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世界青年为南大欢呼

── 南洋大学创校史 ──


(按):五十年代,马来亚包括现在的西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属于英国殖民地。当时,许多华人抱有侨居心理。现今,两国都已经独立。因此,文中有“侨”字的词语,都应该作“华人”解。

陈六使公宴世青大会代表

  南洋大学执委会主席陈六使,以世界各国青年代表数百人会集本坡,连日举行第二届世青大会,为加强友谊及宣扬中华文化及阐述创办南大宗旨计,特於八月廿二晚八时半,在市政府大厦前举行盛大宴会,藉表欢迎世青代表,同时广邀当地军政显要,各国领事,立委,市委,各民族名流,侨界闻人,莅临参加,星马南大会员,暨支持南大之二百余侨团代表陪席,参与者约三千人,筵开二百七十席。

  陈氏此次主持之三千人大宴会,为星马空前大规模之盛举,富有辉煌之历史意义,公宴地点搭三列广敞棚所,布置精雅,灯光如同白昼,更缀以五颜六色之电炬,华光灿耀,益增彩丽,数百旗帜高飘空际,迎风招展,瑰丽堂皇之中国式门楼拱立康诺道旁入口处,光洋铜乐队高奏雄壮乐曲,场面更呈庄严隆重。

  是晚天气清朗,夜暮低垂时节,市政府周围各要道汽车衔接不断,交通当局采临时措施,虽途为之塞,亦有条不紊,赴宴者俱能顺利莅场,七时起嘉宾纷纷抵达,世青代表各衣其本国服装,欢快情绪,溢于眉表,陈六使氏及南大重要职员高德根,黄奕欢,陈锡九,连瀛洲,郭珊瑚,黄桂楠,洪永安等人于七时到达,站立门楼下,礼迎嘉宾,握手,颔首,介绍,寒喧,忙个不停,陈氏神釆飞扬,喜悦无似,为使世青代表与当地各民族加强认识及增进友谊计,座位无所区分,俾自由自在欢叙,消除隔膜及拘束,亲切热烈之情绪,实难描其万一。八时半公宴开始,辅政司顾德氏首请全体起立为英女皇干杯,此时高奏英国国歌,全体举杯为英女皇祝福,继之陈六使暨南大重要职员向世青代表及其他嘉宾殷勤劝酒,全体代表复为陈六使氏及南大成功而干杯,欢乐声响,震澈云霄,世界青年对南大已留深刻印象,南大之名亦经由青年代表带至各个角落,使整个世界知悉,尤有进者,星马华人予世界各国之深厚友谊,更永将存在。

  世青代表对中国菜式特感兴趣,有不能进荤食者,则另有中国素食招待,席上宾主之间,纷以精印之菜单互请签名留念,使历史性盛宴,永志不忘。

  陈六使氏以闽语致词,由中华总商会副会长叶平玉氏译述为英语,陈氏向各国青年代表及来宾致诚挚欢迎之意,继阐述创办南大之目的及立场,希望世界青年与南大永结为友,共为人类文化新页努力,世青大会主席亦致答词,对南大寄无限关怀及祝贺,陈氏及世青主席之演词,生动有力,中间为拍掌声所断,结束时掌声更历久不辍。

  宴席进行时节,市政府大厦前大舞台游艺开始,中国学会主持之「中国之夜」,有歌有舞,节目精釆,三千嘉宾及远处伫立之数万观众时相欢呼。

  世青代表尽情欣赏中国艺术之余,赞赏不已,尤以金鼓声响处,矫健金龙及瑞狮奔跃起舞,加以爆竹巨响连天气象雄浑,更使世青代表振奋。

  中国国术体育会在广场表演舞龙及国术,冈州会馆鹤山会舘表演舞狮及武术,精武体育会表演国术,馀娱儒乐社作国乐演奏,甚多摄影队,更到场摄取电影将伟大场面留念,甚多宾客皆同称是晚为星嘉坡开埠以来所仅见之盛会。

  宴会历二小时许,最后虽终尽欢而散,陈氏与嘉宾握别,然此富有历史意义之一夜,已永铭世人脑际。

  南大执委会主席陈六使席间演词如下:

  出席世界青年大会代表先生,诸位来宾:

  今晚本人暨南洋大学会员敬备薄酒,在市政厅广场欢迎各位代表先生,并邀请当地政府机关首长,各民族领袖,聚会欢叙;承蒙各位光临,本人感觉万分荣幸。

  南洋大学就要在新加坡建立起来,这是星马三百余万华人急切需求的一间高等教育机关,全体华人都同心协力,共谋实现。今晚的议会,也可以说是星马三百余万华人,向各位表示无限衷诚欢迎之意。

