将有非常美丽光明之远景。

  南大梹委会副主席刘玉水氏,在大会中宣布献捐南大廿万元,并呼吁同侨以抗战时代之精神,来建立南大,刘氏致词如下:

  兄弟眼见本日大会之盛况,衷心深表欣忭,以南大委会星洲诸公更不惮跋涉,为南大奔走筹款,出钱出力,更值吾人之钦佩,兄弟忝属主人,在此盛会中自不能缄口默言,吾人既知南大创校,志在必成,人材与钱财自能相辅并进,当毋作「只欠东风」与「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而过虑,观乎全马侨众上下一致齐心协力,慷慨输将之热诚,相信两项难题,自可必底於成者。

  早间,高德根先生曾言,以星洲位居兄长,梹城乃属弟辈,兄弟有如手足,倘同气连枝容纳起来,自必有极佳之成绩表现,以本日会场空气之浓厚融洽,兄弟敢以此请诸君稍安毋燥,容加剖释之。

  吾人所躭心「尚欠东风」一节,自能聘到贤才有如诸葛亮者,林校长驰誉国际文坛,其高瞻远瞩,当可比拟武侯再世,求贤得贤,此为南大之福,当无容再使吾人躭虑者。

  余复在此更欲请林校长不担心「无米之炊」,良以星梹两地侨众有如手足之密契,共同负起责任,自可筹措更多基金,正如林校长所谓中国人自有中国人之办法,诚哉斯言。回忆抗战时期,全马同侨分作十数区域进行筹款,成绩斐然,强凌如暴日者,卒为吾侨众志成城所击倒,足徵万众一心,即系无穷力量,今日敌倭已告萎败,而吾华人地位,仍然彷徨歧路,啼笑皆非,考其因素,皆系缺乏智识所使然,今日吾人仍应如过去筹赈之热诚,共同支持南大,而南大提高莘莘学子之智识水准,则今后华人地位,当必藉此改观无疑。

  南大既聘得贤能之校长,将来对办学之成就,自必良佳,而所造就之学生亦当尽成社会国家栋梁之材,益信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之至义也。

  本日大会之完满举行,在座诸君务必负起此种支持南大之神圣任务,毋仅徒听演说,鼓掌欢呼而已,反之,即应以实际行动表现出钱出力始无负生为帝胄之一员,梹城山水甲於全马亦正象徵本屿同侨,不论贫富,不分阶级,均有办法以支持完成此种时代之使命,观乎本屿小贩商人沭雨栉风,出钱出力,所筹得南大基金为数不下卅万元,此足以表现大众人士之热心,而更可引为全梹华人之楷模,尚望富有者,更须倍加慷慨解囊捐助,兄弟谨此,吁请全梹同侨,各尽其所能,为南大输将,推之如本邦其他各地人士,均肩起此种责任,则聚沙成塔,南大基础可望稳固,为后一代子弟培育英才,将来地方人材辈出,此非独地方上之荣幸,凡海内外华人,亦均与有荣焉。

陈氏勉怡保侨众努力

  为积极推动侨胞对南大之捐助,南大执委会主席陈六使,校长林语堂偕同南大委员高德根,连瀛洲,黄奕欢,林庆年,郭珊瑚,星洲日报总经理胡资周及星加坡三间华文报之特派记者等一行十二人,於十二月五日晨九时多由梹城乘马空机抵达怡保,前往机场迎迓者,计有南大吡分会主席刘伯群及王振相,锺森,胡曰皆,白成根,黄健臣,胡家濂,张方,白仰峰等约二百余人,情形极盛。

  陈六使是日身着西装,手执「士的」,而林博士则身穿夏威夷装:口含烟斗,彼等一行人步出机场时,乃与欢迎者一一握手,旋被迎迓至怡保乐林俱乐部休息,上午十时半,全体便赴怡保崇侨银行之宴会。

  全吡叻侨团个人之联合欢迎大会,乃于是日下午一时假江沙路育才中学礼堂举行,到会达五百人之众,一堂济济,情殊热烈。

  时届,陈六使,林博士等一行人,在刘伯群,白成根,王振相,锺森,胡曰皆等陪同下入礼堂,欢迎大会之仪式乃告开始,由李报之司仪,行礼如仪毕,即由欢迎大会主席刘伯群致词,继请南大主席陈六使致词。

