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怀念张凌风同学

── 朱 颜 ──


今早我收拾书房。发现凌风于2007年临终前送给我的一幅画,画里描绘双鱼双游和双鸟双飞于花丛中。也许这是她当年的愿望。她和丈夫双双到加拿大创业,历尽千辛万苦才能安乐定居温哥华;可惜她丈夫英年早逝,凌风遭受丧夫之痛。这幅画是她和丈夫团圆的盼望吧。

2007年12月9日我收到凌风阿姨丽淸的简信:

“华联,凌风昨天走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看了信息,我坐在书房,整个下午我心情惆怅。我想到千禧年的南大之夜,凌风热情招待;她独自驾车深夜送我和妻子回旅店。隔天,她来我们的旅店,请我和妻子吃晚餐。他告诉我,当初为了生存她和丈夫雨天卖伞的刻苦从商日子。我将我的回忆录书本送给她。几年来我们都以电邮互通信息。她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她劝我要全心信主,要我当葡萄树的花果造福人群;可是我偏偏说我是半个教徒,弄得她查经据典,欲改变我的观点。

凌风在世时,她将南大站的精华传给我,使我有机会浏览南大站;参于南大站的写作。

2004年2月20日。凌风来了电邮她说:自2001年12月我与医生和医院结了缘,常年进进出出医院,大病小病缠绵在身。但她佷乐观坚强地说:生活中虽有挑战,但我们该积极快乐地生活。靠着神的恩典刚强……以善胜恶,因神的爱而宽恕人。

我复邮说:活着的人,在任何情况下都该坚强。信心和喜乐是良药(心情开朗,提升了我们的免疫系统),良药加上均衡的营养,抗体增强;坏细胞被灭健康回复。

2007年6月7日,班上同学秀华和淸兰到温哥华探望凌风。当日凌风拨了长途电话向我告知;她声音喜悦。

凌风去世前两个月,我拨了长途电话和她交谈;她虽不能多说话,然而声音喜悦,乐观。凌风是一个坚强的人;想不到那是她和我最後的交谈。

在南大念书时,我是一个穷学生,除了上课还要下坡当家庭老师;平日没有时间和凌风等同学相聚交谈。离校後大概是1980年吧;凌风来吉隆玻;我们在她亚姨的家见面;我请凌风吃午餐。1998年,我去温哥华她接待我和妻子。此後除了电话联络,她常来电邮转告加拿大同学生活近况。如今凌风永远在我的电邮中消失了;除了哀伤和叹息;我只能用她喜爱的四个字‘安息主怀’来祝福她。

凌风去了;永别了我们,然而她在南大的欢笑声和天真活泼的影子,永远留在我们的脑海中。

(26.10.2014)



自强不息 力争上游

2014年10月26日首版 Created on October 26, 2014
2014年10月27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October 27,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