  各位代表先生不远万里而来,看到美丽繁荣而年青的新加坡市,正如各位青年代表充满朝气蓬勃的气象。本人於此,乐为诸君言:星马之有今天的繁荣,完全是世代相处於此之华,巫,印,英四大民族胼手胝足,共同缔造者。就华人与南洋群岛之关系来说,已有千余年的历史,我们的祖先,披荆斩棘,从事开发地方,特别是百余年来,地方上之建设与繁荣,多有华人的血汗。本人虽是华人一份子,并非有意宣扬华人之功劳,而是将事实告诉各位。华人无论在何处,都是爱好和平,爱护地方而能与各民族相安共处的,这是华人的传统天性,除享受平等地位之外,并无其他要求。

  中华文化,有五千余年的历史,习用中华语文之民族,除中国之外,还有日本,朝鲜,安南等国七亿五千万人,可见这种文化,是优美的,有崇高地位的,能与日月同光,与天地共存的。星马三百余万华人,全南洋群岛一千余万华人,为保障并发展母语教育,为维护伟大的中华文化,不可无南洋大学,为培养高级人才服务地方,为传播中华和平的文化以贡献於世界和平事业,也不能无南洋大学。

  新加坡及马来亚联合邦华文中小学在籍学生平均每年约有四十万,高中毕业生,年约一千,此数字且在不断增加中,为适应此种事实,保证青年升学有门,而免沦於中途失学,南洋大学之创设,已不容缓。

  南洋大学绝无政治色彩,无畛域观念,所收容的学生,不限於华人,而教授媒介,也不限於华文华语;吾人感谢新加坡及马来亚联合邦政府之同情与协助,感谢各民族人士精神上,物质上的支持,使南洋大学能於短期内建立起来,应地方的需要。南洋大学的使命是伟大的,它配合星马其他民族各发扬其固有文化,从而融合,以求产生一种奇光异彩之新兴文化,为人类文化史开一新页。

  世界青年大会各国代表诸君,此次在星集会,研讨对象,一言以蔽之,当为文化问题。连日各抒高见,必有甚多辉煌结论,足以嘉惠人类,造福世界。本人代表南洋大学同人,藉杯酒之缘,敬求诸君不吝指导,不断提携南洋大学,并与南洋大学永结为友;而南洋大学亦将竭其所能,陶铸优秀青年,以追随诸君之后。谨此举杯,祝大会成功,诸君快乐康健。

  世青会主席葛里摩氏,代表世青大会各国代表起立致谢词云:

  陈六使先生,南洋大学诸位委员,及各位朋友:

  今晚蒙陈六使先生举行盛大宴会,招待吾人,余真不知须如何来代表世青会各代表向陈先生致谢才好。吾人对于星加坡华人朋友之热烈欢迎,及各民族人士之热烈招待,至为感激,本晚之盛大宴会,乃表示星加坡人士对世青会代表之盛意,星加坡人士无论贫富,对吾人均予以好意之招待,余愿乘多谢吾人本晚主人之机会,向对吾人有帮助之人士,均一一致谢,吾人此次在星集会之工作,乃欲计划企图提高亚洲及其他各国,特别是本地青年之生活水准,因在吾人之代表中.有一部份系由营养不良之区域而来者,本晚使吾人觉得非常特别者,乃华人烹调术之精明,及各样菜式之味美,尤其是吾人本晚之主人陈六使先生,同时亦是南洋大学执委会之主席,南洋大学之校长林语堂教授,系一最著名之学者,彼之著作,大部份之吾人均极爱读,吾人除致以最热情之庆贺外,并恭祝其将来在学术,及社会方面均将有极大之成就,以今晚之盛大宴会言,吾人深信南洋大学学生在社会方面之生活,必获得极大之兴趣,在学术方面,以阁下之审慎选择校长而言,当然南洋大学学生将来亦必获得极大之成就。

  世青会本身亦系一新之组织,对吾人言,此乃为一最有希望之试验,以求取世界人类之一大联系,因为本会系一新组织,所以吾人对于世界之其他新建设,均予特别之同情,世青会认为人类所受之悲惨,饥饿,病痛,及战争所侵袭,人类竟毫无力量予以抵抗,吾人亦深知青年人之思想,不能受一盲目之机械所统制,所以吾人将尽吾人之所能求取人类较佳之生活,而吾人之责任,乃为全世界青年开辟较多之新出路,阁下在星加坡,及阁下之新大学,亦将执行与吾人之同样工作,余深望在将来,南洋大学与世青会间之联系,将使双方面均受其赐。