  陈氏谓,今天本人及林校长暨星洲中华总商会会长南大执委等前来吡叻,能够与各位见面,殊感荣幸,今天蒙各位设此盛大欢迎会,实不敢当,本人认为应将此欢迎会改为恭祝南大成功之大会较佳,因为本人系社会之公仆,不值得欢迎也。

  陈氏谓,政府是吾人之公仆,而在社会服务的人即为社会之公仆,吾人斥资办大学,即为尽了做社会公仆的责任,南大之宗旨,谅为各位所明白,故余希望各位能够本此宗旨及目标而共同努力。

  陈氏谓南大本应在数年前即发起创办者,但一直拖展至去年始发起,同时并意外获得星马人士一致之拥护,本人系一位小学还未毕业的人,现为一普通之商人,而且系一位左手来钱右手去钱的人,对南大实不敢说是发起创办,何况本人非系一极为富有的人,不过当此议提出时,获得许多人之热烈响应,故只好负起是项责任,但这种责任乃非本人之力所能为者,必须星马三百多万华人共同努力始能成功。

  陈氏继谓,南大系需要各位帮忙的,在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之下,南大建校必然成功,虽然有人说,吾人之子孙乃系无资格进入南大者,对此吾希望勿作此想,因为今日你的子弟不能入大学,将来说不定可能入,何况帮助他人乃即帮助自己,帮助南大即系帮助吾人之子孙。

  陈氏谓,社会系日益进步的,吾人若不自求进步,则必落后。

  陈氏除盛赞我华人祖先在本邦之贡献外,并谓由於吾人祖先过去已出钱出力,始奠定吾人今日之基础,故吾人亦应继续努力,而吾本人有如上述乃为社会之公仆,故为社会而服务乃吾之本份。

  陈氏词毕,即请林语堂博士致词,其大意谓,此次初次来马来亚,且又初次与各位见面,实感愉快,在本邦目前之环境里,竟有眼光远大的侨领出而举办小学而中学而大学,实属难得。

  南大之成立系有其深长意义的,不但培养华侨之子弟,且对马来亚未来之独立,有所裨助,创办南大,在远的方面而言,乃系治本,具有深长意义,即是在此环境中,如何使到华人能继续生存。

  林博士继谓:中华文化有五千多年的历史,有者国家曾经灭亡,中国不致灭亡而能继续存在,实有其秘诀,这是中国人有一健全的适应的方法,也即系忍耐,宽容,忠实及不屈不挠的精神。

  林氏并谓中国人有好处也有坏处,所指之坏处,即是过去被人所指之一盘散沙,但目前华人已经觉悟,在余抵马后,即曾体触到华侨已有团结之组织,这实为一良好之现象,余希望全体侨胞在一致之目标下,为万世百代之子孙而努力。

  林氏词毕继演说者复有连瀛洲,黄奕欢,及南大吡分会之王振相,赖甲贵等,最后由大会总务张方报告筹备欢迎会之经过后,乃告散会。

  又同日晚八时吡叻华侨复假吡叻中华总商会礼堂欢宴陈六使及林语堂等,参加者达二百余人之众,情况极盛,刘伯群在会中捐献二万元。

  刘伯群致词谓:今天是吡叻侨胞在中华大会堂欢迎陈六使先生及林语堂博士大会,同时亦系欢迎高德根,连瀛洲,黄奕欢,林庆年,郭珊瑚等各位先生之前来怡保。

  大家知道这许多位先生均系热心社会公益的人士,对於南洋大学更属出钱出力,尤其是陈六使先生及林语堂博士其伟大的表现,更使我们感到钦佩,因为陈六使先生所做的事,系做人之所未做,像创办南洋大学,自己一个人捐资五百万元,是谁人敢去做呢?在马来亚只有陈先生敢去做,所以我们该为他的所做是做人所未做,亦非寻常人所敢做,故此实为伟大。

  至於林博士之伟大,可以说是能人之所不能,林博士系中国人,他能够用英文写作有「吾国与吾民」「生活的艺术」等英文书本风行欧美,使外国人对中国起了一种新的认识,为中国在世界上奠下光荣不少,林博士这种伟大,令我们起了无限钦敬,今次来马长教南大,我们预想南大的前途一定是光辉灿烂的。

  吡叻侨胞幸福得很!今天得这两位伟大的人物光临怡保,把他们对南大那一种伟大精神,散播在於吡叻社会之上,使吡叻侨胞追踪陈先生,林博士的伟大,将来同样的造福於华文教育。

