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荒芜山野化为大学城

── 南洋大学创校史 ──


(按):五十年代,马来亚包括现在的西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属于英国殖民地。当时,许多华人抱有侨居心理。现今,两国都已经独立。因此,文中有“侨”字的词语,都应该作“华人”解。

校路招人投标承

  星马侨众全力支持下,建设南洋大学之工作,顺利进行,裕廊律十四哩许无线电台发射站后面之廿五英亩丘陵地带,将供为第一阶段建设之用,建筑师目前正加紧绘图工作,包括大礼堂,科学舘,图书馆,文理工商各院教室,运动场,教职员及学生宿舍等,南大执行委员会为利便建设事业之进行,决定先在裕廊律十四条须久石〖1〗路口处开辟道路向建设校舍处伸延,俾运输建设物资得以畅通,筑路工作於五三年七月下旬开始,南大执委会并在该地点举行动土礼,由主席陈六使主持仪式。

  南大于五三年七月七日正式发出通告如次:

  「南洋大学招人投标开辟新路通告:启者,本大学现欲在裕廊律十四条须久石校址,开辟约长一英里之新路,凡备有平山车有意承造此项工程者,请於七月十一日以前,每日下午二时至四时,向小坡二马路三百七十五号协隆记有限公司柯进来先生接洽,然后於七月十一日(星期六)下午二时由柯先生带往裕廊律视察,投标人须於七月十四日下午四时半以前,将标投交本坡禧街四十七号中华总商会内本大学信箱为要,此启。」

  南大执行委员会已授权柯进来氏负责建校工程,担任建筑小组之主任,此外并请林拱河,林振毓,庄右铭,杜文辉为建筑委员,协助建设大计。

  此次参加投标之建筑家有十二人,华人居多,若干印人及欧人亦极感兴趣,七月十六日由南大建筑委员会主任柯进来主持开标,此项筑路工程业由杜文辉以九千元之最低价标得承筑,杜君原被南大执委会聘请为建筑委员,此次标得筑路工程后,即表示愿报効三千元,实收六千元,以赞助建设南大。筑路工程开始,将由南大执委会主席陈六使氏主持动土礼。

  此次参加投标者所开列之价钱,有高至数万元者,该路长约三千一百六十八尺,阔四十尺。

  南洋大学校舍,由建筑师黄庆祥氏负责设计,执委会建筑小组主任柯进来氏为使侨众明白设计情形,特请黄氏将南大校舍全部制就模型,供侨众参考,该模型由七月廿六日起放置中华总商会内,供侨众及各界人士参观,并请批评及提供意见,俾南大校舍之设计工作,得以尽善尽美。

庄严隆重的动土大典

  南洋大学校址筑路工程,于一九五三年七月廿六日中午十二时,由陈六使氏主持动土典礼后,开始进行,前往观礼之闻侨及文化界人士,学生等约二百人,在经久不息之掌声及豪壮之爆竹声响中,陈六使氏挥动锄头掘土,开山车开始发出雄壮之马达声,铲除山野重重障碍及野草,为建设南洋大学伟业铺平坦途,此是建设吾侨最高学府之先声,亦为最可纪念之一日。

  是日中午骄阳艳丽,裕廊律十四哩南大校址充满热烈情绪,欢声洋溢,人人满怀自信,流露着坚决完成创设南大之意念,行见今日之荒芜山陵地带,不久将成为研究学术传播文化之学府,堂皇壮观之黉舍林立,培养无数为地方服务之人材,观礼之人士包括:李光前,高德根,柯进来,李俊承,李振殿,林庆年,李亮琪,梁元浩,符致逢,王相贤,王吉士,孙得旗,林拱河,何葆仁,庄竹林,刘明君,王世熊,陈翼枢,陈玉泉,庄惠泉,刘木荣,林振毓,及黄庆祥建筑师之助手洪庆龙,与若干中学校之学生等。

  十二时正,司仪高德根宣布典礼开始,继之陈六使致词称:各位侨胞,今日是南洋大学动土之期,兄弟在此主持,感到非常兴奋,吾人已在此播下文化种子,吾华人之文化在马来亚将与日月同光与天地共存,中国人之文化是不会被消灭的,吾人在马之文化,正如马来亚一样应该永远的存在。去年兄弟鉴有吾人之文化存有危机,不得不极力倡议创办南洋大学,目的在使吾人之文化能在本地永远持续,各位今日看到此地带系一片荒野,但此地实系中华文化在此生根之处,永远存在,而不消灭。