  最后,让我请世青同伴代表起立,为陈六使先生干杯,祝陈先生健康。

  语竟,葛氏领导为陈先生高歌并欢呼,此时全场激动,同起响应,宴会至十时许欢散,世青代表继续欣赏中国艺术,场外数万观众,仍留连舞龙舞狮之大表演,近深夜始逐渐散去。

艺研会重申对南大希望

  五四年八月廿九日,一九五三年度全星华文中学毕业班艺术研究会发表「重申对南大的希望」一文:建立南洋大学的运动是在华校四面楚歌,危机重重的时候自发开始以及发展起来的,因此我们可以说南大最主要的任务是在於维护华文教育与发展有悠久历史和异常丰富的华族优秀文化。因此要挽救侨教危机也就不得不重视南洋大学的建立。陈六使先生在欢迎世青会的宴会上也这麽说:「星马三百余万华人,全南洋群岛一千余万华人,为保障并发展母语教育,为维护伟大的中华文化,不可无南洋大学,为培养高级人材服务地方,为传播中华和平的文化以贡献于世界和平事业,也不能无南洋大学。」由此可见创办南大在当前是迫切需要的。

  建立南大的运动能得到广大群众一致的拥护和得到实际行动的支持,正说明了华人已普遍觉悟到要挽救侨教的危机,只有凭着自己的团结力量。因此各阶层的人士都不惜献出一切力量参加轰轰烈烈的建立南大运动,并寄予诚挚的期望。

  建立南大的运动正以加速步伐迈进的时候岂料在八月十三日本坡各报刊登纽约合众社的报导,谓将出长南大的国际驰名之中国作家兼哲学家林语堂博士,在纽约教育记者及书评家为渠所设之饯别宴会上所发表的那一席谈话,不仅使广大群众感到诧异,就是南大的执委先生也感到愕然。社会各阶层关心南大前途的人士,莫不议论纷纷,多有所批评。虽然事后「幽默大师」林博士又曾声言合众社所报导多属歪曲及不正确。然而,无风不起浪,何况又是世界五大通讯社之一的合众社所报导,因此不能不使我们相信有几分真实在里头。

  身为中学生的我们,将为南大学生的我们,对南大的关系是最为密切的,因此我们对此事就不能沉默无所表示。同时,也正表明我们一路来对南大的爱护和关心。

  关於林校长的谈话,我们认为对侨教对南大不利的有以下几点:

  (一)根据南大执委会委员连瀛洲先生谓:「林校长曾声明接任后南大校内绝不许作任何政治活动,同时强调南大将纯粹为研究学术之教育机关」(录自八月十三日星洲日报),此主张是极符合大众所要求的。然而,不幸林博士对此合理的声明竟已忘却而又声言:「南洋大学将成为亚洲非共人士对抗共产主义斗争中之自由思想前哨」。(录自八月十三日星洲日报)。谁都不能否认这种「抵抗共产主义斗争」是纯粹的政治活动。即然如此,林博士竟前后作矛盾之声明,其用意何在实令人费解。无论如何我们是绝对反对南大为政治活动场所,而我们要的是纯粹研究学术之教育机关。

  (二)关于教授问题,林博士谓:「已聘请素经训练之学者任职南大,」并称「吾人有甚多受高深教育之流亡学者……协助教育青年男女。」由此我们可想林博士所指的流亡学者,当是逃出大陆的流亡者,此辈流亡学者在政治上都有背景,对于政治的见解多存有成见,故而这些有政治背景的人士一旦把持校政,必然把南大作为宣传政治之工具,把政治手段运用到校政来;再说有政治背景的教授,他们所繁忙的必然是政治上的把戏,对於教学当然无法全神贯注,因此这些教授充其量也只能发挥其误人子弟的作用,是绝对谈不上「协助教育青年男女」的。我们既然肯定南大应该是学术研究的机关而不是政治活动场所,那麽我们就应该拒绝一切有政治背景的人士在南大活动,当然林校长所说的流亡学者也不能例外。

  (三)林校长又说:「吾人办大学之动机之一乃爱国,吾人不欲吾人子孙遗忘中华文化,吾人欲扶植受教育之中国人,使成为现代化,但同时又爱其国家,吾人欲彼等完全在现代方法下受教育,但不欲彼等丧失国民性」,又说:「南大为保存伟大中华文化与传统之研究中心。」这些言论是受欢迎的,但林校长又说:「南大各科教授将用英语为媒介……。」也就是说以后南大各科所采用的课本将是英文本,在授课时所用的语言也将是英语,若此我们可以肯定的说南洋大学将成为马大第二。一般高中毕业生也只能是望南大校门兴叹而已,至於林校长所言「南大为保存伟大中华文化与传统之研究中心。吾人办大学之动机之一乃爱国……」更不知从何讲起。我们不得不强调建立南大是在侨教遭遇过重重危机之下自发的,因此她最主要的使命即在於挽救侨教危机,发扬中华文化。若照林校长之言论施行,南大不但不能挽救侨教的危机,发扬中华文化,反而是加深侨教的危机,从此华校改变其民族学校的面目,使中华文化丧失其民族的独特性。我们主张在教学的媒介语必须首先应用民族语文——华语。这并不是宣扬甚麽狭隘的民族主义,而是说在本民族的文化教育的基础尚未巩固前是谈不到兼顾其他语文的。