雪兰莪各界踊跃捐输以迎

  南大执委会主席陈六使氏及林语堂,暨南大重要职员连瀛洲,黄奕欢,高德根,郭珊瑚,林庆年,及星洲日报总经理胡资周君等一行人,四五年十二月六日晨由怡保飞抵吉隆坡,南大雪州委员会为尽地主之谊,特於十二时许假此间中华大会堂举行盛大茶会,藉表欢迎,到有南大雪州委员会各位委员,一百零六个单位侨团代表,及个人等,约二百余人,济济一堂,情况颇为热烈。

  本坡潮籍闻侨,郑绵发(双麒辚)酒庄主人郑则民君即席宣布以该酒庄名义慨捐十万元为南大基金(分十年缴清),为联合邦首府方面开出第一炮,此项消息宣布之后,全场立即报以热烈的掌声。

  郑君在语简意长的演词中,呼吁本坡有钱的人拿出良心来,以实际行动去支持南大的建设。

  南大雪州委员会主席洪启读君致词,指出建设南大的美丽远景,一定要我们大家出钱出力,加紧努力,才能实现的。

  继之由陈六使君,林校长,及连瀛洲君等演说。

  洪启读致词:

诸位来宾:

  今天南洋大学执行委员会主席陈六使先生及校长林语堂博士暨执行委员诸同仁惠然光临,本州华人觉得非常荣幸。

  马来亚华人创办的教育,面临危机,这是大家所共喻的现实,在目前星马青年到了高中毕业的阶段,就发生着走头无路,苦闷彷徨,侵袭着每个青年学子的心坎里,这种影响青年学子的求进前程,是非常可惜的。

  陈六使先生抱起勇敢无畏的精神,毅然决定倡办南洋大学,这一呼声,马上获得广大人士同情和支持,我们看看南洋大学的美丽远景,确实是灿烂光辉无匹的,但是美丽远景,需要全马华人一条心,团结一致,出钱出力,才以可获致的,南大的成功,还是需要大家负起艰钜的责任,共赴事功,才可以得到辉煌美满的成果,这是要大家共同努力迈进去完成神圣教育的伟大使命。

  南大得到林语堂博士长校,将来对吾华人教育,自能发挥其抱负,多多培养青年子弟,使其人才辈出,为社会人群而服务,为南洋树立一种新风气,敬祝南大成功,各位健康。

  陈六使君在致词中,对忘本的华人议员竟赞成通过国民教育法令,予以有力的抨击。

  他说:在该法令的规定下,政府的政策是在华校侧重教授英巫文,既然侧重英巫文的教授,中文当然是没有地位了,据报章所载,该法令的施行,并非政府强迫性的措施,而是华人议员本身赞成通过,况且据本人所知,英政府在马的统治相当贤明,我们可以说,此种议员就是忘本,好在此种忘本的议员毕竟是极少数,本邦的侨胞,尤其是吉隆坡及雪州的侨胞,绝对多数都有清楚的认识,文化水准也很高,他们一定会给予南大建设计划以有力的支持。

  陈君首先说:「今天余本人,林校长,及南大执委会各位职员到吉隆坡,有机会与此地侨胞聚首一堂,内心甚感愉快。」

  继称:目前南大校长,各院院长,及教授等已经聘定,而校舍之建筑计划,亦已积极进行中,相信星马侨胞子弟在最近的将来即有受高等教育的机会。

  南大为特别注重中国的文化,但在目前世界潮流的趋势下,一个人不但要受本国文化的薰陶,也要学习他国的文化,因此,南大不但将注重中国的文化,同时也要注意他国的文化,尤其是在马来亚的环境下,中国人不但要认识中国字,要读中国书,而且要念英文,正因为此故,将来南大有力量时,将加设巫文及印文学院,但是要办一间像样的大学并非易事,比较办一百间中学还要困难。

  目前马来亚华校的师资非常缺乏,中国方面的教师不能南来,而当地又缺乏训练师资的措施,这个问题确实非常严重,华校师资缺乏的问题如不能解决,则不必等待他人来消灭华文教育,将来我们的教育自然而然就会被淘汰了,师资就好像是种子,我们必须有立足的种子,系播出去后才能有大大的收获,职是之故,将来南大首项要务,就是开办师资训练学院。

  吉隆坡是联合邦的首府,此地侨胞的文化水准比他处为高,侨胞的资力,一般说来,也比别州为雄厚。谈起维护与发扬我华人文化教育一层,问题是在乎我们要不要做?