  马来亚系英华巫印各族同住之乐土,华人需有自己之文化,绝不能被淘汰者,否则,身为华人而无华人之文化,虽自认为华人而不知自己之文化,将不知何以言之,再过三数十年后,当地人口大增,华人最少比现在再多六七十巴仙,更需要吾人固有之文化,是以吾人今不得不力争,使之长存。

  英国是贤明之国家,将予马来亚独立,但如果吾人之文化不能长存,则无法协助维护本邦之政权,南大之创设不仅维持华人固有之文化,且将培养人才,应付将来之马来亚之需要,关於创设南大,甚多英国人亦具同情之心,吾不知何以华人中尚有不良份子加以反对及破坏,破坏者即无异破坏其祖先。

  创设南大,兄弟虽稍出钱,但尚望全马侨众为后代子孙计,大家负责,南大之创设,非兄弟一人所创,希望大家不要放弃责任,则诸位今所看见之荒芭,明年再来时,必大不相同,南大建设成功矣。这块地方为培养人才之发源地,三十年后,由于人口增加之需要,不仅本校已大大扩展,且在马来亚其他地方设立分校,全侨负责,南大前途,无限光明也。

  陈氏致词后,十二时十五分,陈氏亲执锄头掘土,宣布南大校路开始动工,欢呼与掌声兼作。林庆年说:『陈六使先生领导同侨创办南洋大学,为保存中国海外之文化,吾侨背乡离井,远离祖国,侨居海外,由於南洋华侨人口众多,数达千万,马来亚华侨亦有三四百万,吾侨子弟返国升学,因年来交通不便,甚为困难,且吾侨生於斯,食於斯,事业亦於斯,早认本邦为第一家乡,故对侨教认为至为重要,四十年前,华侨教育由小学而中学,由初中而高中,逐渐发展,高中毕业生年来人数不少,因此,陈六使先生提倡创办南洋大学,即获全马侨胞之普遍赞成,拥护,南洋大学由创办迄今,为期数月,今日举行动土典礼,经过相当时间,堂皇学府,即能呈现华侨之前,各民族人士可以受教育,而中国之文化得以永远保存。因此意义深长,而其历史价值将永远光荣印於南洋华侨教育之史篇中,余谨於恳祝南洋大学前途光明。』

  南大义务秘书说:『华侨创办南大,对华侨之前途有绝大之关系,而华侨之前途须视南洋大学之将来而定。因此,希望侨胞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共同努力建立南洋大学,使成为东南亚最高之学府。』

  南大建校委员会主任柯进来说:『南洋大学校址今日举行动土典礼,侨胞踊跃参加,可见侨胞皆坚决地要中国文化於马来亚永远存在。余受委员会之托,负责南洋大学建校事,非余敢当,所幸得林振玉,杜文辉,林拱河诸先生之协助,同时希望侨胞尽量提供意见,俾南大之建校顺利进行。南洋大学於陈六使先生出钱出力之伟大精神领导下,今日得能动土开工,诚堪庆幸,而东南亚各地富翁众多,均能为南洋大学出力,南洋大学之前途甚为光明。至於建校工作,并非一年半载所能完成,必须三年五载之工程,始能稍具规模,而仍须不断之扩展,成为著名且理想之大学。』

  中正中学校长庄竹林说:『南洋大学举行动土礼之今日,为南大历史上最可纪念之日子,因为,由今日起,南洋大学建校开始,奠下成功之基石。而今日之动土礼,尚有三重大意义:
  第一:马来亚华侨教育从今日开始进入新纪元之华侨大学教育开始时代。
  第二:过去数十年华校教育之发展如今开出文化之花果,从此发扬光大。
  第三:创办大学须雄厚经济力量,由此证明华侨在马来亚之经济力量,可以兴办规模宏大之大学。

  南洋大学将能於全马数百万侨胞之支持下,成为世界上有地位之大学,建校工作由今日开始,谨祝早日成功。』

  何葆仁博士说:『陈六使先生刚才主持南洋大学动土典礼,锄头落处,表现出全体创办南大之共同决心。由此,证明南大必定成功。余今日得参与观礼,殊感欣幸。并为南洋大学之光明前途庆幸。希望南洋大学,由小而大,成为规模完善之名大学,享誉於世界。』

  一来自暹罗之同侨王诚说:『创办南洋大学实为全南洋侨胞之责任,目前由马来亚侨领发起希望将能获得逻罗,安南,印尼,菲律宾,澳洲等地侨胞之支持,余於返回暹罗曼谷,决呼吁暹罗侨胞以实际行动,支持南洋大学』。