  林博士身为南大校长想必对南大宗旨有澈底的了解,但林博士竟发表上述与南大宗旨背道而驰的言论,不能不使我们怀疑林校长此次东行是纯粹在办教育的。此外林校长还发表了不少幽默的政治及军事言论,我们以为对於南大无直接关系,在此不便提及。

  今年三月间,我们为南大演出时,曾在游艺会特刊上发表四点我们对南大的希望,因此当我们读到林博士离美前在饯宴上的演说后,我们以为有重申我们对南大的希望的必要。

  简单的说这四点便是:

  (一)南大应该是具有民族性的教育机关。这就是说;南大的产生是由于广大华人,为了解决华校所面临的困难处境而提出来的,因此她的基本任务就在于维护并发扬中华文化的优秀传统(此点是大家所公认的)。既然如此,那麽南大的主持人就必须把中华文化的优秀传统作为教育学生的基本内容,而不是其他。因此,在教学媒介语的采用上,我们主张必须首先应用本民族语文——即华语(此点与林博士之主张相抵触,希望南大执委会对此问题能作慎重的考虑)。

  我们以为不了解目前华校的处境,不辨明南大的性质而乱喊中英并重是很危险的,如果弄得不好就将会搞出喧宾夺主的乱子来,因此在此我们不得不强调只有本民族文化的教育基础巩固之前是不能兼顾其他的。

  (二)我们对教授的希望,好的学校必须要有人材才能办得出色,这是谁也知道的普通道理,因此对於人才的选择,我们以为主要应注意:(甲)没有政治背景,我们既然肯定南大应该是学术研究的机关而不是政治活动场所。那麽,任何有野心的政治家或有政治背景的人士就不能作为南大的教授。

  关於林博士将聘请的「中国流亡教授」,我们认为他们都是由於政治上有成见而致於变成「逃国难」者。为了南大将来不会成为「逃国难」者的避难所,为了南大不致被这群政客所利用,我们坚决反对聘请此类流亡学者为南大的教授。(乙)应注重真才实学,反对裙带关系或唯资格论。对教授的聘请应注意其是否有专长,学术上的研究是否真有成绩表现,而不能单看学历资格。创办南大诸先生希望南大成为具有世界水准的大学,我们相信这同时也是每一个华人的期望。要使这希望不落空,就有必要慎重选聘人格高尚,学识渊博的人来作教授。(丙)中文教授应具有民族思想。上面已述南大主要的任务在於发扬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那麽,负有宣扬中华文化的教授,首先应该富有民族思想和自尊心,并且对中华文化有透澈认识。这方面如果请了一些空挂留学生招牌,大谈外国月亮比中国好的的洋奴才来传播中华文化,那就必然要使中华文化丧失其民族特性,而变为洋化的东西了。

  (三)设科系问题。对於所欲设立的各项学系我们认为能够一一实现,的确是很好的,但根据目前的迫切需要出发,我们觉得南大实有先开特别班训练中学师资人材,为华校解决日益严重的中学师资问题。

  (四)南大应该成为多数人的南大。这就是说南大不应像马大那样对学生录取的限制,使到只有少数富家子弟才有机会攻读。相反的,南大不但要做到具有高度的水准,同时也应该放宽她的入学条件,特别是学费方面应特别做到低廉,并多设奖学金,以使品学兼优的学生可以不因家境贫寒而丧失就学的机会。

  在此,我们对南大的执委会有以下的几点要求:

  (一)对林校长离美前的谈话作一个明朗的声明。

  (二)关於林校长在美发表对华文教育不妥当的谈话曾说多属歪曲及不正确,并得林校长对此事将有长函详告,为了要知道事情的真象我们要求这封长函能在报上公开发表以澄清视听。

  (三)要求诸执委先生对将来南大的行政能作深一层的关注。

  (四)要求诸执委先生实现我们对南大的四点希望。

  我们以上的几点意见纯粹是基于爱护中华文化,关心南大而提出的。但愿这些意见能够为南大诸执委先生所重视,并有利于华文教育的发展,有利于南大。同时我们呼吁侨胞们不要因一二人的言论与众不同而失望,我们需要用出华族伟大的潜力去克服。华族维护其文化的信心和诚意是很强的,让我们用更大的团结更热烈的拥护,一本以往对南大的热情与关怀来完成建立南洋大学的任务罢!

  一九五三年度全星华文中学毕业班为南大筹募基金游艺大会筹委会,一九五四年八月廿七日

(录自《南洋大学创校史》,1956年,第九章,98页。)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3年10月16日首版 Created on October 16, 2013
2014年06月27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June 27,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