  现在我们开办南大,一定要把它办得有声有色,而且一定要有很多的钱,大家都知道,办大学是要花很多钱的,拿马大的情形来说,去年马大在建筑等方面的开销,便达到一亿四千万元之钜,学生数如达到二三千名,政府每年津贴需一千余万元。

  星马侨胞们都以马来亚为家乡,在过去我们称呼自己做侨,但是现在我们是以马来亚为第一家乡了。

  现在中国大陆及台湾的各方面人材济济,已有过剩现象,马来亚的人材回去中国大陆或台湾,不但无甚需要,反而成为一个负担,所以,我们既然以本邦为家乡,便要在此地经营,既然要在当地经营,便需要有多方面的人材,而在教育方面,便应该有由小学,中学,及大学的整个系统。

  我们华人在本邦既需尽义务,便要争取应有的权利。如果我们不争取华人应有的地位与权利。暹罗,印尼,及菲律宾等国华人不能立足,便是一个例,所以,星马侨胞们应该为此事奋斗,热烈支持南大。

  林语堂博士操国语演讲,他引用越王勾践「十年生聚,十年教训」的故事,说明统治者要以消灭教育之手段,去达到使被统治民族灭亡之目的,是必然归於失败的。

  联合邦的情形与星洲不同,早在一九五二年即已通过排斥华文教育地位的教育法令,而目前联合邦当局又正在推行「蚕食」华校的新计划,在此时此地,林博士之上述言论,似乎颇能引起听众的共鸣。

  当他讲完越王勾践以「十年生聚,十年教训」的方法,而使吴王所推行之「国民教育计划」归於失败的故事后,不少听众曾报以热烈的掌声。

  林博士说:今天是他初次到联合邦首府,一切印象都很新鲜,他本来很喜欢旅行,亲察各地居民的生活习惯,及风俗等,此地的侨胞,不论是广东人,福建人,潮洲人,或琼州人等,都快快乐乐的住在一块儿,这件事使他非常注意,因为时间所限,他不能长谈,但有一句话要跟大家说,那就是,开办南大的主要目的,是培养人材。

  博士说,最近常听到有人引述「十年生聚,十年教训」的古语,我们要造就后一代的人材,不但要有「十年生聚」,而且要有「十年教训」的精神。

  关於马来亚侨胞的人口,相信在十年前一定没有目前这样多,而十年后也一定比现在多,关於「十年生聚」一层,不管我们提倡不提倡这种精神,我们中国人总会生聚,人口总会增加多的,说到十年教训一层,便要提及春秋左传里头的一段故事,在吴王夫差与越王勾践展开斗争时期,苏州出了一个绝代伟人——西施,这件事是许多人都知道得很清楚的,我们也知道孔子在六七十岁之时,吴国的兵曾打到他的家乡,有关美人西施的故事,情节很妙,故事动人,是大家知道得很清楚的,但是关於越国如何到头来灭掉吴国的故事,也很有意义,先是吴国灭掉越国,后来越国反而灭掉吴国,这一来,吴国就完蛋了。

  当时,吴王先打败越王勾践,把越王押到苏州去,但不杀死他,故意侮辱他,命令他养马,但是越王一心要报仇,对这种侮辱忍受下来,此外,吴王还要强迫越王及其臣民学吴国话,越王也接受了,可是吴王反而害怕了,因为越王及其臣民虽然讲吴国话,但是越人家乡办了许多学校,都是讲越人自己的家乡话,吴王还要办国民教育,饬令越国的小孩子学习吴国文,可是越王办了很多私立与公立学校,吴王办国民学校,不许越国青年讲越语,就等於不许广东人讲广东话。

  至此,越王已忍无可忍了,他对吴王说,「你可以杀我的头,但是我对这点绝对不能办」,结果,吴王的国民学校失败了(掌声)可是,越王此种抵抗的办法,祗不过是消极的,除了消极的抵抗外,还应有积极的办法,越国除了不办国民学校外,还开办了许多学校,教授越国语文,结果,在十年后,越国不但未被消灭,反而把吴国灭掉了。

