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南亚港──那些天真孩童的笑脸

── 朱 颜 ──


1966年尾,我从女皇镇监狱出来。天空飘着细雨,我手中握着那张免费的车票,往狮城火车站走去。那列夜车把我载回家乡。我被开除学籍,驱逐出境;‘污名’在身,觅职无门。獃在家里,坐立不安。三周后,幸得李同学协助,我被南亚小学聘为教员。薪水虽微薄,对我来说是一种解脱。看到那群乡村孩子天真的笑脸,我那颗忧郁的心也开朗起来。傍晚时,我喜欢独自走在海滨或站在石堤上眺望狮城,眺望云南园。有时在周日和同事或学生打篮球,乐趣无穷。生活简朴。除了教课,晚间无其他活动,只好读书,修课;希望日后成为一名合格教员。这是当年我的唯一愿望。

可惜好景不长。1968年的某一天,我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对方自称程先生,他说如果我欲长久执教,两天后必须到火车站咖啡座和他会面,要不然我的教书准证将会被吊消。想到日后欲当永久教师,我决定依时赴会。

经过数小时的海陆路程,我来到新山火车站咖啡座。我站在门口,定眼一扫,靠近窗口边坐着一个男子,三十来岁。他皮肤赤黑,戴着一副黑眼镜。我再看桌上,放了一本书刊。他就是电话中所描述的程先生。我走过去坐下。

“你是朱颜?”他问。

“你是程先生?”我问。

两人先礼后兵,握了手,寒喧几句。

“程先生找我有何要事?”我单刀直入。

“哦,是这样的,”程先生转头扫了四周一番,看到无人靠近;他贴近我一点,轻声地说,“上司有了你在邻国被驱逐回来的情报,查到你进了教育局;上司坐立不安,怕你……”

“怕我什么?”

“怕你思想仍然激进,毒害学生思想;所以派我来和你联糸。不过,你放心;我已向高官担保说你一定能合作。”

“你所说的合作是什么意思?”我有点烦闷。

“哦,”程先生思索了片刻,“很简单,只要你对我们忠心,将你所看到一切违抗我们政策的事件,回报给我;证明你不再偏激,不再……”

“要不然……”

“要不然,你必须离开教育界——你的教书证马上被吊销!”

“既然如此,我告辞了。”

我说完拔步走出咖啡座。

我准备在一周之内将课程教一个段落,然后辞职离开荒岛。出乎我的意料,三天后校长转来了教育部的驱逐离校令。岛上董事部与家长们震惊万分,他们窃窃私语。

“李董事怎么会把一个危险人物引进我们的学校来?!”

为了不连累老友李先生,我收拾了包袱即刻离开荒岛。然而我苦等了3句钟,潮水都未涨起,摩多船不能出发。

放学后,校中学生看到我提着行李坐在码头等船。他(她)们奔跑到码头来,拉着我的手忙说:“朱老师,请你留下来!朱老师,请你不要走,不要走!”

我看到那一群天真可爱的孩子,我忍住眼中的泪水,用微弱的声音说:

“我……不舍得离开你们,可是我……一定要走……”

“为什么?一去不回来?!”

“我……会回来……”

我想摊开双手去拥抱那一群可爱的孩童。突然想到程先生的话:“怕你毒害学生的思想”;我缩回双手。

几个学生将身上的物件,字画,银角,铅笔……送给我。我忍着泪登上了摩多船。我木然地站在船尾挥手道别。望着海天,我默默许下诺言:我一定要再回来……

今年4月12日,47年后,我终於回到南亚港。我独自望着码头看着海。物是人非。南亚小学消失了,那一群天真的孩童长大了,离开了南亚港。我痴痴地站在码头望着天空;我好似看到他们的天真笑脸……

我在南亚港的日子不长,然而南亚港纯朴的乡情,永远留在我心中。

(14.4.2014)



自强不息 力争上游

2014年4月14日首版 Created on April 14, 2014
2014年4月14日改版 Last updated on April 14, 2014