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缩 阳 与 裸 跑

── 许万忠 ──


  大学的学习方式和中学迥然不同,学习生活是紧张的。大学生心智比较成熟,了解到读书求知的重要性,都是抱着战战兢兢的心理,怕赶不上,怕应付不来,怕对不起父母和师长的期望。

  南大是汇集了各阶层、各行各业的力量才建起来的华文大学,富商巨贾或升斗小民,都曾经为南大出过力、捐过钱。因此,南大生还有一个沉重的社会和民族使命感,怕辜负了这一群热爱民族教育者的一番心血。各方面的压力,使每一个云南园儿女,心理负担很重。

  南大同学中,埋头苦读,三月不知肉味的情形,并非少见。我住在工字型的时候,楼下一位念数学系的同学,为了提高英文程度,用半年时间背完一本英文字典,这份毅力,不能不钦佩。

  一些同学,终日与书本为伍,任何时候,可以见到他们手上捧着书本苦读。有时昂首望天,有时低头默念,十足书呆子样貌。见怪不怪,大家也不当回事。

  虽说勤能补拙,但是,如果资质太差,根底不好,怎么用功,收效也不会显著。日读夜读,考的成绩总是不好,心理负担越来越重,最终导致神经衰弱,夜不能眠,意志不能集中,越搞越糟。

  一个时期,男生宿舍,竟发生缩阳事件。最先是发生在一位住在山上的同学身上。他发觉自己患上这个毛病,大声叫喊,惊动了周围的同学,都围拢过来探个究竟。

  在医学上看,缩阳原是精神紧张时发生的生理现象,无须施以药物,情绪平静之后,自然会恢复正常,只是大家少见多怪,惊惶不已,再经过渲染,竟把事件引伸到其他方面,使患者无地自容。

  怪的是:有人开头之后,男生宿舍竟接二连三,发生好多起同样事件。于是人心惶惶,闻缩阳色变。有人说吃打针鸡,会导致缩阳,于是大家都不敢吃鸡;也有人提出各色各样、古古怪怪的假设,令人胆丧心惊。经过相当长的时期,才平静下来。

  一些同学经不起压力,做出一些荒诞的事。例如无缘无故在宿舍里大喊大叫,或者把收音机的声量开到最大,故意制造噪声等等,

  最有趣的是一位来自芙蓉念工管系的同学,竟妙想天开向同学表示:他要绕男生宿舍裸跑一圈。有人笑他只是说说而已,不会认真。他干脆下赌注向同学挑战,若不敢跑,算他输。结果,他真的绕第四座宿舍裸跑一圈,赢了不少赌注。他这个“创举”,比较后时在欧美流行的裸跑风,还早了好多年!

  功课压力、父母压力、社会使命、民族使命……,使南大同学的责任,沉重无比。所幸的是大部分同学,都能够了解责任所在,发奋向学,向学术疆场进军。学位不被承认,反而激发夺取更高资恪的雄心。南大虽然只生存了廿五年,却培养无数学有专长的硕士、博士,在国内外学术界享有崇高的荣誉,提高了南大的形象,为民族教育立下功劳。那些没继续深造的,在社会上也露出头角,作出贡献。

  这一切,不能不说是肩上的那一股压力的作用,不能不说是南大的光荣!

  神经衰弱、缩阳裸跑等等,毕竟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无损于南大的崇高形象。南大同学,仰无愧于天,俯无怍于地,不敢辜负热心人士的期望。

(录自《回忆云南园》,1991年12月15日出版。)



自强不息 力求上进

2007年3月25日首版 Created on March 25, 2007
2007年3月25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March 25,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