  连瀛洲君操粤语说,刚才陈六使君提及,联合邦方面因为若干华人领袖不小心之故,竟然赞成通过不利於华文教育的国民教育法令,这是非常不幸的,但是世界上的事情,不平则鸣;目前联合邦的国民教育政策虽然已通过施行,但希望大众忍耐,继续为争取华文教育的地位而努力,务使有数千年悠久历史的中国文化加入国民学校内。

  我们华人对於早年马来亚的开辟,有重大的贡献,政府的教育政策,竟不承认华文之地位,是没有道理的,星洲的侨胞一定将追随联合邦侨胞之后,为争取此事而继续努力,但是我们要争取华文教育的地位,便首先要搞好华文教育本身的。

  连君最后说,梹城南大委员会负责人曾予保证,梹城的募捐成绩,可以达到二百万元,至少一百五十万元,雪州有钱的人比较多,相信募捐的成绩一定会达到三四百万元。

  陈林两氏及南大执委会委员是日在隆酬酢甚忙,其行程如下:上午八时四十五分左右抵隆,十时四十五分谒廖光汉君,十一时半参加南大雪州委员会招待茶会,下午一时半赴皇楼与钦差大臣共进午餐,下午二时半谒张郁才与刘西蝶,四时参加陈氏书院茶会,四时半参加教师公会茶会,七时至九时半参加南大雪州委员会之鸡尾酒会,十时半参加首都别墅宴会。

  陈六使林语堂此次赴隆,劝募之南大捐款成绩共获得三十七万七千元,献捐者之芳名及款额如下:郑则民十万元,刘西蝶五万元,张郁才三万元,洪启读二万元,张敬文五千元,黄和先建筑公司五千元,尹鸿慧二千元,雪彭树胶公会会员十六万五千元,其中美盛公司五万元,李延年五万元,维诚有限公司二万元,万源公司林芙蓉一万元,南昌公司三千元,万利栈有限公司五千元,丰裕公司二千元,成公司二千元,福兴有限公司三千元,谢有吉三千元,天生有限公司二千元,源茂一千元,义丰公司一千元,同益公司一千元,新益裕一千元,德美有限公司一千元,陈温金一千元,义成公司一千元,新长春一千元,文冬裕丰栈三千元,文冬万利一千元,文冬丰隆一千元,劳勿锦美一千元,加影同德公司二千元,加影同昌公司一千元,加影永盛公司一千元,加影丰成公司一千元,雪彭树胶公会本身五千元。

联合邦华校教总欢迎

  联合邦华校教总,吉隆坡及巴生滨海区华校教师公会联合欢迎南大执委会主席陈六使氏及校长林语堂博士之茶会,十二月六日下午四时余假吉隆坡精武体育会举行,到有吉隆坡与巴生华校同仁六百余名,情况甚为热烈。

  教总主席林连玉君在致词中,对南大提出了一个希望和一个要求,他希望南大成为本邦华文教育的司令塔,他的要求是,南大应先开办华文师资深造班,以解决本邦华校师资的缺乏,兹将林连玉君及陈六使君演词全文录后:

  林连玉致词:今天我们联合邦华校教师会总会和吉隆坡华校教师公会巴生海滨华校教师公会举行这个不成敬意的茶会来欢迎南大执委会主席陈六使先生和南大校长林语堂博士,有一层很深刻的意义,到底这意义是什麽呢?就是欢迎南大的成立,把我们华人在海外的文化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南大所负的使命在南大创校的宣言中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我们可以不必多谈,怎样把南大办理得好,林语堂博士自有把握,我们也不敢班门弄斧,所以在这个欢迎会上,大师在前,我们大有「观於海者难为水」的感觉,实在开口不得的。

  不过,我国古语说「野人献曝」,见解虽然不高,也是一点诚心,因此在这麽难得的机会中,我要提出一个希望和一个要求。

  我的希望是什麽呢?就是希望南洋大学成为马来亚华文教育精神上的「司令塔」,发挥领导与指挥的作用,大家都知道,我们马来亚的华人,自力兴学已有五十年的历史了,到现在建设一千多校,教育三十多万的儿童,便是联合国的会员国中也有比我们不上的,这是我们可以向世人夸耀的地方,但是我们各自为政,好像一盘散沙一样,大家都在冥行索途之中,没有共同的步骤,这是最大的缺点,现在南大成立了,我们希望他不单是只顾自身办理得完善,培养一批好人才而已,应当分出一部份精力来领导全马的华文教育朝向更新式,更合当地需要的途上走去。譬如我们的学制,课程,教材,与教学法等等,应当如何改善,才会发挥更高度的作用,成为马来型的文化,希望南洋大学不光是拿来作书院式的研究而已,应当切实寻求在马来亚可以实施的方案。