  动土典礼於十二时廿五分完成,鸣炮志庆,欢声四起,四十分开山车开动,正式动工,建筑南大校路,继后,陈六使氏等复至校址各处视察,状至欢悦。

  南大校路系由杜文辉以九千元之价标得承建,路长三千一百六十八尺,阔四十尺,杜氏并报効三千元,实收建筑费六千,校路工竣后,正式从事建筑校舍时当甚便利。

  南洋大学校舍,已由建筑师黄庆祥及其助手洪庆龙君负责设计竣事,南大全部校舍之模型七月廿六日在中华总商会公开陈列,前往参观者,极为踊跃。

  南大在裕廊律之校址,系福建会舘所献赠,广五百余英亩,前属云南园之一部,原系种植黄梨及树胶之地带,目前则大半荒凉,但若干年后,此一片荒土将发展为一大学城,不仅黉舍林立,附近将成为极大之市镇,兹者建设南大业经动工,荒土成为美丽的学府,证诸南大校舍模型,实为意料中事。

  被利用为进行初步建设之地段,系裕廊律十四英哩三须久石无綫电发射站后之广袤区域,估计占一百卅英亩,电台后之平地,将建为运动场,该场地长九百廿尺,阔六百尺,至少可容十万观众,较诸惹兰勿刹之球场,尤大一倍,由运动场再进正面为办公室,图书馆,文学院,及大礼堂所连成之巍峨大建筑物,礼堂可容纳二千人,此主要大建筑物,两侧为各学院院址及宿舍等,皆系依山坡形势建筑,最高处达二百廿尺,为校长宿舍,大建筑物右侧为商学院,农学院,研究室,农场,男生宿舍等,左侧为理学院,工学院,实验室,研究室,及女生宿舍等,全部建筑物多坐北向南,建筑费若干尚未确定,惟大礼堂,文学院,图书馆等主要建筑,需至少二百万元。

星委会增聘闻侨为委员

  一九五三年七月廿七日(星期一)下午四时,南洋大学新加坡委员会在总商会召开第二次会议,出席者:陈六使,高德根,李俊承,杨缵文,李振殿,陈锡九,柯进来,黄奕欢,张梦生,李光前,梁元浩,符致逢,王相贤,江克武,林庆年,连瀛洲,列席者,王世熊,曾则舆,张子秋,主席陈六使,纪录张子秋。

  主席宣布开会后,谓林庆年君前有来函声明不再代表马华公会星洲分会,故须俟该会另派代表,惟本委员会已聘林君个人为委员。

  复准前期议案众认无讹通过。

  连瀛洲黄奕欢两君报告参加联合邦各州委员会经过。

  连瀛洲君报告称,兄弟偕黄奕欢君同往联合邦九个州府及二个埠头参加各地之南大委员会议,第一次往东海岸,第二次往北马,第三次往中马南马,尽力向侨界报告南大筹备经过并广徵侨众意见,同时请各州派代表参加下月份举行之全马代表大会。此行有一深刻之印象,即离星愈远之州府,其华文教育愈发达,如玻璃市华侨万余人,华校学生二千余名,读英校者仅百余名,约占华校学生三四巴仙而已。吉兰丹州华侨三万余人,华校学生五千余名,中学生约六七百名,读英校者仅数百名。丁加奴州情形亦大同小异,吉打,彭亨,吡叻,雪兰莪,森美兰,柔佛六州,据调查所得读中文者,最少有六七十巴仙,可见华文教育之发达,各地侨胞一闻创办南大皆欢天喜地,认为华人子弟将有深造机会及有出路。新加坡学生有十六万名,华校学生约八万余,读英校者约七万余,数目几乎相等。就兄弟等观察所及,联合邦侨胞除衣食住外,所注意者厥为如何振兴教育,如蔴坡对面宜丰港蔡敬三君以一人之力办一间七百余人之中学,梹城林连登先生创办韩江中学捐地三十余英亩,耗资近百万元,蔴坡正在建筑一所七十万元中学,可容学生二三千人,大约明年可以落成,吉打有一间可容二三千名学生之中学亦系侨胞创办,可见侨众兴学之伟大精神,彼等闻办南大而喜,自非偶然。

  现在联合邦政府拟抽取商业税二三千万元以办国民教育,查纳税人百份之八十为华人,而所谓国民教育者,实际上系发展英巫文教育,使华文教育自生自灭,此外,在移民条例限制下华校师资日见缺乏,华文中学日见难办,华人子弟,除转入英校外别无他途,因此,创办南大以培养中学师资,实属当务之急。此次各地委员会开会参加者多系各地商会正副会长及有经济力量侨胞,彼等均认南大之设乃系极端需要者,故已有人表示愿用实业捐助南大,有的地方则由七八十岁老翁出面领导,有的地方且有第三四代侨生参加会议。