  我们的要求是什麽呢?就是希望南洋大学明年最先开办师资深造班,谁都知道现在马来亚,华文中学的师资,已经缺乏到无法解决的地步了,外地的师资不能进来当地又不曾设法培养,有的中学引用高中毕业生,充当初中教师,有的中学任教师兼课,每周授课三四十节,像这种现象真是令人为华文教育前途大抱杞忧,今年我们教总曾向联合邦政府请求开办华文师资深造班,可是竟被政府搁在一边,现在南大成立了,我们敢要求南大就明年起先办一两班华文师资深造班,招收高中毕业生给予两年专门的训练,以应全马各华文中学燃眉的需要,不然就会远水救不得近火了。

  这次陈林两氏来此,目的是促请侨胞出钱,教师们没有钱,只能以热诚拥护创办南大,侨胞对南大创办之响应虽甚热烈,惟出钱之数目很少,由此可看出一项原则,即捐钱困难花钱容易,希望南大当局,抱中国人吃苦耐劳的精神,以最少钱办最好的大学。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也不多谈了,最后我谨代表全联合邦华文教育界对於南大诸执委及南大校长那种为南大宣劳的精神致崇高的敬意。

  陈六使氏在华教总欢迎会会中致词说:我来到此地之后,跟朋友谈话中,听到此地有一位爱护华文教育的领导者,他就是林连玉先生。同时我在报上常常看到林先生对於华文教育的伟论非常正确,非常合理,所以我的内心很快慰。林先生对於华文教育的维护和发扬如此努力,我相信华人文化是不会被消灭的,我又打听得很清楚有些华人议员出卖华文教育,这种人就是出卖了祖宗,出卖了灵魂,数典亡祖,林先生以大无畏的精神去干维护中华文化的工作,是兄弟所钦佩的,我在新加坡的时候,曾与坡督谈华文教育问题,他表示政府在原则上对各地各民族教育是平等对待,绝对无意消灭任何文化,我认为政府既然对於英巫印文学校负责任,对於华校亦应该负责任,根据我所知道的,和在报上所看到的,政府通过一九五二年教育法令,是由华人议员附议通过的,这道法令是对於华校不利的,因为国民学校注重教授英巫文,华文就没有地位,不过我敢相信,贤明的英政府不会有这种意思,而一定是有忘本的华人议员所干的事。

  目前联合邦华文教育问题在林先生领导下大家应该支持教总公正的主张,向政府提出交涉,政府如不修改,我们可向英殖民部控诉,这个地方是英政府保护地,当然应该有合情合理的处置,否则我们还要向联合国文教机构申诉。

雪高中同学会希望南大平民化

  雪州高中同学会十二月六日致函南大校长林语堂,对南大提出六点希望,这信是由该会代表李电子在华校教师公会欢迎林氏茶会上交给林氏,以下为信内所提出之六点希望:

  (一)南大之创办,拥护最澈底,在精神上表现最伟大的,就是星马广大的劳苦阶级,他们为南大义踏,义驶,义演,义卖种种伟大行动,已在全马各地热烈表现出来,由此我们想到南大第一要做到的就是平民化。

  (二)南大纯粹是学术之宫,并不是少数野心家在政治上斗争的堡垒。关于这点,南大执委会主席陈六使在去年五月间,曾经发表过,南大将来聘请之校长,院长,教授,讲师,助教,甚至於校役与所收容之学生,需绝对没有政治色彩,而校长本身在今年初也讲过,南大不容许校中有任何党派存在,希望二位先生,能牢记自己讲过的话,紧握方针,为教育而教育,任何人如果企图使南大变质,决不会得到我们三百多万华人的原谅与容忍。

  (三)南大是我们华人创办的,是应华人的需要而产生的,因此南大应注重华人,在教学上须以华语为主要媒介。

  (四)星马各地华校中学普遍闹教师荒,建议南大应开办师资深造班,在最短期间内,造就一批中学教员,供应星马各地中学之需。

  (五)现在星马各地高中生,多有可能成为先生未来的门徒,所以应该多多与他们接触联络,从而了解他们的思想意志,这对于南大未来行政以及个人办学,都有很大裨益与方便。

  (六)南大现刚着手兴办,摆在前面的是一项艰巨的工作,有待南大当事人切切实实去做,所以希望,先生以实际的行动向世人表现。对于无关宏旨的问题以及非必要的言论,最好少发表,以免授人以把柄,使南大进展有任何阻碍。最后,我们要强调一点,南大是属於三百多万华人的,是由广大的人民的血汗建成的,并不是某一部份人的私产,所以凡学校行政设备与方针等,都要以群众的意见为贵,而不可置民意於高阁,孤行寡断,致使南大与广大群众脱了节。

陈氏一行任务圆满返星

  南洋大学执行委员会主席陈六使氏,校长林语堂博士暨委员高德根,连瀛洲,黄奕欢,林庆年,郭珊瑚诸氏,于五四年十二月三日出发马来亚联合邦,先后到梹城,怡保,及吉隆坡访问南大委员会及侨界人士,协助策划劝募南大基金,经五日奔劳,於十二月七日上午由吉隆坡搭机返抵星洲,此行旨在协助各地南大委会策划筹募南大基金,俾有充裕经济,沿途得到各地侨界盛大欢迎,纷以实际行动,宣布捐献钜款支持最高学府,但今后尚将认真切实广泛展开劝募工作,来日之成绩必更可观,陈氏等一行于本月三四两日访问梹城,五日访问怡保,六日访问吉隆坡,在梹城时,除林连登氏先两日宣布捐献五十万元为南大图书馆建筑费外,刘玉水氏亦在欢迎大会捐献廿万元,其他尚未宣布者亦有数十万元,佳讯不日即将传来,梹方预定初期目标,能募到一百五十万至二百万元,怡保方面刘伯群氏在欢迎会中捐献二万元,其他有已出钱者尚将继续再出,未出钱者今后亦将出钱,以太平一地而言,已拟捐出之款达数十万,不久亦将有更好消息报告,吉隆坡侨界亦甚热烈,在陈林等氏逗留一日期间,捐款达卅八万余元,今后当必更有佳音传报,陈林诸氏此行,在振奋人心之意义上言,已获得极大收获。

  陈六使氏返星后向记者发表其观感称,此次吾人前往梹怡隆各地访问,乃为南大而行,目的在协助南大各地委员会策划劝募南大基金,报告创办南大情形,及勉励同胞,并非专门为募捐而往,途中虽有热烈捐款情形,但今后工作认真展开后,其热烈情形当更可观,此行所至各地,各界人士不论男女老幼精神一致,拥护南大,各地对吾人之欢迎实系欢迎南大而非欢迎个人,热诚流露,感人极深,以梹城而言,继林连登老先生之后,刘玉水先生捐二十万,其他欲捐数万钜款者,虽未宣布,实大有其人,此事尚在加紧扩大中,将来成绩之佳,乃可想像者,怡保之行,吾人看到全霹雳侨团代表集中参加欢迎会,精神一致,情绪热烈,捐献工作,亦在积极联络推动中,观乎欢迎宴会中之情形,有痛饮至醉者,可知大家情绪兴奋,将来捐献大有成绩,乃可预言,至於吉隆坡情形亦甚动人,一日之间自动捐献达三四十万,有钱者尚多,将来南大之收获实无可限量,总之,各地侨胞所表现之好现象,吾人将永志不忘,并为南大贺。

  陈氏称,尤其使本人感觉愉快者,乃联合邦华校教师总会暨吉隆坡巴生教师公会之联合欢迎会,场面伟大,本人见教育界人士之精神蓬勃步伐划一情形,深足使人钦佩,本人知渠等皆极关心华文教育之前途,特致赞扬及勉励全力坚决拥护。教总林连玉先生,极为兴奋,余知为华文教育前途争取合理存在,政府必同情也。

  高德根,连瀛洲,黄奕欢,林庆年,郭珊瑚诸氏对此行亦有极好印象,皆指出各地热烈欢迎,实表示拥护南大有无比之热诚,使人感动无已,各地皆有自动捐献南大基金,成绩相当可观,但此后更认真展开工作,收获一定更大。

(录自《南洋大学创校史》第十四章,1956年,121页。)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3年09月12日首版 Created on September 12, 2013
2014年06月28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June 28,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