  黄奕欢君报告称,兄弟偕连君先后三次往联合邦向侨胞解释南大创办之宗旨立场及意义,使明了其重要性,所得感想,为全马侨胞对南大期望之殷,有如久旱之望云霓,故知南大乃不能缺,亦不能再缓办者。中国文化流传至今已数千年,凡文明,半文明甚至於未开化地区均能加以保存。余等此次往吉兰丹之车站百余里处华摩山有一极偏僻之乡村,四围尽是森林,内面有三千余客籍侨胞,彼等在此居住已历数代,根据墓碑所志,最少亦有三百余年,其祖先初来其地与沙盖族通婚至今尚保留明朝习俗,更有明朝服装,此处共有学校两间,所读者为人之初及四书五经,彼等受其祖先遗言所影响,二校不愿合并,办理学校之方法概遵祖先定则,内面实与外界隔绝,最近政府令彼等迁往丁加奴时方与外界开始接触,迁移之时,一老者苦苦要求执事者带彼等看海,盖彼等到祖先曾告以离居处不远有中国海,中国海之彼方则为中国乡土,当彼等乘坐巴士车在日本南侵登陆处之岸边见到中国海时,狂欢不已,仅以家乡遥远看不到,感觉遗憾,此三千余客籍侨胞,虽在深山居住而未变成山人,尚极力维护固有文化,与沙盖族和平共处,至为令人感动,亦说明中华文化之不能消灭以及教育之重要性。

  目前胶锡价格惨跌,商业大受牵动,惟各地侨众对创办南大之热烈情绪,实非言语及笔墨所能形容,各地中学生皆兴高彩烈,准备升学南大,年来联合邦各处中学均感师资缺乏,南大如不赶速兴办,三五年后中学因无教员可聘,自然逐渐消灭矣。

  连瀛洲君再补充称,兄弟与黄君此行曾在招待会中与各地官员及各族领袖会谈,经过详细讨论后彼等对南大亦多表示同情。

  主席谓黄君所述动人故事,如非目击当不相信,该三千余侨胞数代住在深山犹如古文中陶渊明所述之桃花源记,吾人不信有桃花源,但马来亚有之。

  决定全马代表大会日期:

  连瀛洲君谓各地委员会均已准备参加全马代表大会,开会日期可依照章程定於八月五日。

  主席谓,全马代表大会开会之时新加坡委员最好能全体出席,届时对於南大章程应否修改可集合各地代表意见,共同讨论。最近外间对南大章程规定妇女不得加入为会员一事似有误会,实则南大会员只有义务而无权利,入会者不仅须纳会费一千元,设中途公司结束尚须负担不超过五千元之债务,根据英国法律,妇女不必负担债务,南大章程乃规定妇女不得入会并非歧视妇女。

  讨论结果,议决定於八月五日召开全马代表大会通过。

  增加南大新加坡委员会委员名额事:

  议决增聘叶玉堆,林生珠,郑树桐,洪永安,郭珊瑚,叶怡煎,郭可济,王友海,潘国渠,张淑源,高敦厚,林庆年,黄卓善,庄竹林,黄桂楠,陈树楠,周献瑞,郑古悦,黄宗诒,杨瑞洪,何启荣,郭新,汤景贤,陈炎林,余经铸,罗喜生,蔡宝泉,郭木松,林子明,陈兆藩,郑则光,黄芹生,蔡桴,许戊泉,陈振贤,蔡春茂,叶平玉,陈华木,林振毓,张汉三,黄诗通,林文德,杨德茂,蔡河珊,黄庆祥,四十五人为本委员会委员。

  讨论如何进行筹款事。

  连瀛洲君谓,各地委员会似欲采取以前筹账办法,组织特别队向有力侨胞疏通捐款。

  结果议决,待八月五日代表大会,开会后再召开会议讨论,众赞成通过。

  临时动议:黄奕欢君谓,全马代表大会在星开会,新加坡委员会为尽地主之谊,须派人负责招待。议决,由连瀛洲,黄奕欢,高德根,林庆年四君负责招待,费用则由新加坡委员私人支付不开公款,无他议案主席宣布散会。

(录自《南洋大学创校史》,1956年,第五章,70页。)

〖1〗:当时新马的公路,每隔一英里,路旁竖立约三英尺高的石碑,标明离开城市的英里距离。据此,俗称一英里的距离为一条石。须久为马来语 suku 的方言音译,意即四分之一。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13年10月9日首版 Created on October 9, 2013
2013年10月9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October 9,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